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神 – 第四話

小貓妖白匡暗暗露出奷笑,銳利的貓爪貼近邱熊頸子。見利爪的尖端刺進邱熊頸項左側的天容穴,狠狠一割,爪子劃破扶突、人迎、剖開咽門,再到頸右方的水突、缺盆,止於上橫骨。
 
頸項密集人體各重要穴位,當中缺盆穴更是人生大穴,十二經脈循行必經之處,特別以肺、胃、膽、膀胱等經筋亦集結於缺盆,貓妖如此一割,除將邱紅的任督二脈都通通割破,等於同時傷及邱熊全身臟腑…
 
只見一道殷紅的血痕漸漸顯現,鮮血頓時從爪痕中如泉湧般猛流而下,邱熊驚恐不已,雙手嘗試掩住傷口,但見深紅的鮮血從邱熊指隙中直流,按也按不住…
 
以少年武功,其實要取兩妖首級絕非難事,只是少年江湖歷練未夠,小貓妖脅持邱熊一剎,一時大意被老貓妖暗算反壓在地上。
 


小貓妖兩手一放,邱熊隨聲倒地,連帶身上的黑蜂蜜亦跌在不遠處。邱熊命懸一線,見少年被牢牢緊壓,如今可救自己性命的就只有眼前一壼黑蜂蜜,蜂蜜雖可生肌活血,但若然心臟一停,恐怕將蜂蜜喝光亦是得物無用。
 
因此,邱熊自救的惟一辦法,就要在鮮血流光之前,用黑蜂蜜治癒頸頸傷勢。
 
「臭貓,精既就即刻殺左我﹗如果唔係我定將你亂刀分屍﹗」少年看準邱熊之計,借意引開兩妖。
 
此話一出,少年頃刻間慘叫起來,邱熊一瞥,原來老貓妖將五指直插少年,爪子直穿少年背部,將兩側肩胛骨鎖住。肩胛骨亦有別名,叫作琵琶骨,此骨一鎖,無論傷者武功再高,亦難使出半點功力,更遑論引發仙氣。
 
老貓妖一抽,把少年抽起,少年痛極大叫。小貓妖見狀奸笑,話也不多,立時上前一陣肘撞膝蹬,面對貓妖狠揍,少年豪無還擊之力。
 


虛弱的邱熊凝目望著少年,一陣痛楚由心而發,但如今形勢急迫,看著地上的鮮血愈來愈多,自己亦別無他法,只得偷偷的伸手去取蜂蜜自救。
 
「臭小子,將我價值連城既傢俱都砸爛﹗」小貓妖邊打邊破口大罵。
 
「呸…你奶奶…等我郁得返,實將你個扁鼻打到凹入去…」少年雖然軟弱無力,但粗言穢語仍滾滾而出…
 
「哈哈哈…」老貓妖大笑:「你以為咁就有用?」少年聽著,一愕。
 
但見邱熊伸盡手,指尖碰到葫蘆,邱熊緩緩的把葫蘆拉近。此時,葫蘆竟然被人從邱熊手中拿走,邱熊一抬頭,見是小貓妖…
 


老貓妖在少年耳邊輕聲道著:「蜂蜜既奇效我見識過,我唔會畀呢個機會你…」
 
小貓妖拿起蜂蜜,藏在手袖內:「差尐畀你得逞添…」
 
邱熊的鮮血快要流光,眼前境物漸變模糊,眼皮亦愈來愈重,邱熊失去知覺,動也不動…「畢拍……畢拍…」…
 
望著邱熊被殺,少年竟然有一種莫名的心痛,那不是失守承諾的自責,那是一種失去至親的傷痛。少年盡力掙扎,但奈何琵琶骨一穿,身體已經軟弱無力,少年愈是亂動,雙肩更是痛楚難當。
 
