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新詩一首



泛黃色的掛牆燈
一夜無語的月亮
遠處傳來斷斷續續的歌聲
那首我不知道名字的歌
毫無音準可言

異常地不違和
好比那夜我在沙田站聽到那
一笛,
一笛月半小夜曲



徐徐煙圈昇起
捲動著泛黃色的回憶
下著微雨 
掛牆燈跑到天上去了
煙霧還在流浪

寧靜
確實是寧靜
你聽,樓下的人仍在說著


煙絲也早化灰了

誰還在乎那零星的火花呢
所以 確實是寧靜啊
確實是寧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