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醫院內,我正怔怔的坐在走廊的長椅上。

唐心的家人已經和唐果一起去辦唐心的身後事情了。由於我還是和唐心的家人不太熟,就沒有一起過去,只自己一個人呆呆的想事情。

「莫生,你好。我是負責這單謀殺案件的林探員,我想問你一些問題,你不會介意吧?」突然一把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抬頭一看,是一個英氣勃勃的年青男子

「嗯,你同事之前已經問過了,不是嗎?」我淡淡的說



「是呢,他們是軍裝同袍,我是重案組探員,有必要再詳細問一次」林探員道

「好的,你問吧」我道

「首先請節哀順變,你和死者是什麼關係?」

「我們是情侶」

「那事發時你在現場嗎?還是到達後疑犯已經走了?」



「我沒有看到事發經過,去到當時唐心已經受傷了。我是收到短訊才過去的」說著就把我知道的再告訴了林探員

「嗯,我剛剛也問了唐果小姐,她也說郭天似乎想和她復合,唐心就為了替表姐說話,所以才在現場。而事發當時唐果為免尷尬,所以先行避開了」林探員說道

咦,怎麼這個版本和唐果告訴我的有點不一樣?她不是說由唐心假扮她,郭天才誤把唐心當成唐果而殺害的嗎?

「嗯,大概是這樣」我在想唐果說不定有什麼難言之隱,配合着替她圓謊。

「好的我大致明白了,莫生,謝謝你的配合,如果案件將來有什麼進展我會通知你的。還有一件事情,如果你有疑犯的最新消息, 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警方,切勿自己單獨去找他,會十分危險的!」林探員意味深長的看著我說



「我知道了,謝謝你」我有氣沒力的說道

***

這三天,我一直呆在家,默默的想事情。

突然門鈴響起,我出門一看,竟然是唐果。

唐果坐在我的床邊,我們默默無言的,空間就似停住了一樣。

「明哥哥!對不起!是我害了心表妹」唐果打破沉默

「算了,這件事你也不想,最大的罪人是那個郭天!」我說著,手中把玩著一條手繩。

「這條手繩好看得很,是手工製作的吧」唐果問



「是唐心做給我的拍拖一個月紀念禮物」說到這裏,我已經忍不住流下眼淚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唐果看到我哭,急道,並緊緊的擁抱著我

我抱著唐果,並放聲大哭。把這幾天的鬱悶盡情發洩出來。

良久,我才放開唐果。

「哭過之後,舒服了點吧」果問

「嗯,謝謝你。」我苦笑了一下

「我應該這樣做的」果也笑了



「對了,之前林探員找我問話,怎麼你和他說的和跟我說的有點不一樣?你怎麼沒有告訴他叫唐心扮你和郭天見面的事?」我問道

「這個嘛,你沒有和他說什麼吧」果問

「沒有啊,我配合你的說法,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不告訴他真相?」我問

「這是因為⋯嗯」果欲言又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