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到屋企後,老母一見到我返黎就問:「幫婷婷補成點呀?」

阿明心虛咁講:「幾...幾好呀,有進步」,溫書溫到上床既我...緊係心虛。

老母:「你自己都要抽多d時間讀書,AL炒左唔緊要,最緊要宜家比心機d讀好佢。由細睇到你大果個芳姨個仔呀,上年一樣係讀副學士升返上大學。阿明你本身成績就唔錯,阿媽信係得架!」

其實自從AL衰左,我對讀書已經好失望,讀左咁耐書,臨門一腳...唉,其實都係怪自已唔爭氣。果時考完,一來阿媽要我繼續讀,二來我又諗唔到以後做咩,所以放榜日拎完成績單既我就同fd去左某學校asso,求其望一望簡左一科填表報名,之後就係咁入左asso讀tourism。宜家岩岩先開sem無耐,我都未完全捉摸到asso既玩法,呢一刻我點會有信心咁答老母話:「無問題,我實可以上返大學既!」

阿明:「阿媽,我知架啦」





老母:「知就好,係咪同表妹去食左飯啦?」

阿明:「係呀,食左啦」

老母:「咁阿媽煮返熱d湯拎碗比你飲」

阿明:「喔,我入房先,你整好叫我就得」

阿媽其實對我抱有好大期望,但我宜家咁...唉。





入到房後,我第一時間whatsapp表妹:「我返到屋企啦」

表妹:「做咩遲成10分鐘先返到屋企!講!去左邊!

阿明:「無呀...頭先返到屋企比你二姨捉住我哦左一陣

表妹:「係咪又講讀書既事呀?」

阿明:「係呀,都係煩呢樣





表妹:「我信你得架!」
「你以前讀書咁勁,實可以讀返上去架!」

阿明:「我自己都唔知得唔得

表妹:「無論點都好,我實會陪住你

睇到呢一句,真係甜上心。

老母敲左我房門兩下:「阿明,出黎飲湯啦」

阿明應返老母:「喔,知啦,轉頭出黎」

應完老母後,我拎住部手機出廳飲湯,然後繼續覆表妹:「知啦,你聽朝仲要返學,早d訓呀!」





表妹:「想同你傾左陣計先再訓

阿明:「我媽叫我飲湯,我飲完湯返房打比你傾一陣」

表妹:「好呀

飲完湯後,我就返咗入房打比表妹傾陣電話,但因為佢聽朝要早起返學,所以我好快就趕佢去訓。

阿明:「差唔多啦,要訓啦你」

表妹:「哦...知啦,咁我訓架啦...」

阿明:「嗯,快點訓啦」

收左線後,我攤咗係張床到,我係到諗今日所發生既事。同表妹咩左,破左佢處,表兄妹既身份瞬間轉變咗男女朋友關係,呢一切都好似發生得好突然。





究竟之後我地會點?我同表妹係埋一齊,我真係可以比到幸福佢?學業既問題同兩家人既關係,我相信都係呢一個都係我地兩個以後既阻礙...所以我都唔知我今日做既野究竟係岩定係錯。就咁諗諗下,我訓著左...

第二日訓醒已經九點幾,打開手機見到表妹一早就whatsapp我。

表妹:「你一定實仲訓緊架

「我知道你今日淨係得一堂架炸,11點半到1點半!所以今日你要黎我學校接我放學!知道無?」

表妹既性格我一清二楚,所以今日一定係要去接佢放學。我落床刷牙洗面後,就落街食個早餐就返學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