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作者的話?天曉得……)

「《DSE幻想校園》系列 (一)從這裡開始(Do Something Easy)」

這是一個我想了很久才完成的副題名,顧名思義,一切從這裡開始。大概是希望想跟日本的輕小說一樣,名字總是長得奇奇怪怪,但深受歡迎,於是我便寫出這個冗長的副題。一把年紀的我,實在想不透現在年輕人的心思,我也很想了解一下現在的學生喜歡的、習慣的、所見的、所聞的是什麼一回事,於是從這裡開始。

我曾經找青少年的社工了解,也當過一些輔導義工,訪問過考DSE的陌生人(我沒理由稱呼他們作朋友),特別衷心多謝很多很多網上認識的人:如Penana的眾位作者Kevin、[email protected]、文維、青藍、藍紙布(認識她是這個名)、P's:虐心者、Setsuna、筆言、InDeeeer、季候鳥、香港FB生活小記專頁的各位無名英雄、香港作家網及小心輕看,還有九龍日報的總編輯 ── 安德烈、loice的Edmond Yu及兩位不具名的支援同事,以及在高登及FB中某兩三位提供資料的神秘人!接著是台灣的幾位作者:鶖翎、朱諾、Wendy、滄藍、兀心、Camus、虛女、嚮往國度。

更重要是三位分別合作的插畫師:Parsue Choi、Ching c. lee及負責今次封面的Karasu,另外還有一位匿名的「校對女王」(都是救命之恩!),在不同方面也給了我很多意見,最後就是這個作品的校對及出版社的工作人員,他們都是一班作品背後的無名英雄,雖然在版權頁上(或許)會找到他們的名字,但又有誰會刻意留意這一頁及大家的工作。所以我答應了自己,假如我有機會出書,我一定會好好多謝大家!





「多謝大家一直以來的互相勉勵……雖然《叛神軍團》仍未出實體版……但《DSE》要先走一步!」(像是去送死一樣)

在這段時間的努力下,從連載中發現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世界,或是說我理解到的是世界有很多可能性:無論網絡再大,但也容不下一些非主流的思想;無論世界再大,但沒有翅膀你也是無法飛翔。

可是只要能默默地將自己認為最好的事物精雕細琢,機會總是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哪怕只有一次機會,也要將自己帶到夢想的領域,這樣才不會浪費身邊曾經支持你、幫助你、鼓勵你的人。於是,我開始執著寫作,希望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作品,嘗試令自己走出這個世界,作為回報一直支持我去創作的各位。

亦因此……開始了一個令我無法想像的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無論花費多少精力進行縝密的確認,最終證明沒錯的話,那些辛苦無人知曉也無人誇獎,被人說是做無用功也是沒辦法的事。但是這就是我們校對的工作,他們恐怕並不覺得這是無用功,大家應該都在引以為豪。……//
(日劇《校對女王》茸原渚音 ── 校對部部長翻譯後的對白)




 
//……我哋仲有好多嘢未做,仲有好遠嘅路,唔可以好似其他人咁玩,不過我哋兩個其實都好幸福㗎啦!因為我哋可以為夢想而努力。」
「雖然我哋青春無其他人咁多嘢玩,但我哋都有沾滿墨水嘅青春,咁就夠啦!」……//
(動畫《爆漫》真城最高與高木秋人的一段粵語配音對白)
 
//……多虧你為雜誌賺了錢,其他作品就能冒些風險……//
(事由安井協助和田努力的漫畫周刊因數字滿足不了公司所以停刊,在新的周刊開始後變得只有數據,令他間接變成「新人粉碎機」,但和田還是感謝他。)
(日劇《重版出來》和田靖樹總編輯對安井昇資深編輯說的粵語配音對白。)
 
卓龍說:




「我無法理解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 陌生的宿舍房間、陌生的四個組員、還有一個陌生的DSE……我的腦內一片空洞,就像一個保溫瓶阻隔了熱力一樣,無法宣泄的衝擊在內心徘徊,我在害怕什麼?感覺想對這個世界反抗起來,像是排斥著現在的生活,眼前的一切也並不屬於我的。我的存在,就像城市人來到鄉村的公路而不懂方向,或像個成年人在咖啡杯上只感到天旋地轉,或是一個普通人被困在瘋狂的精神病院之內。我期望可以盡快找出答案……」



香港區訂購實體本:

https://www.penana.com/product/43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