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現代社會充滿不公, 民怨四起,人民卻礙於權貴弄權,敢怒而不敢言。 資訊發達卻滿佈謠言,資訊平台淪為宣傳工具,互相指罵; 代議士被選中卻不為民請命,權力淪為有錢人的手段爭取自身利益最大化 這就是 楊騫 所身處的 香城 現狀。 進化論所主張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這個顛撲不破的道理,早已在楊騫小時侯根深蒂固。 他相信,只有變強才能在社會立足,繼而打破常規,改變他所認為不公的事。



古往今來,無論野史或正史,都會為將來能成為大英雄或身處高位,位高權重的人記錄其出生所發生的事蹟。

古有相傳岳飛出生他的母親早已夢到,醒來有大鳥在屋上空盤旋不走,故取其名為飛;現有鄰近華國(注:香城的主權國)不遠的北朝領導人各種神仙般的描述。對此,真與偽已無從稽考。
但縱觀歷史,為他們蒙上神秘面紗總有一種令人民深覺這個人是天所任命,不能扳倒。

在一九八零時,楊騫出生並沒有多大麻煩,除了他的爸媽要為了生活費及一切住院費所擔憂而奔相勞碌,只是普通的一個嬰兒出生,出院。

在一九八五,楊騫的爸媽是在一家在旺角的小食店的東主。生活稱不上富貴,但總算三餐可以溫飽,他們亦無多宏遠理想,只希望楊騫能夠有一技之長,不用為將來生活擔心。

可惜好景不常,生意得到該區黑幫的注意,這一天有一位頭目龍哥帶了五位手下來到店前。



龍哥: 「喂老闆,生意幾好啊,排長龍。搵唔少啦。但係錢就搵唔哂既,有時都要同班兄弟齊齊搵咁先好架嘛。就咁既,呢區治安唔好,你知架啦,如果突然有一日好多人係你鋪頭面前打交,斬人就唔好啦。不如就咁啦,我同班兄弟都做開呢類保護工作,見係你,一個月收返你二千,保證你無煩惱。

楊父當然明白這就是「收陀地」但楊父生平最痛狠這種不公義規則。但礙於妻子在旁,仍強裝和顏悅色道:「龍哥,多謝哂你同班兄弟先。我鋪頭賺得雞碎咁多。日常開支都係岩岩好,加上我地呢度大家都好好,唔會有咩嘈交既。」

龍哥突然惡瞪楊父,冷冷道:「你個仔楊騫應該就放學啦? 治安唔好好易比人帶走,你去唔去接佢放學啊?」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