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是一個屬於初夏的小故事。



我們的村子不大,二十戶人家,百來個村民。
村子建在一小山腳下,能活動的地方倒不少。
那時候,沒甚麼娛樂,村內也沒甚麼特別的設施,所以孩子們不時上山玩,一去就是一整天。
 
 
每到夏天最炎熱的日子,我和三位玩伴,總愛在飯後到山中樹林下乘涼,說說一些孩子話。
四個人躺在軟軟的草地上,看著葉間繁星,一陣不知那個方向的風吹來,確是寫意。
 
 
「你們長大後想當甚麼?」我問道,吸了一口泥草的氣息。


「我要當個漫畫家。」宇軒自信滿滿的說道:「我要畫一部比龍珠好看的漫畫!」
宇軒是村長的兒子,家境不錯,所以村子裡也只有他買得起那一冊比一頓飯要貴的漫畫。
我們偶爾會到他家看漫畫,可是他爸爸都不怎喜歡我們,所以也只是偶爾。
 
「如果說要當漫畫家,我想是宇軒的話,應該不難做到吧?」我轉過頭,看著他的側臉說道:「你爸爸認識那麼多人,家又有錢,要發一部漫畫不是難事。」
「藝術這東西,不是有錢就行,最重要是才華。」宇軒橫了我一眼,說:「算了,看你的樣子是不會懂。」
 
我笑了笑,沒有理會他,頭轉到另一邊,問健明道:「你呢,你有沒有甚麼夢想?」
 
「我要賺大錢,比宇軒家有錢。」健明看著天空說。


健明是個孤兒,父母在他小時候不知道出了甚麼意外,死了。
他一直被姑媽姑丈照顧,可是他們對健明不太好,買教科書的錢也不願意給,所以健明的夢想,不難理解。
 
「比我家有錢?不如我直接跟你對換身份吧。」宇軒以手當枕,說道:「反正我只想畫漫畫,錢對我來說也沒甚麼用處。」
健明搖搖頭,道:「不,我要靠自己的手去賺錢。」
「嗯,那樣子也不錯啊。」我說道,雖然心裡覺得宇軒的提議更好。
 
「子逸哥哥,你也來問我啊。」宇揚牽了牽我的手袖,輕聲說道。
「嗯,那宇揚你想當甚麼呢?」我拍了拍他的頭。
「我要當子逸哥哥的弟弟,嘻嘻。」宇揚露出天真的笑容。宇揚是宇軒的弟弟,比我們小兩歲,可是腦袋有點不靈光。


「我一向也當你是弟弟啊。」我笑了笑,宇揚也笑了笑。
 
 
我們看著無光的夜空,良久,也沒有說話。
 
 
「那子逸你自己呢?」健明問道。
「我嘛。」我喝了一口啤酒,笑道:「只是個普通的文員,常常要東奔西跑就是了。」
「哈,我還記得,你那時候說,長大後要組樂團,然後娶個美女老婆。現在怎樣了?」宇軒抽了一口雪茄,然後向天空吐霧。
「樂團?嘿,那是兒時傻話,當歌手又怎掙錢養我的弟妹。」我無奈的笑了笑,又是一口苦澀的啤酒,「之前有一個一起數年的女友,樣子的確不錯。不過我一直儲不了結婚的錢,她等不到,走了。」
「不用發愁啊,男人最緊要有錢。有了錢,女人就會投懷送抱。」宇軒拍了拍我的肩,大笑道:「怎樣,要不要來幫我打理生意。」
「再說吧。」我淡然道,把最後一口酒喝光,捏了捏空罐。
「不要那樣子好不好,當年把地賣了的是老頭又不是我,難道你要氣我一輩子嗎?」宇軒冷笑道,語氣微有不滿。
我搖搖頭,笑道:「沒有啊,只是習慣了現在的生活,不想改變。何況我這人很笨,甚麼都不會,把你的生意搞垮就不好了。」
「我去拿酒。」宇軒哼了一聲,轉身走進廚房。


 
「跟那傢伙辦事,要受不少氣吧?」我看著健明笑問。
「還好吧,沒有他的照應,我早餓死了。」健明說道,語氣有些拘謹。
「好好保重吧。」我拍了拍他的肩,把外套挽起。
「你要走了?」健明問道。
「嗯,我想上山,宇揚應該最喜歡待在那兒吧?」我穿上外套,整理一下衣領。
「他生前,每晚飯後都會在那兒逗留。」
「那就是了,對我來說,這房子不是個懷念他的地方。」我打開大門。
「子逸,其實宇揚的死,的確是意外,宇軒他都很傷心。」健明頓了頓,道:「對於他爸爸害你爸自殺的事,宇軒他一直也很內疚。」
「夠了,過了去的事,就別再提吧。」我揚了揚手,也不多話,就離開房子朝山上去。
 
 
上山沿路,盡是一座又一座的住宅,偶爾有樹,也只是零星的分佈在馬路旁。
我走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當年那個我們常去的地方。
現在,已改建成一小公園了。


 
 
走進公園,依照褪色的記憶,我一步一步走到我們那一夜躺下來的地方。
談夢之處,竟還是一片空空草地。
我靜靜地躺下來,看著天空。
雖然沒有了樹木的遮蔽,但城市的燈光早嚇跑繁星。
我的焦點漸漸變得模糊,淚水輕輕在我臉龐劃過。
公園裡的燈光被暈開,看在眼內,依稀就是那夜的星星。
 
 
「子逸哥哥,那麼你長大後想當甚麼啊?」宇揚問道。
「當個結他手,然後娶個美女。」我吸了口泥草的空氣,笑道:「不過我不想長大呢,像現在這樣跟你們在一起,每到夏天的晚上,在這兒百無聊賴就好了。」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