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新詩一首



社會不需要詩,
詩太幽美

—————————————————————————
某年
螳螂學會了擋車
廣場上站著的女神像,
受不了六月的嚴寒

聽說紅色的雪


能點起燭光
有光便有陰影 這是不可避免
瞎子 從不相信黑暗
蠟燭沒有存在的必要

時間是水
傷口上的血跡 早沖淡了
耀陽紅得著火似的
某人說 真亮
再飽也吃得下饅頭 連同赤色的心


吞下
企鵝不懂熊的思緒 但──
誰都懂吃

捱餓 某隻不肯歌唱的籠中鴿
大概魚兒都渴求 在陸地上暢泳
「真苯」他們說
水份 蒸發 烤乾
在誰的肚子裡那平原散步



旁邊的人在歌唱
馬照跑 舞照跳
管他血流成河 不要濺到我家門前便行了
也對 反正管不著
難道天要下雨你也要管一管嗎
還不是到簷篷迴避

人們只會在每年的某日偶爾談起那場雪
殊不知 夏天早失蹤了
留下了連綿的雨 一輪紅日
溫暖的雪在活埋著青蛙

內心深處那丁點火光
有把傘正撐著 便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