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左無幾耐,表妹就話攰,想抖一陣先,所以表妹就咁攤左落床。

表妹用把嗲聲:「表哥陪我訓一陣得唔得~」

我:「宜家訓...書都無咩讀過...加埋細姨同姨丈等陣都就快放工啦」

表妹:「今晚我阿爸阿媽去飲呀,會好夜先返。表哥你快d同二姨講你唔返去食夜既,因為你要陪你最可愛既表妹食」

我:「咁呀,你等我陣」,之後就打左比老母講我今夜陪表妹食唔返去食。



表妹:「我都話表哥最錫我~」

我:「表哥你過黎床邊陪我訓陣好無」

既然細姨佢地無咁早返,就比表妹訓陣啦。

我:「咁我陪你訓陣,但訓一陣好啦,我地仲要繼續補。」

表妹:「知道啦」



攤係床上既表妹著住校服短裙,露出左大長腿,真係睇到我吞晒口水。表妹好快訓著,而我又開始精蟲上腦...好快摸下表妹條腿呀...係呢一刻,我內心既天使同惡魔跑左出黎。

天使:「阿明,佢係你表妹呀,唔通你又想好似新年果次咁?」

惡魔:「阿明,有得食唔食最大惡極呀!何況表妹都鍾意你,你都鍾意左你表妹,所以無所謂架!」

天使:「阿明,諗清楚呀,比你老豆老母同細姨知道,兩家人關係實會爆破。」

惡魔:「如果你地兩個係真心相愛,你老豆老母佢地實會同意既...」



真係好掙扎呀...!最終我又再次臣服係表妹裙下,惡魔戰勝天使,我心諗:「摸下唔會死既,又唔係未摸過...」

於是我就仲咗隻右手去摸表妹小腿,再慢慢向上摸,摸到大脾位,我隻手比表妹捉住左...

表妹:「我就知表哥係鍾意我既...」

今次比表妹捉到正添,點解釋都無用,所以我都唔解釋啦。

我:「比表哥摸下得唔得?」

表妹無做d咩,平躺返落床,而且放開左我隻手。而表妹咁既動作當然係代表表妹願意比我摸。我隻右手重新摸落表妹大脾位...好順滑好有彈性呀...而我摸大腿內側時,表妹輕輕咁「嗯」左一聲,我知道表妹享受緊我既撫摸。

我摸大腿內側時,有意無意咁去掂佢鮑魚,而表妹都會「嗯」一聲。摸到咁上下,我就慢慢咁除左表妹條底褲,表妹個鮑魚又再次係我面前出現...。今次唔同新年果次,今次有燈光,表妹個嫩鮑我睇得清清楚楚,而且表妹竟然剃晒d陰毛,白虎呀...

我吞左啖口水,然後慢慢接近個鮑魚,我伸咗條脷出後,今次我先對準陰蒂位,我條脷一掂到陰蒂位果下,表妹陣左陣,然後「嗯」咗一聲。跟住落黎,我用條脷不斷上下咁挑動陰蒂位,表妹個喘氣愈黎愈大,而且好輕聲咁發出「唔...唔...嗯...嗯...唔」,可能其實表妹係有d醜,所以唔敢太大聲。



我奶左幾奶,其實表妹個鮑魚都濕晒...流左d淫水出黎,我驚整污糟張床,所以隨手拎左張A4紙墊住表妹下面。墊完後,我兩隻手捉住表妹雙腿,然後抬起,因為咁樣,我先比較容易奶表妹個鮑魚。我之後不斷用條脷係陰唇同陰蒂位之間不斷來回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