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無墨水的人的所見所聞,而想到的歪理



在這美孚站長長的走廊上,每日都有上十萬什至百萬的人走過,每個人行走這漫長的走廊上,每個人都面無表情,特別上班的人。一本正經,確實,只是上班工作,難道表情要表現得開朗期待?不,但我更好奇的是在這機械人一樣的表情下,到底是一個如何的人。

平日上學,上班,下班,都是一個人。一個人在回家的路上,有人選擇在手提電話去看別人的事,有人選擇在手提電話上分享自己的事,也有人選擇在車上小睡一會。也有少部分的人會什麼也不做,發呆。而我,反而喜歡觀察車上的人一舉一動,特別他們表情的變化。看到他們的表情和樣子,就會在想他們的性格再而想他們的黑暗面。沒錯,黑暗面,每一個人都會有的,有的人會說:「什麼黑暗面,我做人光明磊落,不會有不見得光的一面!」最簡單,性慾,當你在手淫或性交時的那一面,有多麼的難看,我想知,不論男女。可能性慾的一面不稱得上黑暗面,但在這社會上性就是一個需要避免的話題,所以我姑且亦算上是黑暗面。

當然,黑暗面不只有性的一面,有人會有特殊癖好(例如:戀物,戀童,戀屍,SM等等)有人會有暴力傾向,簡單點說就是不為人知的一面。在車上,每一個人都一本正經做自己的事,比起他們誰帥誰美,我更好奇他們的黑暗面,在面對自己喜歡的事的模樣,那種興奮到極點的樣子,製造出和正經的樣子無限大的反差。當然不為人知的一面不只是極興奮的樣子,亦有極崩潰的樣子。想象別人的興奮的樣子,很容易,男則透過性,可以說我是一個變態,但至少我願意面對,當然我在意的是他們的表情,女則比較難想象,很多時只是憑空想象她們極興奮的樣子。而極崩潰的表情,男又好女又好,想象他們快要被人殺掉時的表情,是最崩潰最好看。

我好像說到自己很變態,什麼都講給你們知,好像我不怕被別人知道我是一個心理變態。其實我很怕,怕被別人知道我會這樣想人,怕被人知道我有這樣的癖好,怕被別人知道我會這樣說話,怕被別人知道我的真面目。因為這是網絡世界,你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可以暢談自己的心聲,做了一個沒有黑暗面的假象。因此我亦會好奇車上用電話的人在看什麼,是不是在找能滿足自己癖好的東西。

說了這麼久,到底為何我要這樣想,真的單純的心理變態嗎?有人說 在這社會生存就要當一個面具人。雖然很多人會說自己一直在做回自己,但在溝通上就已經知道對方仍在帶面具。真正的當回自己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真正的自己就是當生命受到威脅和心靈徹底傷透的時候。其他的時候都可能不是真正的自己,即使獨處亦是。所謂的黑暗面,不為人知的一面,其實都是指真正的自己,最另人難以接受。最後補回一個署名尼采,會不會增加了說服力?



PS.歡迎理性討論
PS.喜歡則分享吧:P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