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面對死亡的威脅,人類能做到為愛情而犧牲,還是為生存而割愛...? 一輛載著六十位準備去外地交流的學生往機場的旅遊巴士,在行駛的中途被神秘的人所騎劫。然而,這批面對未知危險的學生,在有限的時間、人性考驗之下,卻只能有三位能逃出生天。到底有那幾位能夠脫穎而出,又或者說有誰能做到犧牲自己來成全他人呢?



「抽中啦! 抽中啦! 喺我哋啊!」

中長頭髮﹑左邊夾著髮夾的翠圓連跑帶跳地從教室外面沖進來,手中拿著一張紙興奮地說

「我同你仲有昭碩抽中左可以去交流團啊!」
「吓有冇搞錯啊?」
「我都好想去啊!」
「最後一年都冇我份!」

其他同學聽到翠圓說的話都紛紛抱怨着。我看著翠圓放下的那張紙,上面寫著的是通知我們被學校選中去外地交流團的事宜。



聽說這次交流團的行程是去羅浮宮博物館參觀,而且只能選中全級其中的三個人,且由學校支付所以費用全免,有很多學生對這個交流團都夢寐以求,特別是我們這批最後一年在學校生活的中六生。但我當初報名參加也只是為了陪我的好朋友翠圓,而另外被選中的昭碩則是她的男朋友。

「好嘢好嘢!咁大個女都未去過巴黎啊!」

翠圓還在手舞足蹈。

「聽日就要出發,旅遊車會去唔同嘅學校接載選中嘅學生,我哋係11點鐘就可以⋯⋯」

昭碩托了一下眼鏡,一邊讀通告上的資料,我卻心不在焉。



「文皓...你有被抽中嗎?」我心裏還一直在想着正在跟自己冷戰的他。

當初除了想陪好朋友翠圓這個原因之外,其實最主要是因為自己曾跟在另外一間學校讀書的男朋友--文皓,約好了一起去這次交流團。上星期我們因一些事情吵架了,然而到今天為止都已經一星期了,那個笨蛋也還是沒有主動找我⋯⋯

「鈴、鈴、鈴--」

放學的鐘聲徐徐地響起,把我飄到遠處的思緒慢慢地拉回。

「好!我哋返到屋企就開個會議!傾下我哋聽日要帶啲咩去!」



好明顯最興奮的還是只有翠圓一個。

那天晚上睡之前,我終究還是忍不住打開了手機傳了一個信息給文皓,告訴他我被抽中了去交流團的消息。但看到他的頭像在已讀完我的訊息就暗了下去,我就知道他應該還在生氣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 .上午10點48分)

我們接近十一點在學校門口等旅遊車到達,上車的時候每一個都是陌生面孔,我們剛好是最後三個上車的代表學生。每輛車都有30個人,我們隨後還有兩架車,雖然大家都是來自不同的學校,但已經開始左盼右盼的交談。

「我開始有啲肚餓。」

翠圓按著肚子,我才醒覺我們還未吃午飯就已經出發了。

「我有帶麵包你食唔食?」



作為男朋友的昭碩照著翠圓。突然坐在後排的其中一位女生遞來餅乾說

「你食唔食呀?我仲有好多」

女生面帶微笑,我稍為看一看她的校服,是我們這區比較優秀的學校學生。

「唔使客氣架!聽講我哋去到巴黎嗰邊之後,女仔都係住係同一個宿舍。到時候我哋就要大家照顧大家一個月了。」

另外右排不同校服的女生又說着。

「照顧女仔?我最叻喎!」

突然後兩排的啡色頭髮男生站著加了一把嘴。

「哇⋯⋯係我哋嗰區最垃圾嗰間學校啊⋯⋯上次先報新聞話打到人哋入廠⋯⋯點解呢啲人都有份參加嘅⋯⋯」



翠員圓低聲跟我說。

「我都想食餅乾呀!」

男生沒有停下騷擾的意思。
「女仔呢,就唔係咁撩嘅,同埋分清楚邊啲撩得,邊啲唔撩得!」

剛剛另外右排男生帶着不滿推開那男生的手。

「講乜撚野而家?」

那個男生開始有點激動唬著。

「你班垃圾都參加到就唔好喺到搞事啦!」



前幾排的男生都站了起來。

「唔滿意咪落車囉!」

那個男生已經開始指手畫腳。

「嗱!小事小事!唔好咁樣,好唔好?」

我們前面排的男生轉個身和事,全車的人已經靜了下來,大家都拋來厭惡的眼神,看來都不太歡迎他們。

小狀況過了十分鐘後,車裡的人不再怎樣交談。一陣難以抗拒的睡意襲來,翠圓就這樣靠在我身邊睡著了。

我一直撐著沉重的眼皮⋯⋯



在失去意識之前,感覺到車停了下來。

在朦朧之間,好像看到司機被什麼人拉下車⋯⋯

是夢嗎⋯⋯?


⋯⋯

⋯⋯

「醒啦!啊程!要落車啦!」

翠員用力在旁邊搖著我,可能是睡得有點久還不在狀態。

身邊的學生你一言我一語討論著車外,我搖一搖頭好讓暈矓的感覺揮去,我看一看手上的手錶,剛好搭正傍晚的六點鐘,原本都睡了那麼久! 抬頭望去,車上的司機位置是空白的。

不是要去機場的嗎?為什麼停在一棟大廈外面?

眼看旁邊的旅遊車有學生下車,我們都下車到大廈前面。大廈整個外身都由炭黑雲石設計、正門卻是用一道鐵做,就像一個保險箱上的鎖門。

由於60個人集在一起,聲音都隨之而起

「司機同負責人去咗邊?」

人群中其中一個男生大叫

「不如試吓打電話俾老師。」

我旁邊的女生開始焦躁起來

「打過啦,收唔到。」

有幾個學生都拿着手機重複着撥打電話的動作。

站着的時間越來久,學生的耐性也越來越少。

突然,不知從哪裏來的廣播聲音傳遍整個空地。

「歡迎各位同學,請進來。」

廣播隨之而去, 同時沉重的大門緩緩地大開。

聽到廣播後,學生都陸續走進大廈,我們亦隨着人群的推動走向大廈。首先進入眼簾的,是大廈裏面和外型設計完全截然不同,場面金碧輝煌,挑高的樓底上還有一盞大型水晶吊燈,猶如五星級酒店的接待大廳。

但比較奇怪的是大廳只有一塊很大的玻璃板,上面什麼都沒有寫。我嘗試挑起腳尖看遠方的東西,大廳至少超過好幾千尺,從外面看大廈都沒有想過原來裡面面積有那麼大,隱約看到盡頭好像有兩條很長的樓梯,但那邊的燈實在太暗看不清楚。

當所有學生都已經進來,大門再次自動關上,隱約聽到大門咔喳一聲的上鎖聲音。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湧上一陣不安感,然而廣播再次響起。

「歡迎各位同學黎到自己創立嘅有趣地方嘻嘻⋯⋯喺呢度你哋可以隨意做你哋想做嘅事,當然我會比你哋一個簡單嘅遊戲嘻嘻⋯⋯」

一段經過處理的聲線在廣播中,然後不斷發出一陣陣寒意的笑聲。

「一個好簡單又好有趣嘅遊戲,喺呢個地方收埋左三樣線索,你哋可以根據線索推理遊戲嘅規則同埋小丑想得到嘅嘢,當然有獎必有罰。獎勵就係你哋可以有三個人幸運咁離開呢度。」

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