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lucius準備好合約,開始一個一個咁見客。

lucius目的只係要合約,所有列到明新開張客人可以免費就可以要求我地做野,完成任務後只要簽翻份約就得。但一切任務既洗費都要客人自付。

有唔少人見淨係簽份約有人幫手,咩狗屎垃圾芝麻綠豆既小事都黎揾我地。

頭10個客拜託我地既都係啲無聊事,幫手追女仔又有,揾唔到女朋友既又有,當呢度婚姻介紹所咩?佢地知唔洗錢,好求其咁睇下份野就答應完成要求後一定會簽。

「果10個人我比錢請人幫手,合約應該就志在必得。」lucius充滿自信咁同我講。





頂,我之前重咁辛苦先收到一個靈魂,而家咁輕易已經揾到咁多肯簽約既人。

「香港咩多?窮撚多,貪小便宜既人多,所有免費既野都會有market!理得死左之後去邊啦,而家拎到既着數先最實際。」

lucius笑住咁接見下一個客。

「bosco?...你竟然都黎揾我地幫手?」

聽lucius既語氣,似乎係識呢位客人。





「阿lu,我知你開左呢間野,特登揾你嫁,你辦事一向我都放心。我想你幫我解決一件事...但一定要保密。」

「咩事?」

「你知我..我....唔係直既....
之前我貪好玩約左個靚仔玩左成晚...點知果日我飲太多,比佢偷影左我同佢啲床照勒索我。
我比左一次錢佢,點知佢冇幾耐又食過翻尋味....你有冇辦法幫我?
你幫到我,你要咩我都可以比到你。你知我有頭有臉,傳岀去我一定會玩完。」

有頭有臉....唔通係股神bosco wong?以前睇佢青靚白淨,估唔到竟然會晚晚玩屎眼...





「bosco,以前我唔掂,係你比單大生意我救翻我。今次,我一定會盡我能力幫你。」lucius充滿信心咁講。

送左bosco岀去之後,我即刻問可以點幫佢。

「呢單野...一定要我地自己搞掂,絕對要保密。傳左岀去bosco就玩完,佢阿爸仲想比間公司佢接管。

最重要係,搞得掂呢單野,有佢幫手我地一定可以收更多合約...佢話我搞得掂既話,錢絕對唔係問題。」

聽lucius既語氣,呢單野絕對係我地扭轉劣勢既轉機。

第一日成蹟都算唔錯,完全係超乎我意料,足足已經收到50個人既委託。


「喂,我地公司唔夠人處理咁多事喎...」





lucius完全冇擔心過,反而輕鬆咁同我講:「所以咪話,識人好過識字。我以前生意上都幫過唔少人,佢地應承會借人手過黎幫我搞呢壇野。反正都係完成委託先再簽約,我地要取易捨難,太麻煩既要求就唔做算。

之後我地搞好bosco單野之後,就有錢岀糧,所以聽日開始,放工之後我地就要用哂所有時間搞好bosco件事。」

lucius呢招真係絕,完成後先簽,叫人幫手都唔算洩密,完成唔到就唔洗受刑。點解我之前會咁撚蠢,有能力冇腦真係,做咩都輸人一截。

翻到去,lucius根據bosco比佢既資料,果個男人叫minnie,23歲,黑黑實實成個彭于晏咁既樣。

男人老狗叫minnie真係....

「bosco話佢地係上環間gay bar到識,仲話minnie係果間吧既蒲精黎。
睇黎我地要去望下。」

屌....gay bar...成世人都未入過..





「lucius,我女人黎...入去會唔會太顯眼...」

.....................

「嘻...」

我屌,又笑咩春呀講緊正經野!

「冇...我而家先留意到原來我個胸肌重大過你...你戴翻個cap帽着我啲衫,應該唔會有人發現你係女人...」lucius又係度偷笑,佢把死人口真係臭過屎!

就係咁,佢拎左佢啲衫比我換,收起我啲頭髮落cap帽之後,我地就揸車岀發去上環。

「記得,今次我地得兩個目的。

一.摸清bosco個底





二.保住屎眼

呢度有兩枝電筆,必要時拎黎用。」

我接過電筆之後,加大油門岀發去gay bar。

「50泊,右25入。」


我同lucius既默契已經進化到簡化哂都聽得明佢指示。輕鬆將架車泊好之後,lucius就帶住我準備進入gay bar。

「美玉,你聽住,入到去我會拖實你,扮一對gay couple。為左你個屎眼,無論發生咩事都唔好放手。」

我個心聽到..為之一震。





同一句說話,但今次,係lucius同我講。

同樣地,我亦由保護者,轉為受保護者。呢種感覺都...幾特別。

無論係我細佬,屋企人,抑或係lucy,從來我都係屬於強悍既角色。可能自細就受過爸爸既特別對待,之後我變得非常硬朗,都唔敢再靠其他男人生活。我一直覺得,只有自己先信得過。所以我從來都靠自己去守護住身邊既人。同時因爲咁,唔少男人都比我強勢既氣場嚇到,驚左我唔敢埋我身。

今次,係我第一次感受到,調翻轉頭比人保護既感覺..

「喂!醒啦呆住做咩!醒定啲呀等陣,電筆呢?袋好未呀?成舊蕃薯咁真係..」

Lucius 即刻細心咁幫我檢查好所有裝備之後,就拖住我入去呢個神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