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彩機智既我,自從經過上次阿姨突然返黎,我已經有晒應變措施。早係琴晚就執晒所有野入房,防既就係好似而家咁既尷尬情況。

我落床著返晒衫,仆街啦!而家先醒起仲有對鞋放咗係鞋架到,千算萬算算漏呢樣,對鞋係鞋架上,都唔知有無比姨丈發現。

但姨丈返屋企後,無問到d咩,換言之姨丈暫時係未發現到住。我推測係「姨丈扶住阿姨返黎,因為要盡快扶阿姨到床休息,所以應該就急急腳咁除鞋,而鞋應該直接放門口,無擺返上鞋架。所以趁姨丈發現前,必須拎鞋閃人。

而家要諗既係點樣經過廚房,然後出返廳拎鞋,再開門順利逃脫。呢一刻,就好似玩緊真人食雞咁刺激。

我:「我繼續喱係房,你出去視察環境,跟住引你阿爸入你阿媽房」。



表妹點一點頭,開咗房門出咗去。我係房隱約聽到:

表妹:「阿爸,煲緊咩粥呀」

姨丈:「白粥呀,煲完我再落街買d饅頭、菜肉包黎配粥。」

我心諗:「要落街買野...仆街...咁咪會出廳著鞋,咁樣望到我對鞋既機會就大大提高...」。

好彩表妹夠醒:「阿爸...唔洗啦,我換衫出去買就得」



姨丈:「做咩突然咁主動話落街幫手買野呀」

我呢一刻標晒冷汗...

表妹扁晒嘴咁講:「 咁阿媽而家唔舒服,作為寶貝女既我緊係要出返少少力啦!」

姨丈:「得啦得啦,知你乖啦」

表妹:「阿媽肚痛而家點呀?」



姨丈:「食咗藥好返d啦,而家訓緊」

表妹:「你同我一齊入去睇下阿媽好無?」

姨丈:「你阿媽又唔係咩大事,你自己入去睇就得啦,我要睇實鍋粥呀」

表妹:「喔!」

Plan A失敗...要諗諗Plan B先。

表妹入返房後

表妹:「叫唔到阿爸入房...」

我:「唔緊要,我地仲有plan b」



表妹:「咩plan b呀?」

我:「你入你阿媽房,然後扮有事叫你阿爸入房,你就是但話阿媽表情好痛苦呀」

就係呢個時候,聽到廁所關門聲,機會黎啦飛雲!

我:「姨丈應該入咗廁所,好機會!」

我躡手躡腳咁慢慢行出廳,望到大門口放住阿姨姨丈既鞋,咀姐係代表住我岩先既推測係無錯!我係鞋架拎埋對鞋後,著都唔著,行到大門口就準備開門閃人!

點知呢個時候姨丈開咗廁所門...一望就望到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