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自從早前看了某個關於竹筒飯語音的帖子,發現他很適合成為同人小說的材料!也覺得他莫名有點可愛啊~所以就開坑了噗 =P 雖自問文筆一般,也有可能輕微崩角,可我還是想要公諸同好!要是竹筒飯的粉絲有興趣閱讀的話,無任歡迎!如作品有欠妥當之處,還望高抬貴手輕噴處置~ 謝謝!



風過,草葉婆娑。
晨光穿透樹冠枝葉間的隙縫,溫柔的在地上烙下各式不規則的印記。
鳥兒輕啼。
「唷!早啊,小翠!」
兔子起立。
「賓尼,在吃早餐嗎?」
小鹿跳躍。
「今天很有精神哩!小梅!」
搖曳的蔭影下,一名一頭保護色似的長髮、身材壯健的青年,正雷厲風行地穿梭於樹木草叢之間。
「阿大!阿二!你們別亂跑啊!」


踩着密集的步伐,卻未有絲毫氣喘,青年似乎正在追趕甚麼。
「喂!阿大阿二!嘁……真是的!」
呼喊無果,青年咬牙,拔腿加速。
「哈,還不讓我抓到你們——」眼見目標將觸手可及……
沙沙沙沙!
「唔!」自小就獨居於森林中,造就了青年的靈敏聽覺及野性直覺。
青年伸手一把撈起追逐的目標,腳下急剎,往後一跳,另一隻空出的手同步搭到隨身配刀的刀柄上。
亮出配刀,把刀鋒指向前方,青年吆喝︰「滾出來!」
「吼嗷嗷嗷!」連同震耳欲聾的咆哮,一隻體型龐大、擁有銳齒利爪的狼形野獸,由灌木叢中飛撲而出。
「哼,果然是你!」通過氣味,青年早就得知來襲者的身份。「你這傢伙真是學不乖啊……罷了!既然你一直拒絕被馴養,今天就只有一個下場!」


清勁的烈風,再度在林間流竄。
空氣的鼓譟、植物枝椏的晃盪、落葉在草原上的滾動、激昂響亮的喊叫、骨肉與金屬的碰撞,交織成森林特有的樂章。
刀來爪往,十來回合過後,只見凶獸身上已多添幾道觸目驚心的血痕,戾氣退卻不少,可仍不服氣地維持警戒的匍伏姿勢,隨時伺機反擊。
「嘿嘿,不錯,有點長進!」青年抬起微微擦傷的手背,拭去沿臉部輪廓下滑的血汗。
「可惜,還是差得遠了!」高舉刀刃,青年腳下用力一蹬,躍至半空。「這一招就了結你!」
野獸亦放手一搏,跳起向青年張牙舞爪。
電光火石間,砍刀跟獸爪即將火拼——
猝不及防,強烈的橘光爆閃。
「嗚!」青年條件反射地瞇眼,視野一秒收窄。「可惡……別以為玩這種花樣就可以打敗我!」
握緊刀柄,堅信自己的感官,青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用砍刀劃破空氣︰「受死吧!」


手起刀落。
「喔咕咕嗚嗚嗚嗚……」
「——咦?」
古怪的叫聲,以及配刀劈下去的異樣手感,讓青年錯愕。
他立馬睜眼。
只見一抹如章魚狀的瘀紅色殘影,正在慢慢消散。
「甚、甚麼鬼……」
青年呆怔當場,臂膀不自覺放鬆力度,被挾在青年臂彎中的兩塊小灰團,隨之趁機掙脫。
「啊!喂!別跑!阿大、阿二——誒?」
放眼看去,四周依舊是一片綠意盎然,然而——
「這甚麼地方?」
青年深知,這不是自己土生土長天生天養的故鄉。
全身上下的神經和肌肉,因警惕而繃緊,青年重新握穩配刀,扭頭轉向小灰團溜掉的方位︰「阿大!阿二!回來!你們跑哪去了——」
「嘩呀!」
不遠處一聲驚呼,吸引青年的注意力,更提高了他的警覺性。


青年皺眉,邁開步伐不動聲色地往聲源行進。

「嗄……嗄……各位,沒事吧?」
一名髮長及腰的黑直髮少女,按住兩腿半蹲着大口喘氣,仍不忘查問身旁幾個男女的狀況。
「沒、沒事……」「還好。」「呼……那傢伙,沒追來了吧?」「真倒楣,怎麼外出搜集一下食材也會碰上強化暴食啊!」
黑髮女生苦笑︰「沒事就好。今天辛苦你們了,待晚上休店後,我做一頓好吃的慰勞大家吧。」
「耶!」「太棒了!」「御侍大人萬歲!」
「話說回來,御侍大人,剛才在危急關頭,你用靈火種進行召喚了吧?」一個看來較為成熟的金髮男生,托一托鼻樑上因出汗而滑落的幼框眼鏡。
「嗯,是的。」
「咦?有嗎?」手持「鯛」字旗的金色長卷髮女生,訝異地連連眨眼︰「但是,沒看見新食靈出現啊。」
「我也摸不着頭腦——嘩呀!」
黑長髮女生跌坐地上,同伴站至附近圍觀。
「啊咧,這倆灰色毛茸茸的小東西是甚麼?」頭頂一蝴蝶結的粉色系短髮女孩,正以扇掩面,好奇地盯着正拴在少女雙膝上的未知生物。
「正想問問可麗你呢……我也不太清楚。」
「看起來萌萌軟軟的!你說是嗎?哥哥!」金長卷髮女生蹲在跌倒的少女跟前,掛起甜美可愛的笑臉,把目光投向站在側邊、年齡相仿的男生。


