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射完後,望住校裙上有我d白色液體係到,真係覺得好滿足,真爽呀。表妹見我射左落佢條裙,然後講:「哎呀...表哥好衰架...整污糟左條裙啦...」。

係wo,都唔知表妹有無第二條裙添,我先拎左幾張紙巾抹一抹條裙,然後講:「係表哥我衰...忍唔住所以先...你仲有無第二條?」

表妹:「有就有既...但呢條點算好?唔可以就咁放落個污糟衫籃到,會比阿媽發現架...」

我偷偷打開門,出左去望左一望,見到阿姨係廚房準備緊夜晚d餸。我入返表妹房:「你宜家換佢落黎,我拎去廁所幫你洗一洗、沖一沖先再放落去個籃到。之後表妹換左套屋企衫,我再拎入去廁所到幫表妹洗一洗條裙。無驚無險,成功洗完條校裙果攤漬後,我跟手放入污糟衫個籃到,然後入返表妹房。

表妹:「下次唔準射落條裙到!」



我緊係即時認衰仔啦:「知啦,表哥錯...」

表妹:「哼!算你啦!」

阿明:「咁我地宜家係咪要認真溫陣書呢?」

表妹:「溫書呀...表哥放過我啦...」

阿明:「唔係我唔放過你,係你阿媽,我阿姨唔放過你」



表妹死死氣咁講:「喔...」

就咁樣,表妹好唔情願咁聽我講書講到就食飯。

阿姨敲左兩下門:「阿明婷婷唔好溫啦,出黎食飯啦」。

我應返阿姨:「好,執埋d書就出黎食」

出到廳,見到姨丈都已經放左工返黎,姨丈一見到我:「阿明,辛苦你又黎幫婷婷補習」



阿明:「小事啦」

姨丈再望一望表妹,然後講:「有無比心機跟表哥溫書呀?」

表妹笑住望左一望我:「緊係有,仲好落力添,表哥,你話係唔係~」

我果刻都幾尷尬:「係...係呀,表妹佢比心機溫架」。

阿姨:「唔好講啦,快d坐低食飯先啦」

食完飯後我就準備走人,表妹嗲晒聲咁講:「不如留低再陪多我一陣好唔好,想見多你一陣」

其實我好想留低陪表妹架,你都知岩岩拍拖無耐既情侶就好像糖痴豆咁,分秒都分唔開。但阿姨姨丈都係屋企,總有一股無形既壓力感係到...所以我講:「我都係早d返去,我返到屋企打比你傾計,再氹你訓覺,咁好無?」

表妹繼續嗲住講:「你講架,返到屋企要第一時間打比我」



阿明:「知啦知啦,傻妹~」

表妹:「哼!又話我傻!」

阿明:「唔講啦」

我之後就同姨丈阿姨講:「我係差唔多要走啦,阿姨d手勢真係無得頂,我下次再黎食過」

阿姨好開心咁笑住講:「衰仔呀,咁識講野,你返到去順便提下你阿媽,我地兩家人星期六朝早約左飲茶架」

阿明:「好,我同阿媽講返先」

就咁樣,度過左一場驚險刺激既大戰。



返到屋企後,第一時間沖入房。

阿明:「傻妹,我到屋企啦」

表妹好嬲咁講:「唔準再話我傻呀!我真嬲架!」,雖然知道表妹係嬲,但唔知點解表妹嬲果時真係好好笑同好可愛」

阿明:「你唔想我叫你傻妹,咁你想我點叫你~?」

表妹好得戚:「呢個我一早諗好啦,以後我叫你老公,你要叫我做老婆~」

兩行眼淚心裡流...我講:「呢個會唔會太...」

表妹:「咩呀,我就要呢個,老公~」

阿明:「喔...」



表妹:「快d叫我啦」

此刻既我,只有無奈接受咁講:「老..婆..」

表妹:「聽唔清楚呀!大聲d!」

阿明:「老婆」

表妹:「係~老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