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匠心獨運(五)

越青痛苦難當,寸步難進,前方卻是看不見盡頭的黑暗。

他終於明白,為何連天下最強的鐵不平也不能離開這個石洞。

看來就是全因為這一首怪異的曲音。

他們回到了鐵不平坐化的石室,越青重新調息,平伏了一直翻湧的血脈。



「你自己離去吧,那曲音於你無效,總比跟我在這裡死在一起要好。」

雖然不知前方有何險境,但留在這個石室,就是死路一條。

雖然他進來這個石洞有很大原因是因為夏瑤,但在生命面前,這些所謂的責任都不值一提。

夏瑤卻不發一言,望著那深深的道口,那目光凝著遠方,不發一言。

越青見了,也沒怎麼強迫,他不會去強迫一個人,也沒有義務理由去強迫人。



夏瑤終於向那道口走了,她沒有說一句話,這不似平時喜愛說話的她。

越青聽著那腳步聲愈走愈遠,始終不肯回頭去看那背影。

他怕,他怕看了那背影,會忍不住想要把她追回來。

人可以習慣寂寞,卻承受不了永恆的孤獨。

但人,也忍受不了一直的忽視,越青終於轉過了頭去看那道口。



可是,那道口哪裡還有半個人影,只有那看不盡的黑暗。

夏瑤一直慢慢的走著,也聽不見越青所說的曲音。

但她此刻卻也害怕非常,要是前方有著像先前那火蜥般的靈獸等著,她可過不了。

但她沒有選擇,與其留在那石室一起等死,不如由她來找這個出路。

雖然她聽不見任何聲音,但既然越青說了有一種怪異的曲音,那就一定存在著。

她走進了道口,並不是為了自己逃脫。

她也知道,這曲音令越青不能前進,而她卻聽不見這曲音。

換言之,她應該就是唯一有能力解決這魔曲的人。



即使前方可能有另一隻火蜥,又或者是更恐怖的靈獸魔物,她也要走。

一來,越青因為她一起困在了石洞,多半也有點內疚。

但更主要的是,自從認識了越青,在不知不覺間,她有了求生的意志,有了生存的意義。

而她,自己卻是不知道這理由,她只知道,她現在比起以往更想活下去了。

越青在那石室一直調息,那翻湧的血脈本已令他痛苦非常,勉強前進的幾步,更令越青的血脈接近爆炸的邊緣。

幸運的是,他所習的《冽風功》除了能引寒發勁,勁發冽風外,也能令心境冷靜,心若冰清。

若非心若冰清,他此刻只怕早已走火入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