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有去無回(二)

「回頭路,走不了,我也是第一次進來。」

越青沒有說假話,他也沒有必要說假話。

夏瑤知道回頭路走不了,竟也不覺慌亂,自看到越青的一刻起,她的不安漸漸溫撫過來。

當人無助的時候,眼前出現的第一個人便是你最大的寄託。



他們只好繼續走,夏瑤不敢離越青太遠,越青也不敢讓夏瑤過於落後。

他們步速不快不慢,洞內光線柔弱,只靠零星的夜明珠照亮著。

夏瑤感歎,這些夜明珠能照明如此深洞,拿一兩顆出去也是價值辛城。

但兩人都沒有這個意慾,他們只想快快離開這石洞。

這石洞,回頭路走不了,前路不知何時止盡,也不知前方有何種兇險。



「呆……好哥哥,如果我們永遠都出不去,怎麼辦?」

夏瑤差點就忍不住把這個「呆瓜」叫出口,越青也忍不住兩眼上翻。

其實她並非真的擔心永遠出不去,反正她在外面也是朝不保夕。

她想要聽的,是越青如何回答她的回題。

女人總是期待著男人回答她們,然後再緊握這個答案不放大造文章。



而男人,在女人的問題面前都會智商瞬間下降。

「你現在才知道後悔,知道不應來櫻落宮了嗎?」

越青做了個明智的決定,正面回應女人的問題沒有勝算。

面對女人的問題,你要令她去思考另一個問題。

夏瑤正要開口反駁,但瞬間就把想說的話吞了下嚥。

那窄窄的石洞終於不再單純,一個極大的石室出現在眼前。

在石室的對頭,有另一道口,相必是另一石道的入口。

石室亦不如石洞般昏暗,四方八面都有燃燈。



越青心想,既然有燈,這石洞極有可能有其他人,他的認知裡還沒有遇過會長明的燈。

他腦袋急速運轉,這石室他必然要進,反正他沒有回頭路。

但他同時要衡量這石室的風險,當中會否有機關,會否有人暗中監視。

他伸手攔住了夏瑤,示意夏瑤不要再前進。

越青摘下了纏在腰間的小銅飾,向那道口疾射過去。

那銅飾射進了道口,沒入了黑暗之中。

用銅飾測試過後,越青打算親身去一探究竟。



他示意夏瑤靜留原地,不要亂動,自己腳底凝勁,蓄力待發。

兩個跳步,他人便如箭一般疾飛出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