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髮型屋後,我們又再次回到購物的環節上。
 
這一次,我一口氣買了幾套手辦模型、限量版波鞋,一堆黑膠碟。這些東西所花去的金錢都只屬小數目,所以一合眼緣的話,我就直接買。
 
接著,我又買了單反相機、爬山單車、一堆書藉,和各類的遊戲機(連同遊戲光碟)。我還貪玩地,第一次去到古玩店內逛了個圈,買了幾個杯,幾隻碟。
 
最後,我們到了一間咖啡廳稍作休息。Robert他們點了咖啡,我點了果汁。我花了幾個小時,悠哉悠哉地看完一本翻譯小說。
 
「呼……」我蓋上書本,感到滿足。
 


一想到以後的日子都可以這麼閒,錢又這麼多,人生……真是快樂無比。
 
***
 
轉戰了幾個購物熱點後,我想買的東西都暫時買得七七八八。現在是晚飯時間,我一邊駕車,一邊和他們討論著應該到那間米芝蓮五星級餐廳去用瞻。
 
開車的時候,我們經過了演藝學院。我看見它的外牆正在懸掛一幅特大型的宣傳海報---外國知名的I-CAC歌舞劇團,他們又來到香港作演出了﹗
 
看著這張海報,我便聯想起在原來世界我一直很喜歡的那個人---羅森。於是我的內心,又變得不安份。
 


在原來的世界,我由一個夢想青年,慢慢淪落成一個失意打工仔;而阿森,自我們初相識以來,她已經慢慢蛻變成蝶。我自知我們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還,自卑的我亦打算與她從此疏離,但其實,我還是一直很留意她的動向,內心未曾真正離開過她。到現在,去到這個世界之後,我是變得風光了,可以與她匹配了,但我卻無法得知她的任何消息。我與她完全失去了聯繫,試問我還怎麼能夠真正的開心起來呢?
 
一想到這,我便難以按捺。
 
我急扭軚,把車突然駛到倒方向的行車線。這個舉動嚇了Robert他們一跳,也令我身邊的車隊無所適從。但我顧不了那麼多,因為現在的我,心急如焚。
 
我不顧一切地駛著,直到演藝學院門口才停低。甫下車,我便第一時間衝到大堂裡去。我拼命地翻查著所有的場刊、小冊子,試圖在裡面找出阿森的蹤跡,藉此得到與她的一點聯繫。
 
很可惜,我把所有的場刊、小冊子都看過一篇後,就是沒有我想要的。
 


我很茫然。
 
我剛想到,最近她可能沒有演出,所以沒有任何的宣傳;亦可能在這個世界上,她根本不是一位歌舞劇演員。我竟然想在這裡找到她的消息,實在太局限了﹗我一定是發傻。
 
但我還不死心,我開始在網絡上尋找著有關她的資料。在這個世界上,如果她同樣是個歌舞劇演員的話,以她的天賦,她如今的成就一定足以在網絡上留下痕跡。不理怎的,我總得試一試。
 
「教授你在幹什麼。」Robert走到我身邊講話。
 
「我在找阿森……」我有點焦慮地說。
 
我用阿森的中、英文名字在網絡上翻查著,得到的結果有竟然有幾千萬個﹗我花了一點時間,聚精會神地篩選著……

可惜……最後還是什麼都找不著。
 
她沒有打出名堂嗎?還是真的沒有跳舞?喂……這是她的夢想啊……


 
會不會她出道之後,換了一個藝名?沒可能……她說過她一定不會這樣做﹗那麼……究竟是……
 
可能性太多了,我不得不放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