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完後既阿俊,此刻已經慢慢清醒返過黎。望住地下一灘血,苦命掙托既文珊,知道自己做咗件極大既錯事...

阿俊:「文珊...」

文珊流下眼淚,雖然自己內心係好鍾意阿俊,但佢無法接受係咁情況下發生呢種事,而且阿俊係當咗佢係婉婷先咁做...內心極之受傷...

阿俊解開文珊身上既繩同牛皮膠紙,抱頭痛哭起黎:「係...係我既錯...我...」

因為星期二,化學實驗室係中午後就無堂上,所以放學後,係唔會有人係到。清潔工友平時要到5點開始先打掃到實驗室。換言之,放學3點半至5點期間係無人係實驗室。





今日放學後,阿俊好似著咗魔咗,一直拉住文珊到化學實驗室。放學時間個個都趕住走,點會去理會匆匆忙忙既兩人。文珊一開頭以為阿俊係有事同佢講,所以開頭都無理咁多。而入到實驗室果刻,先知道阿俊已經喪失理智,著晒魔,推佢落去,綁起佢手腳...跟住...當咗文珊就係婉婷...

阿俊內心點解會當咗文珊係婉婷,其實係因為阿俊已經慢慢鍾意咗果個不斷為佢付出既文珊,而對婉婷已經慢慢變咗係一份執念...但此刻既阿俊當然唔知自己內心既諗法

-學校門口-

我拎起電話打比表妹,無人聽。我再打比細姨問問,細姨:「你表妹今日無返學呀。應該琴晚BBQ有d野燒得唔熟,婷婷琴晚返到去就開始肚痛,所以今日請咗假係屋企休息呀。」

我:「咁我而家過去探佢」。無事就好,最驚個死人俊又走出黎搞事。





我黎到表妹屋企門口,「叮噹」,細姨好快就開咗門比我。

細姨:「阿明,咁快就到啦,快d入黎」

細姨:「你表妹係房入面訓緊,你自己入去啦。趁你係到,細姨我要去買餸先。你今晚係到食埋飯啦」

我:「好呀,無問題,我會睇住表妹架啦」

等細姨走咗,我打開表妹間房,我行到床邊坐低。見到表妹熟睡緊個樣,真係覺得佢好可愛。但諗返起岩先同Michelle ...呢一刻我內心有非常強烈既罪惡感同內疚...





表妹慢慢擘開眼,無咩力氣咁講:「你...你黎咗啦...」

我摸一摸表妹個頭:「我琴晚打比你又whatsapp你,你都唔覆,我仲以為你...嬲咗我啦」

表妹好細聲咁講:「開頭係有小小嬲架,但我知道表哥實唔會唔記得我生日既,一定係有d原因...」

我係個背囊拎返份禮物出黎:「拿,我實係有準備架...只不過琴晚太大頭蝦啦,一時心急搵唔到出黎」。我講完就打開個盒,將條頸鍊拎出黎

表妹:「好靚呀...」

我:「靚呢!你起唔起到身呀?」

表妹點一點頭,之後我扶住佢挨住床頭。

我:「黎,我幫你戴上」





表妹個頭輕輕一彎,我親手幫表妹戴上條迪士尼頸鍊。

我:「好好睇呀!」

表妹:「靚係靚...但一定好貴啦?不如拎返去退啦好無...」

我:「傻妹,買都買咗,退咩鬼呀,至緊要你鍾意」。見到表妹笑返,我都開心返。

表妹:「下次唔好買咁貴啦,迪士尼公仔都得架!」

我:「知啦知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