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刻山下乃長樂鎮,亦是邱熊自小長大的地方,鎮內一片歌舞昇平,市集大街擺滿一個個小地攤,不過在地攤上叫賣的不是布公仔,木搖鼓此等小玩意,放滿的卻是不同種類的珍貴藥材,鎮內擠滿從各地慕名而來的買手,原來長樂鎮是個盛產草藥的地方。

一男子步履輕盈,一頭短髮,腰間配上一個空空的劍匣,背上披著一塊巨形熊皮,邊走邊跳的來到一家草藥店,此人正是手拿白玉弓劍的少年:「一口價,二百兩﹗」少年將手上的袋子拋到店主的枱前,然後伸出兩隻手指,自鳴得意的笑著。

「講好五十兩,幾時加左價?」

店主打開袋子,見是一個活生生的巨形熊膽,嚇一大跳:「咁大個﹗?」

少年見店主詑異反應,笑笑口:「一口價,三百兩﹗呢到有冇柚子皮賣呀?」



「又一口價﹗?我平時都係收開五六十兩咋喎﹗」

少年輕佻再道:「成個長樂鎮得你至有咁大個熊膽咋喎…一口價,三百五﹗仲有啲熊肝熊腸熊腦你要唔要?」

「……要…要…」見巨形熊膽實屬罕見,店主無奈從櫃枱下取出一袋銀兩。

「咁呀?都…係一口價,四百兩啦﹗喂,我袋柚子皮呢?」

「好喇喎﹗再加價我真係買唔起架喎﹗」



「咁就四百兩啦…加多包橙皮添,每樣半斤…」店主氣結,只好再取出銀兩,然後從倉內抽出兩大袋果皮放在枱面,少年見狀,不禁哈哈奸笑起來。

「估唔到你真係講得出做得到…少俠,以後再有珍獸既內臟,記得搵我呀…」

少年收下銀兩,笑著點頭,然後將背上的熊皮放在枱面:「你估有邊個會買塊熊皮呢?」

店主望一望熊皮,赫見熊皮靈氣逼人,一雙熊目更露出嚇人殺氣,巨熊獠牙鋒利潔白,熊皮全身毫無破損,顯然是一等珍品。店主摸著熊皮,愛不惜手:「白府啦,長樂鎮嘅領主,係得佢地先出得起錢買你塊皮咋…

」少年一笑:「正合我意﹗塊野放係到先,轉頭帶埋的熊腸熊腦一次過畀你。」



少年留下熊皮,轉身離開。店主見少年要走,追問:「請問少俠既名號?」

少年笑著回話:「仲未諗到呀﹗」

少年揮一揮手,轉身而去,店主皺一皺眉頭,只覺一頭霧水,莫名其妙。

※※※ ※※※ ※※※

正值黃昏,木刻山上,仙氣已經驅散,破碎的林木早已不見,換來的卻是一片焦土,相信是被邱熊爺爺的真火所燒,連帶一個個黑蜂巢亦被燒成灰炭,倒在地上,木刻山一片慘淡荒涼。

少年踏過焦土,走上山坡,穿過焦林,見旁邊有一個山洞,洞口有一處火堆。少年隨手拿起一枝火把,步入山洞,見到邱熊一個人呆坐在洞內。少年從背包上取出十多個大包,交給邱熊。邱熊邊流著淚邊問:「我爺爺去左邊呀?」

少年一臉輕佻,嘻皮笑臉:「唔知喎,不過臨走前已經將你賣左畀我喇…我既新玩具…」

邱熊淚如雨下:「我爺爺唔會揼低我架﹗」



少年見邱熊不吃大包,於是自己搶了一個,搣著麵包皮來吃:「唔知你地咁多吖,總之你就係我既…」

少年續說:「…如果唔係得我用蜂蜜救返你,你早就變左一條死屍…」

「黑蜂蜜係我架﹗」邱熊邊哭邊叫。

「但係係我幫你搽喎﹗」

「你偷我野用仲聲大夾惡﹗」

「我唔偷,你仲係一條聾左既死屍﹗」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得像一對沒教養的小孩。邱熊根本未知自己中毒一事,只見與少年愈罵愈激動,最後忍不住大哭起來﹗少年見邱熊大哭,憐憫之心頓起,一時之間亦不敢反駁:「你爺爺…佢冇事,不過被隻妖精捉走左…」



少年胡亂撒一個謊,然後遞上包子:「所以你先要食多尐野,魚肉包可以恢復體力…到時再搵你爺爺。」

邱熊仍舊哭著,但見少年亦不無道理,於是邊哭邊接過大包狼吞,一瞬間就連吞七八個。少年續說:「你爺爺想你好好做人,而家先好好休息,唔好諗太多喇。」說罷,邱熊就緩緩睡著,靠依在少年肩膀上。

少年一笑,掉下手中的包子,放平邱熊,溫柔的道:「傻仔,食左咁多個,夠你瞓到聽朝喇。」

此時,見到少年仔細的檢查著邱熊雙耳,心道:「真係咁厲害?﹗」然後又輕解邱熊上衣。

邱熊的外衣一件件被卸下,只見少年亦開始臉紅耳熱,手心冒汗,除至最後一件內衣,已經緊張得血脈沸騰,頭部充血。少年緩緩拉開衣帶,然後手執邱熊內衣的衣領,喃喃:「我都係幫人啫…但係咁咪毀人清白…我買得蒙汗藥就預左啦…其實我可以叫佢自己睇架…同佢講咪嚇親佢…一下就可以,好,只睇一眼。」少年閉目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口裡盡是唸著經文,然後一定神,用力一拉,把邱熊的內衣拉開。

