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lunch期間,我地三個都無多講d咩,我同表妹都係諗住快d食完快d返屋企就算。食完之後,一出餐廳門口,表妹:「姨丈,咁我返屋企啦」

老豆:「今日星期日咁早返咩屋企」

老豆檸轉頭同我講:「今日同你表妹出去拍下拖」

經過呢兩日,覺得老豆比以前更英明、更型。我:「收到!」

同老豆分開咗後,我同表妹即刻喘咗一大啖氣,如釋重負咁樣。



表妹笑一笑講:「好彩姨丈無反對炸,咁樣我地可以繼續拍拖啦~」

對於老豆知道件事後既反應,我自己都真係估唔到。我:「算係執身彩...不過我琴晚都捱咗我老豆一大巴掌架」

表妹好擔心咁講:「左邊定右邊面呀...而家仲痛唔痛...?」

我:「左邊面呀,但唔痛啦傻妹」

表妹:「真係唔痛先好!」



我:「咁你錫返我左邊面一下止一止痛好無」

講完呢句,表妹就一啖咀落我左邊面到。

表妹:「咁唔痛啦?...」

我:「比你錫咗啖後,就完全唔痛啦」

表妹:「哼!咁而家我地去邊好呀?」



我:「今日個天幾舒服,我地去尖沙咀行下街,夜少少可以行埋海旁拍拖散步」

表妹:「好呀~」

琴晚同今朝驚咗咁耐,而家去拍下拖輕鬆下都係好事黎。平靜咗落黎之後,而家先有心機仔細睇下表妹。唔...一樣係咁靚同吸引人,表妹上身著純色T、披咗件薄外套,而下身就著住條超短牛仔裙、白色波鞋,咁著法真係會引死街果d男人。

我地兩個係尖沙咀周圍行,行到6點幾就搵咗間餐廳坐低食,食完8點左右就去咗海旁散下步。

表妹:「如果琴晚見到我地既係我阿爸或者我阿媽,你話會點啦?」

我:「想像唔到...但一定唔會好似我老豆咁易話圍...」

表妹:「咁又係...如果以我媽性格...出人命都有份...」

我拖住表妹隻手然後抬高:「算啦,唔講呢d啦,最緊要既係我而家捉實咗你隻手,我保證以後都唔會咁易放手既」。



其實比老豆發現咗後,我知件事遲早都會比細姨佢地知道埋。所以我呢刻已經決定,一定會拖實表妹隻手,無論以後都點好,都會勇敢去面對,仲有...我一定會上返大學,咁以後先更有信心去說服細姨佢地。

表妹:「嘻嘻,我都會痴到你實一實~」。

表妹是日衣著示意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