「再可愛也沒我妹妹鯛魚燒可愛。」一身棕色服裝、頭戴帽子的金短髮男孩滿臉寵溺地說。
「哥哥……」
「唔……」銅鑼燒扶顎打量觀察︰「看樣子,是鼠類動物吧?」
「欵!老鼠!」聞言,可麗餅鯛魚燒嚇得連忙彈開。
「衛生潔淨的大敵!不能饒恕!」金髮男生激動地摘下眼鏡,使勁一甩綁在腰上的印花暖色漸層圍裙︰「你們退開,我來收拾掉牠們。御侍大人,請把牠們自你的身上移離——」
黑髮少女︰「布丁等一下!別衝動——」
「住手!」
一聲嘹亮的喝令,使眾人動作定格,循聲回望。
一個身影正火速靠近。
輕盈一跳,二隻灰鼠由黑髮女子膝蓋上返回地面,再竄到翡色人影腳邊。
人影彎腰把二鼠一抱入懷。
「吖!」鯛魚燒和可麗餅接連尖叫,要不別開臉,要不把臉埋進掌中。
抱住灰鼠的人,勃然大怒地問責︰「你們是甚麼人?想對阿大阿二幹啥?!」
布丁冷冷回話︰「你又是誰?身為男子,竟然連穿件正常的衣服都不會,語氣粗魯暴躁,還跟鼠輩為伍,看起來就很可疑。」
「啊?你說甚麼!」


「嘛嘛!都冷靜點!」
「御侍大人……」
「可以了,布丁,我來處理吧。」黑髮少女點頭示意。
沈默兩秒。
「好的,我知道了。」布丁順從地退開。
少女轉而面向僅在腰間纏上布帛的陌生青年。
青年定睛回瞪少女。
「抱歉,我們從未見過這種小動物,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所以才造成了誤會……我和我家食靈都沒有惡意的,希望你不要見怪。」
「哦……難怪我覺得他們的氣息跟我挺相似的。」青年話鋒一轉︰「那,你是甚麼?」
「呃……甚麼?」少女霎時間無法理解。
「你的氣息與別不同……你是甚麼?大象?孔雀?」
「你才大象孔雀!」銅鑼燒不滿地板起臉。
「她是我們的御侍大人!」鯛魚燒顧不上羞澀害怕,上前伸手抱住了黑髮少女的臂膀。
「御侍、御侍……喔哦!你是人類對吧?嘩!真稀奇!」
猶如發現新大陸,青年異常亢奮,繞着黑髮少女又盯又嗅。


「太無禮了!你給我離御侍大人遠點!」布丁看不下去,瀕臨爆發邊緣。
青年斜睨布丁︰「我幹嘛要聽你的?」
「簡直不可理喻——」
「吶、吶!那個啊……你剛才說,我家食靈的氣息跟你很像?」
「啊,嗯。」少女的話題大挪移,成功化解青年和布丁之間的爭吵。
「所以說,你也是食靈?」
「對啊!」青年咧嘴而笑。「我是竹筒飯!這兩孩子是阿大、阿二,是竹鼠,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們不論上哪做啥事都總是在一塊兒的。」
「喔……原來如此。」黑髮少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既然你是食靈,應該有相契約的御侍吧……你的御侍呢?失散了?」
「我不知道。本來我還在森林中跟野獸搏鬥,突然一陣橙黃色的強光閃現過後,我就發現自己來到這個不知名的地方……好像還莫名其妙的幹掉了一隻奇形怪狀的物體……」
遲疑了一下,可麗餅仍鼓起勇氣開腔︰「你說的物體,是不是有很多觸鬚、一張血盆大口、幾隻眼睛,暗紅色長得很醜陋的?」
「啊,就是那樣。」
隸屬於黑髮少女的食靈們面面相覷,啞口無言。
銅鑼燒︰「喂喂……該不會吧……」
可麗餅︰「雖然不大想承認……可是他解決了強化暴食。」
「嗯哼,幾乎可以斷定了。」布丁清清喉嚨,鏡片後方的眸子,顯得格外精明幹練。「他就是御侍大人召喚的食靈。」
「唔?」竹筒飯困惑地歪頭。「甚麼?是你把我弄到這兒來的?」
「似乎是的……可並非刻意的,只是當時被墮神狙擊,情勢緊急,我才試着召喚新食靈賭賭看……幸好運氣不錯,召來了你這位強力戰士。嘛,這算是我們的緣份吧!」黑髮少女展露開朗的笑顏,朝竹筒飯伸出手。「正式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瑞茵,是將你召喚到此處的御侍。」
竹筒飯貌似仍未搞清現況,然而生存環境賦予他的敏銳直覺,告訴他瑞茵表現出來的友好和善,皆為真情實意。
瑞茵的神情、笑靨,牢牢抓住了竹筒飯的目光。
在回過神來之前,竹筒飯的手已擅自與瑞茵交握。
「謝謝你願意接受且加入我們。」瑞茵笑意更深。「歡迎來到緹爾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