簡介

無父無母的一個少年秘密激活了手腕上的真龍胎記,從此走上崎嶇的修仙之路。少年從來沒有用過任何實質的武器,最後卻走上了長生之道,與天地同壽,到底是如何辦到?



前記

一道銀色的劍芒劃過天際,猶如音波般斬落大地,一聲巨響隨即響起。墾荒的陸地上一片塵土飛揚,半空中懸浮著三個人。
 
「這幾百萬年的恩恩怨怨,今天我們也應該了斷了吧。」
 
那個男人面上帶著一個黯淡的面具,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參差不齊的牙齒讓人生畏萬分。紫黑色的長袍下是他缺了右手的軀體,就像一個惡魔般。
 
「對,今天活著離開的人只有你,或是我夫妻倆。但我可以告訴你,能走的肯定是我們。」
 


開口的是一個衣穿黃色長袍的男子,一頭及腰的白色頭髮,平庸的臉上刻著一雙深邃的眼睛,就像一個無底的黑洞,稍微對視一會便會陷入無底洞中。男子背後背著一把劍,一把刻著龍紋的金劍,隱隱約約地滲透出一絲真龍氣息。他的旁邊站著一個女子,說不上沉魚落雁,但在人群之中卻算是鶴立雞群。和男子相反,她留著一把短頭髮,而紅脣上留有一道細細的疤痕。
 
「既然你自信如此,我們只能一拼高下了。」
 
話畢,帶著面具的男子直接拉破虛空,瞬息來到黃袍男子身前,舉高一把鮮紅色的匕首,直指黃袍男子的頭顱,誓要將他一刀斬落。黃袍男子面上不禁流露出一絲驚訝,但他隨即便做出反應,踏了幾步,向他的右邊遁去。隨後,他袖袍一拂,一個巨鼎從衣袖中魚游而出,霎時間驚天動地。
 
「呵,金龍小子,老夫可很久沒見過你動真格了,還藏著你的九龍劍不用,恐怕你也在沒有機會動用這把寶劍了。」
 
帶著面具的男人一臉陰險,祭出一面陰幡,整個界面瞬間充滿魔氣。陰幡不斷散發出陰魂鬼怪的氣息,就如殺紅了眼的餓狼般,順勢撲向黃袍男子和女子。
 


可惡!這百煞老賊竟然連本命寶物都搬了出來。拼了。
 
黃袍男子眉毛一皺,眼中滿是歹毒。看來他也得動真格了。一聲龍吟響遍天際,猶如開山之勢,瞬間震撼大地。金黃色的光芒從黃袍男子的背後發出,九條金龍從仙劍上掙脫出來,盤旋在半空之中,俯視著那名帶著面具的男子。還沒喘過氣來,那九條金龍頓時在虛空中劃過,向面具男子那方向遁去。金龍之勢不經意的劃破了虛空,因為這狹窄的界面上根本容不下這九條真龍的存在。空間波動隨著九條金龍順勢撲向面具男子,但他面不變色,只是從容地站在原地,輕輕的伸出了一隻右手,等待九金龍的來襲。
 
「你是傻了嗎?竟然用血肉之軀就想抵擋我的九龍之勢?妄想!你這不知好活的百煞老賊。」
 
黃袍男子不禁面露笑容,得意地認為面具男子必死無疑。
 
可他猜錯了,還是錯的很徹底。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領悟了…空間!」
 
黃袍男子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因為他清楚明瞭空間是怎麼樣的存在。空間不是每個大成修仙者也能領悟出來的神通,而領悟了空間,你就能操控你自己的空間里所有的事物法則。黃袍男子凝住了面色,絲毫沒有之前的和顏悅色。
 
「金龍小子,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不怕你了吧。這百萬年來我可算慘了,但今天,你將隕落,而我則是這個世界,這個空間的至高無上!你現在可以給我去死了!」
 
面具男子踏破虛空,再次舉起右手,打出了一掌。這一掌看似平凡,但其實蘊含著千千萬萬的天地法則,任何人被其擊中,只有隕落的念頭。
 
「百煞掌!」
 
萬萬千千的陰魂之力從面具男子的手掌奪命而出,向黃袍男子遁去。
 
難道自己百萬年的修行要在今天做個了斷嗎?金龍真人很不服氣,但現在的局面已經無可挽救了。
 
「玄冰,我們此生只能走到這裡了。我們一起做最後的了斷吧。」


 
黃袍男子和女子相視的一霎,千千萬萬的言語就在空氣中不斷糾纏,但緣分到此便斷了。
 
「嘭」的一聲,黃袍真人和女子相繼自爆,打算以此做最後的殺手锏,與面具男子同歸於盡。
 
「不!」
 
面具男子眼見及此,根本無法逃脫,只能陷入自爆引起的無限漩渦之中。在毀天滅地的爆炸後,陸地被硬生生地炸裂了,還留下一個千余丈深的大坑。在巨響過後,一切顯得十分平靜,靜默的墾荒大地不見一絲生靈,因為剛才的爆炸的威力已經足以毀掉天地。
 
驀然,一粒灰塵從地上消失的無影無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