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在手中轉啊轉,小孩約瑟正因家課而煩惱著。
    
    玄關傳來鎖頭被扭開的聲音,小孩約瑟被嚇得跳起來。完蛋了,媽媽提早回來,家課還未寫好啊。
    
    推門内進的是一名陌生男子,黑皮膚,短髮,穿衛衣衣,臉戴半面罩,右臂包著石膏掛在胸前。
    
    「你好。」大人約瑟說。他步向小孩約瑟,每一步都沉重而應聲。他在小孩約瑟面前停下,伸手入衣袋翻找,掏出一罐可樂放在桌上。
    
    小孩約瑟目定口呆,眼前的景像太超現實,令他完全做不出反應。
    


    大人約瑟把易拉環拉開,又掏出一本漫畫書放下,「靜靜的待在這兒,我想到房間裡打擾一會。」他豎起食指比了比。
    
    小孩約瑟點點頭,除了這樣,他還能做甚麼呢?
    
    大人約瑟往房間走去,推開門,深吸一口熟悉的空氣。他坐到軟熟的床上,背靠著牆。他舉起手,於牆上輕敲兩下。
    
    「在嗎?」
    
    約瑟的頭倚著牆,細耳傾聽牆中一陣慌亂的聲音。
    


    「我是約瑟的朋友。」他說。

    回應的只有沉默,約瑟等了一會,才再開口道:「你喜歡聽故事吧,我帶來了一個故事。」
    
    小孩約瑟躲在門邊偷看,約瑟假裝沒看見,小聲的把故事娓娓道來:
    
    「在一條村子中有一頭小狗。小狗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他們天天一起玩,無所不談,共同渡過很多快樂的時光。

    有一天朋友被壞人打傷,全家為了療傷而搬到很遠的地方去。小狗因為沒有好好保護朋友而自責,暗自發誓要守護村子,不能再讓悲觀發生。小狗長大後成為守衛,兌現兒時的承諾,擔起保護所有人的責任。
    


    有一次,小狗犯了錯,他傷害了無辜的村民。仲使他是為了擊退壞人才誤傷村民,村民仍然把他當成了壞人。不管他以前幫過多少人,多少次為對抗外敵而奮不顧身,村民依然把他當成十惡不赦的壞人般指責。
    
    村長給小狗一個贖罪的機會。他要小狗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辦事,這件事對村子有莫大的益處,村民們一定會很感激小狗。小狗很努力,他很快就把事情辦成了。
    
    他準備回家時收到了村長的信,告訴他村民們還未原諒他,他必須去更遠的地方做更多的好事,才能獲得村民的原諒。
    
    小狗相信著村長,他一次又一次的完成村長指派的任務。森林、沼澤、高山、平原、小鄉村、大市鎮、海邊、沙漠、雪地,聽著陌生的語言,見著陌生的人。到了很多從未想像過的地方,踏遍無數的人間天堂和人間地獄。途中經歷的喜劇還是悲劇,都未曾動搖過小狗的決心,他深信跨過所有難關後,回到家,自己就能忘掉過去重新開始。
    
    經過無數的年月後,小狗來到了一個和自己的村子很像的地方,不,原來這裡就是他的村子,他離開的時間長得使他把村子都忘記了。雖然他回來了,可是,村民都忘記了小狗,小狗也一個人都不認得,他想回去的村子已經不復存在。沒有人知道他為村子付出了多少,他得不到感謝,亦得不到寬恕。

