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件事是發生在幾年前,那時我剛剛大學畢業,在外國遊學一年的期間..我和我的同學都很喜歡歐洲文化,如法國、西班牙的那種溫柔得來,又風度翩翩的拉丁浪漫;又如英國、德國那講求精準的嚴僅學術。不過我們最響往的,還是不論在人權、平等等方面,都已完美到極致的北歐!於是我們安排在這一整年間,放四個月到北歐裡,其中又有一個月是在荷蘭。事情就是在荷蘭發生的..



這件事是發生在幾年前,那時我剛剛大學畢業,在外國遊學一年的期間..我和我的同學都很喜歡歐洲文化,如法國、西班牙的那種溫柔得來,又風度翩翩的拉丁浪漫;又如英國、德國那講求精準的嚴僅學術。不過我們最響往的,還是不論在人權、平等等方面,都已完美到極致的北歐!於是我們安排在這一整年間,放四個月到北歐裡,其中又有一個月是在荷蘭。事情就是在荷蘭發生的..

我們在阿姆斯特丹的郊區,去了一些為我們這種遊學生而設的旅館住。難得的是,阿姆斯特丹(雖然也是著名的性城、毒品之城)貴為歐陸的大城市,卻仍保有17、18世紀的古建築,人民的生活都比較優閒,不似紐約、倫敦的人那樣,匆匆忙忙~

說回我們住的那間旅館,它有點民宿,除了每人一間房外,每層都有個交誼廳。包租婆都是住在這裡的,而且每一晚,都會弄一餐豐富的晚餐給我們吃。包租婆是個4、50歲的女人,和一般對包租婆的印像相差不遠,她戴個眼鏡,生得圓圓、胖胖的,看起來就覺得好和譪、好慈祥了。

不過,包租婆還算有身材的,只是肉了一點..荷蘭人多數都是圓圓、胖胖的嘛!想不到,在我眼前和譪得像祖母一樣的包租婆,也會幹這種事~那天,我本來是和同住在旅館的外國遊學生們,一起暢游荷蘭的運河(要不是完美的運河工程,6成的荷蘭,早就被水淹了)。可惜,我剛剛又生病了,只可以乖乖留在房中..

我的房門剛好面向大廳,門又沒有關好,所以就望到大廳的沙花了..我一直沒為意,直到包租婆打開電視、躺在沙花上,我才知道的。我不是有心偷窺,只是實在太病了,就賴得下床去關好門~沒想到,就這樣給我看到好東西了!從我這裡望過去,見到戴著眼鏡的包租婆,穿著白底碎花的短衫、長褲,那短衫還有一點緊身,望上去包租婆的身材不算差,只是有個小肚腩而已..

「吱~」一聲,大概是旅館大門的開門聲,見到兩個東歐來的男學生,回到來了~「@#$%︿&*..」包租婆張開手,好開心的說了一堆荷語,好像好歡迎他們的..接下來,他們的動作就嚇到我了!他們一個彎下身的,便摸著包租婆的臉,吻到她嘴上;另一個就蹲了下來,雙手擠著包租婆的奶子,就把頭都堆進去了~

這一幕真的把我嚇到..他們兩個大男生,都坐到包租婆的身旁,吻她那個,貪玩的拉下衫袖來,讓包租婆膊頭都露出來了;另外那個,手還在奶子上,嘴卻吻到她耳背上~包租婆卻沒厭惡的,反而依舊長輩式的摸著他們的頭,我樹起耳朵的,拼去聽他們在說甚麼..

「我好掛住你們啊..」「我也好掛住嬸嬸呢~」說著,拉下衫袖那個(之後稱A君),又吻了包租婆一下,另外那人(之後稱B君),手已經搭在她的大腿,說:「我也好懷念嬸嬸的小穴啊~」

包租婆轉個頭來,笑著的對B君說:「快來,跟嬸嬸吻一個~」,B君立即就吻到她唇上..他們張開口的吻,舌都纏到對方口中,看到我好害羞啊!A君的手,這時就搓到奶子上,而且還一粒粒鈕的,解開包租婆衫上的鈕扣,讓她露出兩夥大奶了~A君一口吸著乳頭,B君也不吃虧的,蹲下來的埋首去吸,兩人爭相吸啜,包租婆被他們弄得好開心的,摸著他們的頭叫著:「噢,嬸嬸好舒服啊~」

A君吸了一會,手便抓褲頭上、拉開拉鏈,急急掏出雞巴來了..「噢,是肉棒啊~」包租婆驚喜的叫道,馬上就伏下身來,把雞巴吞入口中了!看到平日和譪的包租婆,現在竟替男生吸著雞巴,心中簡直說不出的奇怪~見包租婆已躺下來的,B君便順勢的扯走她的褲子,把包租婆都脫光光了..

他自己也脫下了褲子,爬上沙花上,雞巴在陰唇上磨來磨去..陰戶被他搞到濕濕的,包租婆耐不住了,叫著:「啊,我不行了..快給嬸嬸插進去吧~」B君聽了,便大力挺一下腰的,終於把大雞巴,插進包租婆的小穴了~「啊..」包租婆不禁叫了一聲,但馬上又吞著雞巴了。B君卻不停擺動著腰支,半隻燒鵝腿的抽插著她..

