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族末(三)

他們來到了一個山洞前,矮身探了進去。

這山洞裡,有簡單的石擺,一堆散發著不太乾爽氣味的稻草。

看來,這裡便是那老者的居所了。

也不難想像,這島上能有這裡的山洞可以居住,已算是萬幸了。



「來來來,坐下,很久沒人跟我說話了,你們就留下來跟我說話好嗎?」

越青知道,他們總要離開的,但現在惹這老前輩生氣也並非他想看見的發展。

而且,一時三刻他們也不知如何脫困,倒不如就在這裡與這孤獨的老人聊聊天吧。

「小子,先是你,你叫越青是吧……」

越青回意點頭,靜聽接下來的說話,夏瑤也在一旁緊緊盯著,這老頭雖然暫無惡意,但她的過往告訴她,時刻警覺總是無往而不利。



「看你渡江的手段,你內功確實不錯,能維持如此長久的顛簸。」

越青見那老者稱讚,也拱手示謝,但那老者又馬上把手推回。

「我沒說完,你內功是不錯,但你的動作卻是浪費了如此好的內功,看你長久以來,練武都是氣為首,式為次。」

越青回想,這倒也不錯,無論是絕凝自小教他的練功法門,又或是凌笙那短時間的指導,都是以氣為重。

凌笙倒也難怪,畢竟為的是治理他氣脈內的毒性。



但絕凝所教的,也是輕視招式的,就練絕凝自己所練所使的,也是以氣為重。

「但,教我的人說,天下武功,只要氣到,招式平平,皆可殺敵無形;反倒是空有招式,沒有氣脈為本,招式被破,就不堪一擊……難道這也不對嗎?」

那老者哈哈大笑,摸了摸頭,又望向了越青。

「沒錯,空有招式沒有氣勁,我一掌就把你打到千里之外,但我剛才拍你兩掌,你兩腳鞏立不搖,我便知你內功修為絕不兒戲。」

越青這才知道,那兩掌,為的就是想要進一步知道自己內功的底蘊。
他愈想愈是佩服,這些武林高人,總是舉手投足,就能知道如此多的資訊。

「不過,你試想想,一缸再大的水,也需要設計適合的管道才能把水疏導。你內功再強也好,沒有招式配合,運用起來只是事倍功半,就算你內力比對手強上半截,也未必能勝。」

越青邊聽著,邊細想。



的確,短時間內要他再在內功上有所突破,若非巧有奇遇,實在困難。
但若然他要在招式上有所突破,相較起來,時間也是較短。

隨了他獨身一人,他現在還有了夏瑤伴於左右,他實在是愈強愈好,才有本錢保護別人。

「大哥!那你說,我該如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