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終於成功了,我實在太開心拉!安排了幾年的兩位大法師--帕瓦婆陀、伐科羅多,終於可以來到多倫多,為我們一眾信徒講道了。



終於成功了,我實在太開心拉!安排了幾年的兩位大法師--帕瓦婆陀、伐科羅多,終於可以來到多倫多,為我們一眾信徒講道了。帕瓦婆陀、伐科羅多兩位,是印度北部密宗、雙修瑜珈派的大宗師。甚麼,不知道密宗雙修瑜珈派是甚麼?那佛教你知道了吧?密宗瑜珈派就是佛教的分支,就好似聖公會是基督教的分支一樣,佛教的世界觀、輪迴觀念,他們基本上都一樣。

但是雙修瑜珈派和大半的佛教宗派不一樣,雙修瑜珈派並不支持去人慾式的苦修,就好似好多小和尚,幾歲就出家、甚麼都未見識過,這可能悟出甚麼道來?雙修瑜珈派認為除了追求極苦,也需要體驗極樂,只有體會人生百態,才可能求得真道理。所謂的密宗,就是指法師按不同徒弟的悟性,分別私密傳授教法;而雙修瑜珈派,就是指通過男女間最親密的接觸,達成肉體上的感悟、教法的傳授。而今次兩位大師到訪,也安排十幾位女信眾,可以接受大師的私密雙修授法。

而小妹最開心的是,名單中竟然也有我的份!為了這次可以和兩位大師,實習三人雙修的機會,我不禁好好的打扮一翻,輕輕加深了眼影、戴上了假眼節毛、塗上了鮮艷的口紅..不過,馬上就要和兩位大師雙修拉,心裡總是忐忑不定,這樣濃妝艷抹會不會不是太好?唯有對著鏡子,不停自我鼓勵:「眼前這個金色長髮的妹子,雖然臉蛋不夠尖、有點鵝蛋臉,嘴也有一點太大了,但勝在眼睛夠大呢,看上去也挺可愛吧..」

「叮噹」一切都準傋好後,我終於下定決心,走到他們酒店房~一打開門,只見原來兩位大師,都換上了浴袍;我不能自控的,瞄了兩位跨下一下,彷彿有兩根東西,己經隆了起來,我臉蛋都不由泛紅拉..他們招呼我坐下來,給了一杯「聖水」我喝,加上他們點了的香勳,身體莫名的溫暖起來、感覺好舒服啊~

「啊..」伐科羅多大師(後稱二師父)坐在我的身邊,手突然搭到我膊頭上,我竟然一陣騷麻、身體失控抖動起來,二師父卻很大方的,這讓我尷尬極了..帕瓦婆陀大師(後稱大師父)也坐了過來,他嚴肅的問我:「施主,請問你準傋好沒有?」「準..準傋好了」「那,請你先寬衣吧~」我看著身材高瘦,早己剃了度、一臉白鬍子的大師父,心不禁「砰砰」的狂跳,手便逐粒的解開衫鈕..

我慢慢脫去外套,便露出了白色的蕾絲比基尼~大師父一手摸著我的頭顱、一手輕輕的按著小奶子,嚴肅的繼續說:「我們今次的三人雙修,是透過肉體的快感,感悟人間的極樂,你明白了嗎?」「我明白..」我剛回答,大師父便輕抓著我的頭髮,一口吻了下來、舌頭伸到我口裡,我們吸著彼此的肉舌、吞著對方的口水;另一邊,二師父的左手劃過我的玉背,一邊輕吻著背部、一邊解開比基尼,右手也輕揉著另一奶子..他們太厲害了,我被弄得全身騷軟,每吋股膚都渴望著被撫摸、親吻~

突然,二師父拉著我的腿、把我拉到床上,還高高的把我雙腳托起..大師父接過雙腳,對著我正經的說著:「我們先替你擴張菊門,讓它成為感悟極樂的一部份,可以了嗎?」那時,我正躺在他的跨下、滾燙的雞巴就貼著臉旁,同時,小穴和菊門都毫無保留的,展現在兩位師父前,臉己經紅得不能再紅了,只好害羞的「嗯」了一聲~二師父便拿了一盒藥膏來,輕輕的塗到菊門上..

