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係好享受呢種偷偷做愛、又驚比人發現既刺激感,好L爽呀! 射完後,我拎左幾張廁紙抹走晒係表妹嘅屁股位上既白色液體。

表妹丘返條底褲後就坐咗落馬桶蓋上,表妹一邊望住我著返條孖煙通同條褲,一邊嗲住咁講:「好攰呀我...不過...不過老公覺得開心就得~」

表妹比我咁折騰法,攰都好正常既...

我:「咁我地出去係公園坐陣休息下後,先再送你上樓好無?」

表妹:「好呀~」



著返好d衫後,我同表妹出返公園,然後坐咗係張石櫈傾陣計。

表妹:「我地會唔會有一日可以光明正大咁拍拖呀?」

阿明:「信我!一定可以既!終有一日我會對住d人大聲講,我鍾意林婉婷,林婉婷係我女朋友!」。其實我講呢番說話既時候,其實內心完全係無信心同有d心虛,我果刻只係氹下表妹。到而家我都仲未知道自己究竟想點,樣樣野其實都只係見步行步,得過且過。如果有一日,真係要我同老豆老母、細姨姨丈開口講出我同表妹真正既關係,我相信我都唔夠膽,而且都無信心去說服佢地。

我地兩家人關係真係太親近,係老母佢地既角度,表兄妹都係兄妹,我同表妹就係兄妹關係,無分表唔表,如果要佢地接受兩個親人係埋一齊,佢地一定會接受唔到。

表妹好開心咁講:「真既?」



我果刻有d心虛咁講:「真,千真萬確...」

表妹繼續問:「咁我地會唔會一直好似而家咁樣好落去架?」

我:「更係會啦,而且我會一直都陪住你既」

表妹:「拿,講過既野要算數架!做唔到咁點先?」

我:「嗯...等我諗一下先...如果我做唔到既話...我天打雷劈、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表妹:「嘻嘻,玩咁大呀,咁我信住你先啦!」

表妹:「咁如果你以後做咗d對唔住我既事呢?」

我:「我絕對...絕對唔會做出一d對唔住你既事」

表妹笑住講:「哼!係先好」。

我:「到我有d野講呀,你同果個阿俊唔好行得咁埋呀,我一睇佢個柒樣咸濕樣,就知佢痴落你到實無好野」

表妹:「知啦,我最多以後少d同佢接觸,少d同佢傾計,盡量避開佢,咁得未~」

我:「得,岩!就係要咁做!!」。我望一望手錶然後講:「夜啦,我送你上樓先啦」

表妹:「我仲想你陪多我一陣...」



我:「咁我地坐多十分鐘啦」

表妹橋到我更實一實,將個頭挨住我膊頭,而我個頭就挨返落表妹個頭到。兩個相愛既人互相挨住對方,此刻既空氣好似凝固咗咁,世界仿佛得返我兩個,我真係...真係好想時間可以永遠停留係呢一刻,因為...真係好幸福。

突然,左邊傳咗一把聲出黎:「阿明、婷婷」

第二部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