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上個暑假,我去了同學享利的拉美屋企住,還玩了一個叫珍妮花的婢女,想回來也刺激!今年升了上大學一年級,又識了個英裔印商的兒子--施華施,我當然不客氣,也去玩一玩拉~我搭到印度機場,己經見到迎接我的紙牌....原來他竟然派了駕名貴房車來接我!



上個暑假,我去了同學享利的拉美屋企住,還玩了一個叫珍妮花的婢女,想回來也刺激!今年升了上大學一年級,又識了個英裔印商的兒子--施華施,我當然不客氣,也去玩一玩拉~我搭到印度機場,己經見到迎接我的紙牌....原來他竟然派了駕名貴房車來接我!

我坐了個半鐘左右,便到了他的大屋~我離遠看到他,他坐在椅上,一個工人撐大傘替他擋陽光,一排待衛列隊在後面.兩個待女替他撥扇,右邊一個女生挨在椅邊,托著一小盤雪卡;一個女生把葡萄餵到他口中,一個女生在旁邊,替他剝葡萄皮、去核....

我由搭飛機到坐車來,都有坐了快24小時了,累得快死拉~「甚麼時間食飯?」招呼也未打,我己經嚷著要吃飯了,施華施就吸著雪卡的說:「立即可以拉,你也上去換換衫,放低行履吧~」,正當我伸手去拿行履,卻拿過空的,原來己經有工人拿了....一個行履、一個背囊都給他們拿了上去~

我輕輕鬆鬆的上到房,卻又見到幾個女孩,一個拿著一個水盤和毛巾,另一個就拿著一套衣衫.拿衣衫的說:「這是施華施少爺,是給先生的,讓奴婢先幫你抹身吧~」說完,她們就走過來替我寬衣....我有些尷尬,但還是讓她們去寬~

她們一起脫我衣.脫完了,一個便蹲下要除我的褲,一個就己經扭好毛巾;到這個抹完,又換了毛巾,抹我的下身....天氣很熱,毛巾卻涼涼的,真是周到!她們連我小弟弟也抹得細緻,先抹大腿內側,再抹「蛋蛋」和雞巴....好在我也累了,挺不起來,不然就糗大拉!

到了飯廳,是一張電影才見到的十多米長桌,施華施坐了在主家席,我就坐了在對面.「啪~」他拍一拍手,奴僕們就開始上菜了~生蠔、椰汁雞、雲吞鵝肝、茄汁炒蝦....一共十味,我光看就流口水了!但就是不明,何解吃食飯都有兩排女僕,站在餐桌兩旁?只見施華施手輕輕一指,就有個女僕去滔雲吞給他....原來如此!我們身後還有一個捧著紅酒的呢~

「你家這麼多工人,支出不就是很多嗎?」「不,如果只計薪金,一年才一百萬美金~」講得真輕鬆....我自己心裡計算:「一百萬除一千,即是每人一千;除十二個月....當除十好了,每人每月不是才一百美金嗎?」「當中不少是欠田租扣債,這些每個月扣50塊就可以了~」他還提醒我~消費水平這麼低,怪不得美國現在開始有人,要到亞洲退休拉!

我繼續盤算:「如果我只請十個人,每年才花一萬;當我拿著40萬退休,加了其他生活費,都可以享受20年啊~」....想著想著,都不禁笑起來了~

吃完這一餐,施華施就叫了我去沖涼~哇!他家的浴室,跟羅馬的沒兩樣吧?!我們脫光光,就下去浸浴了....不久,又有幾個女孩進來~經過剛剛如此奢豪的一餐,我己不太驚訝了~但我有點好奇,便問:「怎麼她們一進來頭髮就濕了?」「她們這種低等人,當然洗乾淨才能進來拉~」他的回答弄得我很尷尬,他還大聲的問:「我說的有錯嗎?」「少爺說得對,奴婢的確污濁不堪,不清洗就不能與少爺共浴了~」她答得如此恭敬,這真是男人天堂啊!

她們一共進四個,都落了浴池;兩個在他左右、兩個在我左右,手塗了清潔液,就在我胸抹著....雖然她們沒有挑逗,但玉手在我胸前,不停的抹,摩擦著我乳頭;慢慢再抹到腹肌,奶子又不為意的壓到臂上,我快受不住了....