※※※ ※※※ ※※※
 
「公子,可唔可以幫我一個忙…」邱老伯虛弱的道。

白玉弓少年臉色一轉,變得冷漠起來:「行善積德,再非我所為。」



「就當同老夫做生意,一個城鎮,換我孫女性命…」少年愕然…

白玉劍輕輕一劃,把熊妖的胸膛開了一個小洞,傷口頓時血流如注。少年拿著磨尖的石頭,伸入傷口內,靈巧的割了幾下,然後伸手入內,把熊妖的心臟抽出,只見黏附著黏膜與血絲的心臟怦怦跳動,渾然有勁。「真係可以?」

少年疑惑問道。「仙氣聚於心,發於心,將熊心移植,就可借妖熊仙氣,救我孫女一命…」

河流流過黑血,少年聽著老伯的指導,先替邱熊放清身上血水,然後劏開邱熊胸口,翻開胸骨,取出邱熊心臟。見邱熊已經面無血色,全身蒼白,活像一個死人般躺在地上。少年再替邱熊換上熊心,然後用黑蜂蜜將血管、骨骼以及一切傷口接駁上。

「畢拍…畢拍…」雖然邱熊毫無氣息,但仍然傳出響徹的心跳聲。少年替邱熊換上熊心,然後找來白布抺著自己沾血的手:「有件事我唔係好明…」

少年緊皺眉頭續說:「明明係妖,點解你總係講仙氣?」

老伯身上的火燼沿血脈由左半身蔓延至右半身,一聲長嘆:「你可知仙氣同妖氣有咩分別?」



「用之以惡為妖,用之以善為仙。」

「那…你可見過神仙嗎?」少年聽罷,默然不語,若有所思。

老伯續道:「點解天下妖邪會當道?點解萬物有能力修煉千年而不死?點解你我能夠駕馭仙氣,可以奇門遁甲,呼風喚雨?如果神仙行既係正道,何以又唔下凡間平定如今亂世?」少年未懂回答,或許少年心底也有同樣問號。

「所謂人間本有常,其實千百年前,冇所為仙氣妖氣…只是直至某日,一群厭倦長生不死,自稱為『神』既族人出現…」

「所謂『神』,都只不過係一個種族?」少年愕然。

「『神』將仙術賜於萬物,眾生修得奇術,開始有各種法力。世人割據不同領地自立為領主,半獸人如蚩尤女禍的出現,牛、馬、龍、蛇、羆、貔、虎等部落相繼冒起,熊妖蜂妖等由各類野獸修練的妖邪,一切一切,始源於『神』…」

「你似乎意有所指喎…」少年平淡回應。

「仙術…乃分化凡人既引線,亦係戰爭既序,眾生一直唔明白所謂『神』既目的,其實只為侵略…」老伯回答。

 ※※※ ※※※ ※※※

邱熊上身頓時赤裸,露出白滑的皮膚及胸脯,傷口已經癒合,少年望著痊癒的邱熊,終於舒一口氣。替著邱熊穿過衣服,自己亦在洞內找個位置躺下,然後想起邱老伯的話…

一夜過後,晨光初露,只見山洞外的天空萬里無雲,碧空如洗。山洞口的火堆早已熄掉,陽光照入山洞,把少年照醒。少年揉一揉雙眼,橫目四顧,竟然發現邱熊不見了,少年大驚﹗

※※※ ※※※ ※※※

滾滾沙塵,遠離木刻山百餘里,就是如今被黃沙覆蓋的白水城。見城樓外兩旁盡是枯黃的林木,山河涸乾,河道反常地裝著金黃色的沙子,沙子像水般洶湧流動,雖時至四月,但仍不見江河蹤跡。

白水城城內,見到百姓拿著盆子,紛紛排在城正中間一個巨形井口前。士兵從井口裡打出一桶桶的泉水,然後倒在百姓的盆子裡。其實白水城本是個溫泉帶,而且城內水井處處,居民從來沒有擔心過水源的問題,但如今細心一看,各處的水井打出來的竟變成是沙子,城內就只得人稱龍皇井的井口仍然有水,百姓個個苦不堪言,民不聊生,城內盡是一片哭喊聲,屍橫遍野,不少是因為缺水至死,其餘的就因疫疾而亡。

站在城樓之上,是一個威風凜凜,滿面鬍子的大將軍。將軍雖身長只有六呎,但雙手異上壯健,手掌比平常男子大兩倍,有傳他可以一手同時將兩個頭顱捏碎,手力之大,強得驚人。將軍遠眺城內苦況,若有所思。「萬將軍,龍皇井都就快見底喇。」一個小兵上前急道。萬將軍未有答話,沉默不語。

站在萬將軍旁邊,是一身黑袍,身形圓潤的馬軍師,馬軍師一臉驚惶失惜:「再唔出兵將沙軍打低,恐怖白水城的百姓遲早渴死,萬將軍,快尐做決定啦﹗」見軍師捧著一個木盤,盤上放著一對由黑鋼所鑄的巨形裝甲手套,手指尖出,手背則是一片片鐵甲鱗片。

萬將軍望著手套,猶豫:「出兵亦只係塗炭生靈,唔通白水城既百姓就再無選擇咩,馬先生?」

馬軍師一搖頭:「只怪我馬黃想唔出其他對策…」

萬將軍抽一口氣,戴上手套,只是輕輕將手放在城牆上。突然轟的一聲,城樓上的牆壁竟然因受不住重力而被壓至爆裂,萬將軍嘆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萬某必千倍奉還﹗」

《第一話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