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住表妹下面同床單紅成一片,唔知點解我內心有股好強烈既興奮感同征服感,可能..可能係食左處女既關係。

今次食左表妹隻豬之餘,而我都成功破左處,而呢個破處經驗可以話,真係太爽太難忘,當中仲夾雜左刺激感、興奮感、同緊張感...各種唔同既感受,真係畢生難忘。

當我望到入晒神時,表妹:「表哥...有血...會唔會有咩事...,而且床單被d血整污糟晒...點算?」

表妹破處流血係正常野,但d血流出黎整污糟床單就大檸樂啦。我:「有血...正常既...表妹你第一次嘛...」。

表妹:「頭先表哥妹衰架!岩先後面愈整我下面果到愈痛...」,應該係講我最尾果段加速時間,真係插得幾快下...。



阿明:「係表哥我衰...」

表妹:「哼! 咁張床單點算好呀?」

阿明:「你知唔知細姨平時將d更換床單放邊?」

表妹:「呀!我知,等我去搵。不過我想去沖個涼先~」

阿明:「咁你講張床單係邊,我去搵,然後你去沖涼」



表妹:「我記得好似係放左阿媽間動個衣櫃最低果層」

阿明:「咁表妹你去沖涼先,呢到等我執」。

我著返條孖煙通,就跑左去二姨間房到,而表妹都去左沖涼。搵左一大輪後終於搵到新床單,我拿拿林拎返去表妹間房,將染紅左一大笪既床單換走左。我跟住諗,如果唔洗左佢,比二姨望到都好大機會穿崩。跟住我又驚洗衣機洗唔乾淨,所以上網search左search點洗走d血漬。喔...原黎要用凍水先浸一浸佢先,於是我拎住張血床單去另一個洗手間洗。我跟住網上既方法手洗左張床單佢,千辛萬苦下終於清走晒d血漬。我洗完床單出黎,表妹都沖完涼出黎,而表好就咁用條毛巾包住自己...好吸引好可愛呀...如果唔係射左兩發同手洗完床單,我都驚我又忍唔住...。

表妹:「表哥唔好昅到人地實一實啦,人地都已經係你既人...。

表哥:「咁表妹真係太靚...」



表妹面都紅晒,跟住講:「係啦,表哥你洗唔洗都去沖個涼呀?」

都好,干完大事又洗床單都整到我周身汗。我:「咁我都去沖個涼先啦」

沖完涼出黎後,見表妹已經著返初攤係床上禁手機(平時係屋企著果種T-shirt短褲),表妹一見到我就撲過黎我到跟住攬實我。

表妹紅住面:「我係咪已經係表哥女朋友啦?!」

我果一刻心諗,食左表妹隻豬緊係要對佢負責!

阿明:「傻瓜,我地都咩左,我緊係會對表妹你負責,所以你話呢?」

表妹用好嗲既聲講:「咁我要錫錫...」,跟住我就輕輕錫左表妹個嘴一下。

呢個moment固然係開心同幸福,但與此同時都夾雜左一d既憂慮。因為我同表妹拍拖呢件事,宜家係絕對...絕對唔可以比老母同細姨佢地知道,唔係既話...我相信會係一場大風波。如果你問我,咁我以後同表妹會點,我會答你,我唔知,亦好難去想像。目前既我淨係想好好錫我表妹,至於以後點樣,以後先再算,見步行步。



阿明:「表妹,答應我一件事好無?」

表妹:「咩事呀?」

阿明:「我同你拍拖既事,唔可以比你阿爸阿媽同我阿爸阿媽知道,你可唔可以答應我?」

其實表妹應該知道比兩家家長知道後會有咩後果,所以表妹:「我知道架啦,只要可以同表哥一齊,有表哥錫我就得~」。

之後我著返衫同表妹都換返套出街衫,然後我地兩個人拖住手落街搵野食醫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