我拉開話題,說:「你不是說,你有帶過女朋友來嗎?她在時,你也敢這樣嗎?」「敢,她也一起洗呢~」他的答案總是令我驚訝....他還興致勃勃的要講下去:「你知道嗎?羅娜每天都要按摩,尤其保養奶子那一種....有次我吩咐她們提供進一步服務.她們用口用舌的,替羅娜清潔全身一遍,羅娜就開始敏感起來~在我的指導下,她們打開羅娜雙腿,就伸舌....」

聽著這樣色的事,雞巴就不禁抬起頭了~「呀!」雞巴突然被握住,我不禁叫了一聲....是剛好抹到雞巴吧,剛剛這麼大反應,害得我有點尷尬了~

但慢慢的,她的手上上下下的,就像套弄一樣....過了幾分鐘,我雞巴如鐵般硬了,突然,她低下頭,一口把雞巴含了進去!「她怎麼....」「主子有需要,是她們的責任~」我望著那女孩,她的櫻桃小嘴,免強吞下了雞巴;她嬌小的身型、稚氣未清的臉蛋,服待虎背熊腰的我、吃著大洋腸,令我自覺倍感「雄偉」呢~

這時,另一個女孩便也低下頭,伸舌舔著根部、「蛋蛋」~快感源源不絕的,開始佔據了我的思想,不自禁的的站起身,按住她頭虜,抽插她的嘴了!她本來吞下雞巴,己經有些困難,現在我「啪啪啪啪~」的,擺腰亂插,她就更辛苦了....

她卻逆來順受,臉上看不到絲毫皺眉~這樣溫馴,竟然激起我的獸性!8吋的雞巴,硬塞進喉嚨,亂戟著食道;腹肌每次撞到臉上,直到發射一刻....頂了百多下,我終於支持不住,要高潮了!我便的把精液,一次過的射進她喉嚨裡....我抽出雞巴,「呀~」的叫著,滿足的坐在池邊,卻見她竟然「骨~」一聲,把精液全吞了~我嚇了一下!印度人不是很保守嗎?「她....她怎麼會吞了?」「她不吞,難道我們浸精水嗎?」看他答得多麼輕鬆~

經過這麼刺激的浸浴,我己經夠累了,一攤上床就死了一般~不過想回來,剛剛那一泡精,都忍了一星期拉.今次不用糟紙巾裡,反給女生吞清光,真是光想也興奮!

就他這座別墅,己經有半個香港島大了!大屋就有會展大了,上百個屋間,真不敢相信呢~歐洲式大屋前面又是歐洲式的園藝設計,還有個噴水池,由大屋門口到整座別墅門口,都有一公里遠!仲一個幾個洞的小高爾夫球場,大屋一帶往後是個果園(他吃的葡萄,應該就是這裡出產)、小農場,也有一個泳池.他家中車就有差不多二十架了,聽說甚至有個直升機,方便他爸到附近產業視察.因為別墅太大,他也會騎馬,馬也有十多匹....

光是打理園藝(連高爾夫球場也要,而且全人手!)、保養房車、直升機、馬伕等,己經幾百男工了;負責果園、小農場、每天摘花送果到來的女工又幾百人;而在大屋清潔、煮食、照顧起居的又上百人,連他請回來的名廚,都有幾個人給他差使~

粗略的計算,為他一家打工的印度人己有十數萬了!還不計投資在外國的企業呢~其實投資在印度的歐美商家很多,只是很少會住在印度....這我倒不明白,這裡有皇帝般的享受!我之前也到過享利屋企(見<拉美婢女>),雖然都是大莊園,工人都有幾百,但感覺就是沒有這裡奢華~印度人那種卑躬屈膝的程度,真是其他國家沒有的!