    小狗勞碌了一生,最後甚麼也得不到。」
    
    「真是可憐的小狗。」
    
    牆後傳來一絲聲音,是天使在說話。


    
    「村長呢?小狗有沒有找村長?」
    
    「村長從頭到尾都不是真心幫助小狗,他只把小狗當成一件工具。」

    「這也不是壞事呀。」

    約瑟頓了一下,「何以見得?」

    「村民都不知道他的過去,他可以重新開始呀。」

    「對,他獲得了重新開始的機會。」

    「小狗在旅途上學到好多東西,他可以用這些東西幫助村民。」



    「是的,說得沒錯。」約瑟笑著,牆後的女孩總是那麼耀眼。
    
    「小狗之後怎麼辦?」
    
    「之後……沒有之後了……」
    
    「小狗應該有個結局,故事要有結局。」
    
    約瑟想了一會,說:「這是一個好結局。」他說,「小狗找到一張熟悉的臉孔,是小狗的兒時朋友,她在小狗離開的期間回來了。不過,和其他村民一樣,她也忘記了小狗。小狗沒有因此灰心,小狗之所以能支持到此刻,全因他從未放棄過一個荒謬的念頭:只要繼續前行,終有一天能與她相見。仲使世界充滿荒謬,也不盡是不如意的事,必然會有好事發生的。」
    
    「他們會再次成為朋友嗎?」
    
    「一定可以,也許要花點時間,但已經沒有事情能分開他們。」
    
    「這是一個好故事。」


    
    「那就好了。」約瑟低頭看錶,「時候不早,我要走了。」
    
    「你還會來講故事嗎?」
    
    「以後還會給你講很多很多……」
    
    「好期待啊!」
    
    「再見。」
    
    「拜拜。」
    
    約瑟爬下床,小孩約瑟欄在門口,他的雙眼中沒有絲毫不安和恐懼。
    


    「叔叔是好人嗎?」
    
    約瑟蹲下來,看著小孩約瑟,「你認為呢?」
    
    「看來好惡的叔叔請我喝可樂,送我漫畫,跟她說故事,叔叔一定是好人。」
    
    「人是很複雜的,不能只用好人和壞人來區分。有做壞事的好人,也有做好事的壞人。」約瑟看著似懂非懂的小孩約瑟,說:「我傷害過很多無辜的人,我不是好人。但是,這是能拯救其他好人的必要之惡,我甘願成為壞人。」
    
    「很難懂,我不懂。」
    
    約瑟又再看錶,他摸摸小孩約瑟的頭,「沒關係,不懂也是一種幸福,我希望你永遠也不要懂。」他站起來,走出了門口。

    關上門的同時間,隔鄰的門打開,走出一名成年男子。好像察覺到甚麼,男子轉過頭來,盯著走廊盡頭好一會。確定只是心理作用,男子開始鎖門。
    
    利用五維電腦能於任何角落顯現的特性,將影像投映到對方的視網膜上,使一般人看不到處刑人的幻霧系統,現在正運行中。
    
    只有約瑟能看見的顯示屏浮在他的身邊,標示著面前這個男子的一切資料,由履歷表上常見的項目,到各種不能示人的秘密,巨細無遺。
    
    不用這些資料的提醒,約瑟都記得這張永世難忘的臉。那件事發生後,霸佔各大報章和媒體的那張臉。
    
    約瑟第一次憑自己的意志想殺害一個人。

    腦海中已想定一打計劃。和以前一樣,利用幻覺製造意外。將面罩戴到那個男子面上,把他的死固定在時間線,除他之外的世間一切都會因時空連續性而改寫。只要這個人死去,牆後的女孩便能得救,自己也不會踏上不歸路,『約瑟成為處刑人』這一事實消失,被殺害的女性便能重生,一切將重回正軌。
    
    以一個人的性命來換取整個世界,為大多數而犧牲小數,到頭來自己也是跟著TypeO的意念來走。在這百年的流浪中,自己真的甚麼也沒得到,就只是一件殺人工具?
    
    不。
    
    不是處刑人,也不是瑪利亞殺手,而是約瑟。他要依照自己的想法行動,打破這段殺戮輪迴。
    
    今夜,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去拯救。
    
    男子把門鎖好,鑰匙收進口袋,往樓梯走去。
    
    約瑟轉身,往反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