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是約瑟,12歲,舊居發生火災,暫住臨時收容中心三個月,像皮球般在幾個寄養家庭中住了半年,現在和媽媽搬到了城市另一邊的新居展開新生活。
    
    今天我要到新的學校上學,媽媽要上班所以不能陪我。雖然很害怕,但我需要堅強,盡快融入新環境,不能讓媽媽為我擔心。
    
    我坐在巴士站的候車坐位上,側旁排第一的是個大叔,他正在專心讀報。我百無聊賴的擺動雙腳,靜靜的等待巴士到來。
    
    一輛白色廂型車在巴士站前停下,駕駛座上一個油頭粉面的男人向巴士站揮手。
    
    排第一的大叔把報紙收起,看著他佈滿傷疤和皺紋的臉,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氣。
    


    大叔看向我,我全身僵直,他看起來好凶惡。
    
    他微微一笑,以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
    
    「保重。」
    
    留下莫名其妙的一句,大叔搭上了廂型車離去。
    
    我呆了一會,才跳起來,坐到第一的座位上。
    


    巴士還未到,朝早的馬路很清靜,使得任何聲音都格外明顯。
    
    注意到節奏性的敲打聲,我轉頭,是來自牆後的。
    
    「哈囉?」
    
    敲打聲停下,女孩從牆後走出來。
    
    「嗨。」女孩的聲音嬌的的,很可愛。好像有點耳熟?
    


    「你在做甚麼?」我問。
    
    「純綷打發時間。這兒平常只有我,你是誰?」
    
    「我們昨天搬來,我叫約瑟。你呢?」
    
    女孩可愛的臉閃過一絲驚喜,她坐到側旁,感興趣的打量著我。
    
    「我的名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