印度自古以來都是世界的文化、人口、生產大國,在英國統治前,gdp一直佔世界四分一!因為英國對本土手工業的打擊,到印度獨立時,gdp己只有世界的4%....現在,印度雖然發展勢頭強勁,但貧富懸殊、發展不均,農業、手工業的人口仍佔6成,但只佔國家收入的一成半;佔人口兩成的工業,是國家收入的四分一,其他還有各種服務業....不過從事電子等行業的專業人士,人口不到一成,但收入就有國家的四成~

印度人8成人信印度教,這又和種姓制度有關,令印度人十分認命.種族上,印度西部多次受突厥人、西亞人,甚至蒙古人入侵,樣貌都頗近阿拉伯人,所以信仰上也是伊斯蘭教~

施華施的家在中印,人種是土著成份較高的「黑印度人」,同時又時講得流暢英語....更好的是,又是印度教地區,而且重男輕女,所以女性服從性極高~印度人口呈鈍角等腰三角,青少年人口最多,而且人口#迫又窮,所以這裡的少女,都搶著要到來打工....取錄率得幾%,而且多是家裡欠田租,到來打工扣債的,怪不得施華施的女僕,個個都得20左右、那麼標緻拉~

第二天晨光照過來,把我弄醒了,我摔摔眼睛,才發現有四個女僕己站在床邊~「你....你們在這裡幹甚麼?」「奴婢己經替先生準備了毛巾和水,請先生先洗過臉~」我看真一點,她們的確拿了毛巾等東西來....
正當我想起身洗臉,其中一個就托著水盤,打側的跪在我面前;另一個拿著鏡子走到我面前;還有一個手掛著毛巾的....這太誇張了吧!我洗完了臉,她們就遞了上了牙膏的牙刷、敕口杯給我,同時又換了個空盤給我吐水~

我之後下來了,施華施就在大屋對出的草地上,喝著鮮橙汁、食三文治.我也坐下來,各一個工人替我們撐著大傘~「我今天出城玩,你去不去?」「你是主人家麻,我住你的、吃你的,還有甚麼話可說?」「好吧,那現在就起行~」「現在?」「是啊,帶你去玩些好玩好刺激的東西!」

我們坐了半個小時,就到了省城....原來他是去,是印度二世祖最喜歡的運動--跑馬~出席這種場合,總要有個女伴的,他替自己和我各安排了一個....他的那個我好像看到,在寶萊烏有點名聲的!跑完了馬,他就和他的二世祖朋友吹水....他們談的,不是之前買了甚麼紅酒、跑車、遊艇,就是之前上了那個女星、看中那個(當著女伴面說啊)~

由中午開始,他們都一起吹水、喝酒、去玩....老實說,這樣的生活美國過不到嗎?尤其今次我就像跟班一樣....我急不及待回去,當土皇帝呢~結果,施華施要到第二天中午才肯走.

就在回程途中,施華施又吹起水來:「這裡就是有一樣不好....沒巨乳麻!」「倒說的對,因為這些印度美媚都太勻稱了,不會有大到讓人反胃的巨乳、沒瘦到見骨的骷髏....」聽到這裡,施華施己經沒好氣了~哈哈,終於換我讓他啞口無言了!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一屋美僕,還只記掛美國的胖妹,真是不折不扣的「匈奴」呢~

回到大屋,那晚吃完飯後,施華施神神秘秘的,說有驚喜給我~等我回到房間,一開燈,就見到還有左右十二個女僕,排在床的兩旁,豪華極了!「驚喜了吧?就是知你喜歡奢侈感,今次就都滿足你了~」施華施一邊說一邊走進來....他說得對,這種虛榮感實在太爽了!

他說著的同時,兩個女僕己經服待我坐在床上,把我的腿也托上去;另個兩個,便躺在我手臂上,開始替我寬衣....我望向施華施,原來他己躺在椅上,兩個女僕蹲了下來,同步進行著~我還是少理他,專心享受好了!我看著左邊一個,她察覺到了,就立即自動送上香吻....嘴只吻到唇上,好害羞呢~我再望另一個,也是送個香吻;她們的嘴裡,彷彿也有絲絲甜味呢~

我的手也不客氣了,開始放肆游走,撫弄她們的小小奶子~之前是施華施說倒不覺,現在用起來,真的覺得奶子有點少....新陳代謝太好了,脂肪儲不起嗎?還是吃不夠?

在我吻著、撫著時,原先待我上床的兩個,己經替我脫好褲子,現在卻把我的雙腿托起!到底要幹甚麼?她們申出舌的,就往我腳趾逢的去舔~她們一時更啜著腳趾,甚至舔舔我的腳板,癢癢的,實在好舒服呢....又一個女僕,在右邊爬上床,頭往我跨下一低,便吸著雞巴了!她雙手借力的挨我腰上,舌在龜頭上撩著,再慢慢的吞下去~雞巴不知不覺的,便在她嘴裡脹大了一倍....

