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族末(五)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

那老者踏了兩步,身影已到了越青跟前,越青卻一不是坐以待斃,看那老者欺身而進,迎面就是一記直拳。

但那老者嘻嘻一聲,又彎了彎身子,那拳竟像被風吹動了一般,落了個空。

那老者一記得手,順勢一腿踢向越青下盤。



越青也只能用那十招的粗糙招式對應,只好向前一踢抵擋。

但那老者的動作竟又快上一步,這一腳正中小腿。

雖然未有帶著內力,但還是有一些痛楚的。

如此,越青便輸了一招,只餘下九招應對。

夏瑤見越青落於下風,上前便助,她跳起兩腳掃腿,想要掃那老人背心。
那老人低頭一縮,迅雷之手便是兩記直拳向夏瑤腿腹打去。



他正想著快要得手,那兩記直拳丫是落了個空,再來便是臂上一痛,原來已中了夏瑤一腿。

那老者心想,這小女娃內地雖弱,但動作卻竟如此高明。

這也難怪,小雨谷雖不練內力,但沒有內力的人,要殺人就只有靠著流利的動作。

夏瑤在動作上的訓練絕對是超越了越青的,在這個禁止內力的「遊戲」中,她這一生所學的,竟全都派上了用場。

小雨谷的哲學,就是在適當的時候做最簡單卻又最有效的事。



你不需要華麗,小雨谷著重的是目的。

正好,這套哲學是和這十招簡拙招式同出一脈的。

那老人如今就和越青一樣,輸掉了一招,餘下九招。

越青看著這簡單的幾手,也是驚喜,想不到夏瑤竟在招式動作上勝過了這老人一招半式。

那老人心想,是他輕看了這小女孩,從她的腳步聲來說,這女孩不會太簡單。

「大哥,怎麼停手了,不繼續嗎?」

夏瑤見佔了便宜,心情也輕鬆起來,嘻嘻的望著那老人。



「哼!小娃子不過幸運而已。看我把你十招都取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