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意識回來後,一張開眼,是我的房間的天花板。難道是做夢嗎?不會吧,沒有夢會那麼真實。我拿起床邊的手機,想打給肥東,結果是「此號碼未有登記,請查清楚再打過......」
 
肥東的電話怎會沒有登記?今早打過給他鬧他遲到。我連忙爬下床,走出房間,家裡卻空無一人。平日晚上八點我爸媽都一定在家,追看TVB的無聊處境劇,我再看一看窗外,街上也是也是空無一人。要知道我可是住在嘈雜的旺角西洋菜街的唐樓,平日廿四小時外面也總有噪音煩擾着我們,現在開了窗卻竟然格外的死寂,安靜得可以聽到蚊子的拍翼聲。這種種的異常使我的不安感油然而生,此刻我只想聽聽人類的聲音,我瘋狂地撥打電話簿中的號碼,每一個也沒有登記。不安感覺漸漸在我心中擴散,寒意遍佈全身,使我做出了瘋狂的決定,打999報警。
 
「嘟.....嘟嘟.....」終於不是跟我說沒有登記了,我心情高興起來。
 
「9.9.9.報.案.中.心,請.問.有.咩.可.以.幫.到.你?」對方逐個字吐出來,聲音就如機器一樣。
 
「旺角嘅人好似突然消失哂咁,請問有咩事發生咗?恐怖襲擊啊?定咩事啊?」難得可以接通電話,我沒有理會那把有如機器的詭異聲音。
 


「啲.人.無.消.失.哂,只.要.你.搵.下.就.有.可.能.搵.到,不.過.小.心.唔.好.搵.錯.人.啊。嘻.嘻,祝.你.好.運,嘻.嘻。」
 
「嘟.......」電話就這樣掛斷了......

我強忍着全身的顫抖,跑出了屋外,在街上一直狂奔,希望找到任何一個活人。我在暢通無阻的西洋菜南街街頭跑到了永隆銀行中心,途中只有違例泊車的車子,依舊開着門的店鋪,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不斷的狂奔暫緩了我的恐懼,取而代之的是大腿的酸軟和疲勞。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我在過山車上會突然回到家裡?所有人好像消失了一樣?還有...那個恐怖的報案中心又是怎麼一回事?我只是一個普通不過的大學生,為甚麼這種電影才有的科幻情節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的沉思很快便被打破,是我的電話響起了,沒有來電顯示。經歷剛剛那個可怕的報案電話後,我內心爭扎着到底接不接這通電話。接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又是可怕的聲音和內容,不接的話,我可能會錯過了唯一接觸活人的機會。
 


最後我接了這通電話。
 
「喂,你係邊個?」
 
「請問你係咪人啊?」對方的聲音是一把清雅動聽的少女聲音,和現時的恐怖氣氛格格不入。
 
「我梗係人,你係邊個?」
 
「我都係人嚟架,請你唔好收線,我好難得先打到俾一個真人。」
 


「咩意思?」我問道。
 
「我打親所有電話都係沒有登記,所以我咪亂咁試電話號碼囉,試咗幾個鐘頭終於有人聽。」原來少女的情況和我一樣。
 
「你知唔知個世界發生咩事,點解啲人好似消失哂咁?」
 
「我都唔知啊,我琴晚同朋友慶祝完生日斷咗片,一醒返就嚟咗呢度啦。」少女回應道。
 
「咁不如我地一齊行動,起碼有個照應。」我建議。
 
「好啊!多個人冇咁驚。」
 
最後我們相約在朗豪坊見面,少女說她住在油麻地,應該很快會到。
 
我穿過了地底的旺角站,再回到地面,不一會便到達了朗豪坊。這裡燈火依舊通明,所有店鋪也開著門,但是一個店員也沒有,通天電梯依舊運行,但一個乘搭的人也沒有。商場裡就只有我的腳步聲,寧靜得令人毛骨悚然。


 
過了一會,我看到一個纖瘦的身影在四處張望,不是電話中的少女又會是誰。我帶著三分警戒慢慢走近她,仔細一看,她的一張尖尖瓜子臉,白皙的膚色和她的淡淡紅唇可謂絕配,高佻的鼻子猶如經天工巧手創造之物,再加上一雙雙眼皮的明亮雙眸,相信無一男人不為其心動。可是在這個時勢,相信你也會跟我一樣,看到如此的美女也不會高興。
 
「你好啊,我叫Joey。」少女率先開口。接著她一口氣將她的經歷也告訴了我。原來她昨晚和朋友興祝生日後便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後她一直留在家中打電話直至打通給我。
 
「我叫阿朗,玩完過山車斷咗片就嚟咗呢度。」沒有戀愛經驗的我不敢直視Joey。
 
「好彩打到俾你咋阿朗,唔係得我一個都唔知點算好。」Joey淡然一笑,不足以傾國,也足以傾城。
 
「呢個時候你仲笑得出嘅,成個世界得返我地。」我苦笑道。
 
突然,一個黑色人影在遠處閃過,我立即追向「它」,「它」也立即逃去。當我追到Cinema City外,「它」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Joey亦隨後趕到。
 
「追唔追到啊?」Joey喘氣問。
 


我擰擰頭。
 
正當我們以為線索中斷後,Joey發現地下有一張紙,應該是剛剛那個黑影留下的,上面寫着
 
We play a game.
To survive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