突然,我的屁眼又多了一條舌頭在舔!我想望去,但我左邊的就前來吻我;右邊的,己經伏在我胸前,手口並用的,撩玩我的兩黟小奶頭....算了,不看就不看吧!那女的,還撐開我屁眼的舔;吸的更「啜啜啜~」聲響,頭上抬下衝的,猛吸不放;加上嘴上、胸前的兩顆小嘴,真的太爽了!己經6個女僕在服待我,人生曾經如此,都不枉此生拉~

「啊,好正呀~」我實在忍不住了,爽得叫了出來....忽然間,她們都好像停住了~我打開眼看,只見抬腿的放了手,含的、舔的都慢慢退下了....

「她們為甚麼就這樣退下?」「她們不乾淨,不能騎上來的,讓你吻得放心麻~」我半懂不懂的....另一個更美的,突然爬了到我身上~這個真是非一般的美,明亮的雙眼、桃紅的小唇,光看就讓我著迷了;她扶著雞巴,身體便慢慢坐下來!我舒服到不得了,她這時就把唇印下來,輕輕的吻著我~現在我才想起,之前兩個,是因給我吸過雞巴....連做愛都那麼講研,真的太奢侈了!(看來女僕也有分等級啊)

我的左右都讓開了點,讓那美女按在我的胸上,開始搖起身來~她很敏感的歪一歪項,真的太可愛了....她的小穴很窄,把我的雞巴緊緊箍住;搖起來卻也不賴,不繼扭動著蠻腰~看她閉上眼、嘴唇半開,發出「咿~呀呀~啊....」的叫聲....實在太性感拉~

面對這種美女,我的腰不能自控的,開始往上的頂....「不要動啊,要她們服待你啊!」被施華施罵了一句,我唯有乖停下,三個女生卻更賣力~美女按雙抱著我的頭,就跟我舌吻了,腰同時擺得更凶;左右也伸舌的,同步舔進耳窩....可惜我己無暇他顧,把美女抱在懷裡,讓她的小奶子壓下來,享受著她的擺動~扭了三千多下,她於受不了,全身都打著顫;我也棄守陽關,我在她的深深處,把全部的精液,都放堤出來了!

我高潮了後,「美女」便爬起身了,原先兩個女孩,給舔、吸乾淨剩下的精液....之後還細心的,把我全身抹乾淨,當然,抹雞巴就抹得特別細緻、乾淨拉~

正當我累了攤在床上,女僕們替我清潔乾淨,就退出房間了~我望向施華施,才知他也己經完事....「她們這麼快就走?」「不快了,都半小時了~」「但我才一次....」「印度有個古老的智慧--一晚只可以一次,不然會傷身的~」話說回來,雖然那晚只有一次,但感覺比做「一夜三次郎」時還累呢(才弟不才,還未練成「一夜七次神功」).

之後,這種玩意大概每兩三日,我們便玩一次....如果天天也這樣,我怕自己的身子不住呢~不過,因為「主子有需要,是她們的責任」,有時不心勃起了,如更衣、洗澡時,她們就會自動的,用口給我弄一次,都不知多少次了~

講真的,負責大屋的百多個女僕,不要說記不住那個叫甚麼、這個叫甚麼,連上了多少個,我也搞不清楚了....在暑假過了大半時,有晚我睡不著,坐在書桌前,望著#外發呆~

我從三樓望下去,剛好就望到廚師的房.雖然這廚師是印度人,但本來是在省城的西餐廳工作,是施華施重金禮聘過來的,所以待遇也不差....等等!啊,那傢伙竟然壓在一個女僕身上~他把女僕的頭壓在桌上,就不停擺著肥肚子,抽插那可憐的女僕....女僕還穿廚師裝呢!那廚師真懂享受呢~

我第二天說給施華施聽,他卻無關痛養的答:「那女的,就是安排給他的麻~」,想想,連當高級下人都有這種福利,這裡真是令人樂而忙返呢!快活不知時日過,很快我們就開學要回美國了,施華施聽得我的讚美太多了,反問了一句:「真的那麼好嗎?我倒喜歡美國多姿多彩~」可能美國的多姿多彩,是比較吸引人,但是成千人以你為主子的虛榮感,美國就找不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