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一緩緩走到家樓下,他抬頭看著閃爍的星星,其實也沒有太多了,城市裡佈滿了灰塵⋯⋯光害也使星星躲避起來。

「嘟、嘟嘟嘟」炎一按了密碼通過了保安大閘,「郭生,要幫你嗎?」石蕉循例一問,炎一搖搖頭示意自己可以,甫進到𨋢內,炎一按下了7字。

回到家後炎一把燈全開,仔細研究一下紙上的祕密。炎一用盡了方法,無論是沾水印在另一張紙,抑或在紙的背後用火照照,全都徒勞無功。

炎一把紙擱在一邊,先去洗澡,他把燈關掉再由房間走到浴室。

洗澡後,炎一走到客廳打開了電視機



「你老味又係唱歌,都係睇明珠台好啲!」我又自言自語。
此時房間內的電話響起,炎一走到房內希望是欣晴的來電⋯⋯

房間內閃出微青的光,不就是那張紙條嗎?
「誠徵特務.專業培訓.你是被選中的人」炎一看著這堆字,心裡面千萬問號,在漆黑之中格外閃亮的字使我好奇爆發,撥打了右角的電話號碼⋯⋯

「喂⋯⋯你好?」一班沉厚的中年男人聲音,喉嚨間聽似夾雜著一些痰,我沒空關心他身體只有開門見山說:「我收到一張紙,上面寫了這電話號碼加上甚麼⋯⋯特務之類的字眼。請問你是誰?」

「咳咳⋯⋯我是政府部門以外的特工部,你很有潛質成為一名特工!我叫做金博士,是香港特別特工行動組-並不隸屬政府部門,某程度是獨立部門,可算是非牟利機構吧。總之就是做特工做的事!你懂的。」他輕描淡寫道。







那詳細⋯⋯
(努力中!支持支持去Facebook like [email protected]誰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