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誤闖(再續)

夏瑤除了小雨谷所學的本領外,她自己還有非凡的聽力。

所以她在收集情報上總事半功倍,剛才在正宮也能把宮內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她在預估,這聲音大約還有二、三十步就到竹寮。

而這腳步聲,絕不是來自越青。



與越青這一天的相處,她不可能認錯越青的腳步聲。

這就代表,來人如果進了竹寮,她就九死一生。

她冒汗,她嘴顫,但她更需要冷靜。

冷靜,總能令你從凶險裡逃出生天。

冷靜,是一個殺手最基本的禮儀。



門外腳步聲只餘下二十步,來人頃刻便到。

她看見了一張檯,一張毫不起眼的檯,檯腳處有毫不起眼的痕跡,在那毫不起眼的地上。

但這樣的毫不起眼,在夏瑤看來卻是不自然。

她覺得她還有時間,還有十五步,她決定要孤注一擲。

她彎身一看,去摸那檯腳,想要看看這是否她的唯一機會。



可她這麼一摸,卻未見任何變化,連塵也揚不起一絲。

這可急煞她了,門外人只餘十步便到,她背後不自覺的發涼。

就在這時候,她摸到了檯腳的活門,使力一轉。

「喀嚓!」

赫見那檯腳不到三寸處的三塊石板隆起,隨手一揭便開。

石板下竟是一陰暗石道,由那淺窄石階接連。

她沒有思索的時間,瞬間便鑽進了那石板之下,走下了石階。

她亦不忘把石板蓋回,否則她這一鑽也是徒然。



她在石板下聽著,竹門被開,那人果然是來竹寮的。

「…已經走了嗎?算你快。」

石板下的夏瑤一聽,這把聲音昨天已聽過,就在她被越青推進了竹門的時候。

「看來是那位與呆瓜交好的聖者,好像叫梁姑姑來著。」

梁曦風見竹寮無人,徑自離開。

梁曦風早知越青帶了外人,她很疼越青,但對其他人的生死卻毫不關心。

她擔心夏瑤留在竹寮,只會連累越青惹來殺身之禍,只好狠下殺手。



適遇越青守門之時,竹寮必無人可守,這是她的機會。

只可惜,她這一次,撲了個空。

「…走了便好,不用我出手…」這聲音依然枯黃帶點溫柔,可還帶了點冰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