「唔、唔、唔..」包租婆被插得不禁哼著,同時,嘴卻在雞巴上吞吞吐吐的、為A君賣力的吸著~A君的手也搓到她奶子上,手指輕掐著乳頭,玩著那豐滿的肉團..看著B君的手,一直撫著圓潤的屁股、肥滑的大腿,搖著腰支,雞巴一下下的,不停插進包租婆體內,我心就「砰砰~」的跳,身子都熱起來了~

B君突然架開包租婆雙腿,壓下身、挽著她腰的,就把她抱起來了!「哇..酷拉拉~」包租婆不只沒反感,雙手還溫韾的挽在他頸上~B君抱著她坐在沙花上,還未趕得上動腰,包租婆已經抱緊他的、興奮得邊吻邊叫:「我要肉棒啊、我要肉棒啊~」,便瘋狂的搖著腰了..B君也受不了拉,伸舌的回吻過去,激烈的擺動著腰支,不停頂到包租婆的花心呢~

「呀、呀、呀..」大雞巴不斷捅進來,包租婆爽極了,放肆的浪叫起來~B君也沒閒著,埋首在兩乳之中,一邊抽插、一邊吸著奶子,手連屁股都不放過,享受著包租婆的嬌軀..A君看著,終於忍不下了,走上沙花上,把雞巴挺到包租婆的臉,要她吸雞巴!

「噢..真是壞孩子~」說著,包租婆還是替他吸著雞巴呢~看著包租婆被使勁的抽插、卻又晃頭晃腦的吸著雞巴,我陰戶就開始癢了,手不自控的伸到裙內,開始摔著小鮑魚了..看著看著,B君突然抽出雞巴,他們又換姿勢了~

他們扶起包租婆,A君馬上拉著她的屁股,讓她躺在沙花上呢~包租婆「嘻嘻」的笑著,開心的迎接雞巴..B君也挺著雞巴,往她的頭虜迫近,包租婆的雙手,也抱著他的屁股上,想也是給他吃雞巴吧。B君的屁股,卻開始前後晃動起來..噢,他不是在抽插包租婆的嘴吧!

「啊..嬸嬸嘴巴好厲害啊~」B君越插越興奮,一邊抽插、一邊瘋狂呼叫..我真的沒猜錯!他雙手扶著包租婆的頭,不停擺腰抽插,包租婆也把屁股越抱越緊,想必在拼命的吸啜;A君也不吃虧的,手在巨乳上亂搓亂撫,腰又急劇的晃來晃去,「啪啪啪啪~」的,雞巴不斷捅入體內~不知怎的,我看著看著便自己撫起來,手指還伸到小穴裡,慢慢挖起來呢..

「唔、唔、唔~」包租婆含著雞巴、同時發出歡愉的叫聲,她身上的傲肉,都隨著晃起來了..看著兩個結實的屁股,不停賣力的擺動,看著雞巴不斷抽插、消失在包租婆肉體中,包租婆被他們抽插得身體都晃動了,奶子也晃來晃去的,我不禁吞著口水,口咬著手指的自慰起來了~AB君也舒服得按耐不住,「呀~」「喲..」的叫著呢..

這樣的幹了一會,他們慢慢的停下來了..「再換個姿勢好嗎?」A君問道,B君也和應:「好呀,來吧~」同時對著包租婆說:「嬸嬸起來拉~」,B君抽出了雞巴,A君卻貼得她屁股更緊,雞巴留在她體內,讓她輕輕的轉過身、爬起來,不時還偷插兩下~「啊..」叫聲還未出口,嘴就被B君堵住了!

他們把舌都捲進對方口中,纏綿的糾纏著..A君開始擺動著腰支,雞巴再次一下下的,填滿體內;B君也坐下來了,他的嘴離開了包租婆雙唇,手微按著她的頭,讓她替自己吸著雞巴。包租婆一口就整支吞到嘴裡了~

「嬸嬸,你屁股好肥、好大..好舒服啊~」A君一邊抽插、一邊亂搓著屁股,包租婆「嘻嘻~」的笑著,繼續一下一下晃著頭的、吞吞吐吐的吸著大雞巴..B君撫著她的頭虜,靜靜的看著她,享受著她溫馨的吸啜呢~A君越插越急,腰就像摩達般擺動,「啪啪啪啪~」的,不停轟進包租婆體內..他抽插了幾百下,「呀~」的一聲,終於忍不住,伏在包租婆身上,洩了~

B君也受不了拉,按著包租婆的頭,不停搖擺著腰,抽插著包租婆的嘴呢!插了分多鐘,他就爬到沙花上,打著手鎗的,把精液都射到包租婆臉上了..這時,我也看得太爽了,不禁顫動起來,我按著自己的嘴,「嗯~」的一聲,就高潮了~

「胡,射好多精液啊~」包租婆一邊摸著臉上的精液、一邊笑著的說..B君拿了紙巾來,替她清理乾淨,就攤了在她身旁,三人便交談起來:「你們會再來嗎?」「當然~」「嬸嬸好開心啊~」「好拉,我們都應回房拉~」「等等..讓我幫你們吸乾淨吧~」說著又伏下身的,輕輕替他們吸著雞巴了~這次,我對歐洲的性態度,真的大開眼界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