藥膏才剛塗上來,菊門便一陣焯熱、酸麻,感覺馬上擴散開來,他只要撩動幾下,菊門就癢得要死、屁股不禁抖動著拉~「啊..啊..」我緊皺眉頭、無辜的看著他,只想手指快點插進來,說時遲那時快,手指真的穿過了菊門..「嗯..」我全身不禁猛顫、血液都直衝大腦,他卻開始來回的抽插、一根手指變兩根的,輕挖著我的腸壁;他挖得我騷軟極了,屁股失控扭動起來,我難受得一邊搓著奶子、一邊「嘿、嘿、嘿..」的猛喘著呢~

他突然抽出手指,立即脫掉了浴袍、露出精壯的身軀,七吋的雞巴挺得正筆直呢..「我們正式開始拉~」臉蛋火燙通紅的我,呆呆的點著頭,期待著菊門的第一次插入~雞巴竟然沒插進菊門,而是進了小穴,看著我一臉不解的,二師父繼續壓下身子、一手抱著我的腰,卻反方向的躺了下來..

我莫名的騎了在他身上,撐著他的胸口、慢慢坐了起來,還傻傻的問:「二師父,我們不是肛..啊..」話未說完,他便用力往上頂、「啪啪啪啪」的撞進體內拉~熾熱的雞巴,插得我全身都滾燙起來、酸麻得不禁連連抖震,「骨骨骨」的狂吞著口水;小穴雖然一陣又一陣的騷爽,但菊門卻越來越癢,手不自覺摸到屁股上、偷偷把手指插進了菊門..我插得正爽,手卻突然被人拉開,我回過頭來,只見大師父正扶著大雞巴,往往菊門鑽進去~

「啊..」大腦就好似觸電一樣、下半舒服得麻掉拉,但大師父一臉肅木,沒再前進半分..菊門騷癢極了,我失去理智的哀求著他:「大師父..求你快點、用力操我吧..」說著,屁股己忍不住、不停往後撞著拉~大師父便一手掐開我的小嘴、吻到我嘴裡,一手用力搓弄奶子,腰支不停的推進,我爽得口水都流出來拉..

雞巴一邊抽插菊門,我一邊緊皺著眉、放聲的浪叫:「啊..啊..」奶子在二師父面前,都被操得一直搖晃~正當菊門享受著抽插,二師父卻忽然抓著我的奶子,身體不由酸騷起來;大師父也捉實我的屁股,大雞巴越插越急速、越深入的,「嗯嗯..嗯嗯..」耕牛一般在我耳邊喘著大氣..我被他們弄得敏感極了,身子舒服得不斷抖震,苦撐了幾分鐘,我便「嗯」嚥了一口氣,忍不住被他們送到極樂拉~

「啊..」我還沈醉在顫動之中,大師父卻把我壓了下去、夾在他二人中間,噴著氣在我耳邊說:「施主,我們換個姿勢好嗎?」「嗯..」我迷迷糊糊的,便點了下頭..那知道,他們一齊抱著我、來個大翻身的,讓我們上下都倒轉過來了!我還未弄明白,大師父便「集集集集」的舔到耳窩裡,雞巴也插著菊門,我舒服說不出話來呢~

二師父也跪了起來,把我的雙腿擱在兩肩上,雞巴抽插得更深入,卻愛不惜手的由小腿、不停摸到大腿,口中讚過沒停:「施主雙腿真的好美、好滑呢~」他一邊說著,一邊伸出舌頭、濕潤的來回舔著腳踝~我莫名的害羞起來,小穴就比之前更加濕潤拉..突然間,大師父雙手搓著我的奶子、舌頭拼命往耳窩裡鑽,我被他弄得騷癢難耐,不禁捉住他的雙手、瑟縮的向他求饒:「大師父,不要這樣..我、我真的受不了拉~」沒想到,這讓兩位大師都更興奮呢~

二師父濕答答的狂吻我的腳掌,「啪啪啪啪」的、把雞巴也撞到子宮裡;大師父便大力掐著乳頭,擺腰加速的,操著我不由收緊的菊門,我那受得了這種攻勢?「啊啊啊..嗯」我氣都喘不過來、身體連連抽搐,不禁咬著手指、吞著口水,再次被他們操出高潮拉..

因為我的悟性夠高,所以兩位法師把我留了在身邊,安排他們的住宿、講道等事宜,也因為這樣,我得以晚晚接受他們的「授法」呢~經過兩個多月密集式的授法,我的「感悟」己經大大提升..終於,在他們回到印度的幾個月後,我收到了他們對我「上師」身份的確認!「上師」是雙修瑜珈派,由被授法的普通信徒,提升至可以授法他人的第一階段~

我的教會都為我非常開心,甚至為我舉行了慶祝晚會..晉升為「上師」,代表我可以以導師身份,開始向他人傳授教法~在慶祝會上,我看到其中一個男教友,他輪廓深邃、流著一頭長髮,生得高大筆挺、舉止典雅消灑;另一個粗眉大眼、滿臉鬍渣,一身肌肉、粗獷有型,我身體不禁微熱起來、臉蛋泛著微紅,暗暗想招他們為徒,急不及待給他們「三人雙修」,把我學過的教法,全都傳授給他們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