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那幾天,我們去了很多名勝地方,如以前土耳其蘇丹的皇宮、清真寺等等。到了第四晚黃昏,艾哈狄跟我說:「先生,你覺得累了嗎?」「累了,怎樣?」「累了就不如去洗個澡吧~」「洗澡?」「是啊,來土耳其怎可不試土耳其浴?!」是啊,我連這個也差點忙了....「而且....」艾哈狄己經淫笑起來,我便問:「甚麼呀?」「先生去了就知道拉~」

我們進了浴堂,就換了毛巾,分別的各入了一間浴室。和之前在電視中看的一樣,整座浴堂內內外外,都鋪上了雲石,其實看上去,也十分鏜煌的....除了我們歐洲外,阿拉伯國家的建築也算一流啊~

「登登....」應該是個土耳其浴技師吧....啊!是個女生?!「先生,我是你的技師~」我還不知怎樣反應,她便說:「先生,請轉身吧~」。我聽她吩咐,伏了在雲石床上~她坐在我背上,腳撐著我屁股,便捉著我的腳,往後一拉....啊!拉得我很痛啊,不過也蠻爽呢~拉完我兩隻腳,她又換成跨在我背上,一膝跪在我腰背,再捉著我雙手一拉....啊!又一下了~

之後,她又用手肘頂住我背,另一手用手肘箍著我頸....啊,她胸也輕輕壓下來了~「勒~」一聲,把我的頸鬆了一鬆....跟著,她開始用手刀,劈鎚著頸背、膊頭,慢慢也按摩起來了。

她繼續「啪啪勒勒」的,替我的全副根骨鬆過一次~「請再轉身吧,先生~」,我於是又轉過身來....啊,她怎麼脫了上衣?!我還未回過神來,她就向我潑了桶水~她的雙手,又馬上在我的身上抹動....「你....你在幹甚麼?」「剛剛的是拉筋、按摩,現在是洗的部份了~」,雙手還繼續在我胸上遊動~
她拉起的手,便抱在胸前,用身體磨擦著~她整個人騎上來,下陰磨著我腋下;可愛的乳房,磨擦著我手肘;手碗則放在她頸上....這是多麼的爽呢!磨完我一對手後,她就磨我的一雙腿了~

她把我的腳掌,按在她奶子上,不斷輕輕磨著;她身體猛烈的擺,下陰便在我大腿上磨了!這種挑逗,實在令我受不住拉....還不只,她坐起身來,整個人壓了到我身上~她全身貼著我的扭,小奶子更在我胸前磨動,小奶子軟軟、彈性的,磨得我好舒服啊;小腹也不停擦著雞巴,滑溜的肚臍、大腿彼此交替,在雞巴上磨動,擦得我都硬透了拉....

「先生,要不要進一步的服務?」「呀....甚麼服務?」「這個~」她捉著我充血的雞巴說,我臉都紅了,但還是答道:「好....好啊....」「那要一千塊美金啊~」「下....」「不要的話,就可以沖水了~」「不....我要~」....幹,這根本是搶錢吧,我的雞巴都給她弄脹了,還可以不要嗎?

她笑了一笑,便滑下了身,讓小奶子在我雞巴上摩擦~雖然她己經用身體磨過,但用乳房就是不一樣!看著銅體前前後後的,在雞巴上不停擦著,感受著她柔軟的身段,真的讓我好有衝動啊....忽然,她一口就含下了雞巴!

她吸了兩下,又吐出來,伸舌的舔著、撥玩著龜頭,又再吞回去....她兩手箍著我的大腿,頭便上上下下的、埋首的吸,吸得「啜啜啜啜~」聲的;她把整支也吸進去,龜頭都頂進喉嚨,還越吸越賣力的,真的好舒服啊~太爽了拉,我忍不住按住著她的頭,輕輕的擺著腰了....她手也開始動起來,摸著我的屁股和腰!她前面吸著雞巴,手卻在後頭的摸我,還真頑皮啊~

「啊....」再吸下去,我就要發射拉!就在這一刻,她就吐出了雞巴,舌輕輕的舔著根部....很有經驗呢~但我也忍不下了,問著:「可以開始了嗎?」,她聽到也醒目的爬起身,立即騎在我身上~
我這時也坐了起來,她跪在我上面,便手按著雞巴的,坐了下去~是因為泡泡吧,雞巴很容易便滑了進去....我們就在那些泡泡中,幹了起來!屁肌圓圓、軟軟的,撞下來都很舒服,而且每下都把雞巴撞進去,深深插入她體內,爽極了呢~她一直擺著屁股,手卻慢慢的,游到我胸前,有意無意的,撩玩著我乳頭呢!

看著她用力的搖,讓屁股撞下來、雞巴深入她體內,小奶子都晃動著,真的很艷麗呢!我便不禁的吻了她嘴一下~她突然停了下來,望著我....「糟....我是犯了甚麼禁忌了嗎?」我正在擔心,她卻又回吻過~

她好像更加放了,笑得燦爛的一邊吻我,一邊擺著身體~我也配合起來,不停擺腰的往上頂....雞巴不斷頂進她體內,呼吸聲在我耳邊響起,屁股繼續撞下來,奶子又在我胸前#著,簡直是三重受呢~她越搖越急速,自己也半叫半喘的「啊~啊~啊~」,猛烈的狂擺腰支,還緊抱著我,銅體也緊貼著我的磨著....太爽拉,我真的受不了,「啊....」的叫著,就在她的擺動中發射了!

我們高潮了後,她還一直伏在我身上喘息,直到幾分鐘後,才站得起身來....她服務也有始有終的,替我舔乾淨雞巴剩下的精液後,還細心再給我跨下沖洗多一次~正宗土耳其浴就是不同,特別爽的呢!就在洗澡後的第二天,我就離開土耳其,回美國去了~其實我也不想,只是洗完澡後,我剩下的錢財,才僅僅可以付艾哈狄的薪金和買機票....不過,這倒也很值得的呢!一個肚皮舞舞孃、一土耳其浴技師,那靈巧抖動的屁股,貼身洗淨、呵護身體的技巧,都一定會留在我腦中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