「諗到點同邱老伯交代未?因為你好快就會落去見佢。」老貓妖舉起另一隻手,準備向少年的後腦直插…
 
「砰﹗」少年絕望之際,寢室內竟然發出巨響,小貓妖竟然被打飛,撞破牆身直飛出室外﹗見地上滿是瓷器的碎片,少年回頭一看,竟然是邱熊﹗
 
邱熊自己亦愕然,原本只是想把小貓妖打暈,於是出盡全力用花瓶砸向貓妖,豈料自己的力度過猛,竟然把貓妖直撞出門外。
 
除了邱熊,少年與老貓妖更是錯愕,邱熊竟然復生,身上的傷亦自動癒合,不留一點痕跡。「難度地上的血是假的嗎?是他們的計嗎?」老貓妖百思不得其解。


 
「唔好發呆﹗救我﹗」少年大叫,雖然想不透原因,但如此機會,錯過了就是必死無疑。
 
邱熊再隨手撿起一個玉枕子,向老貓妖擲過去。只見玉枕去勢飛快,威力甚猛,老貓妖與少年無不驚訝,貓妖情急下閃身避開,連帶插在少年身上的爪子亦鬆開…
 
一聲巨響,玉枕子雖然落空,但卻一陣猛風,威力嚇人,老貓妖心頭一震,想不到除了少年,這小妮子的功力亦驚人。
 
一記『地堂腿』,老貓妖被踢得倒地,少年高舉手上的白玉劍,向下一揮,一陣慘叫,將貓妖的頭割下來﹗
 
少年再閉起雙目,左手拿起丫形巨弓,右手把白玉劍架在弓上。平常的弓箭只配上的一條直弓弦,但此巨弓卻用上一條三頭弓弦,連上各弓端,形成一個看似是枒叉的三頭弓。
 
少年用力一拉,耳朵細聽萬物聲音,然後指頭一放,弓上的白玉劍如箭般射出,破壁飛出寢室﹗宅外傳來慘叫聲,原來是小貓妖死前的一陣哀鳴。
 
少年回頭,細道:「從此以後,我就係白匡…」
 


※※※                    ※※※                    ※※※
 
白府之外,擠滿人群,只白府前築起一座高台,上面站著一個戴金面罩的男子。
 
「今朝有妖精來襲…」男子緩緩道著。
 
「為保長樂鎮既安危,家父與妖精對抗…此妖法力高強,年紀老邁既家父不幸死於妖精之下…」
 
台下群眾哄動,眾人無不接頭接耳。
 
「幸得先祖庇佑,我總算幫助家父報仇…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為左長樂鎮既福祉,我將會接手家父既領主之位,長樂鎮既領主將會由我…白匡當上﹗」
 
面罩男脫開面具,見是白玉少年──白匡﹗




※※※                    ※※※                    ※※※
 
沙兵軍營,見插滿裴家軍旗,袁飛帶勝歸來,向裴家莊首領覆命。只見軍帳只有三個士兵,人丁凋零,袁飛直走入主軍帳內。

「多謝袁老先生相助…」一個皮膚透白、唇色淺紅,一身蔚藍書生袍的青年跪在袁飛面前,與幾個士兵五體投地的答謝袁老人。
 
「蝶生多禮…請起喇…」
 
書生點過頭,旁邊的士兵連隨上前欲扶起書生,豈料書生一借力,手卻穿透過士兵們,眾士兵未敢說話,默默垂頭,書生卻報以一笑。
 
「仲未習慣呢個身體?」袁飛問著。
 
「呢個都稱唔上咩身體…」書生苦笑,然後整個人輕飄飄的站起。
 
「萬將軍已死,下一步只要攻入白水城,裴家莊既仇就可以作個了斷…」袁飛安慰道。


 
原來書生就是當年被屠殺的裴家莊裴領主之子裴蝶生,當年裴家本著善心收留過一位流浪客,誰料就此惹上滅門之禍。
 
「幸得老先生用仙法招回我既魂魄,好等蝶生可以重回陽間…」
 
「你要多謝身後三個家僕…前唻打動老夫,老夫都唔會出山助你一臂,只可惜找唔到裴領主既屍首,若果唔係你地就可以一家團聚。」袁飛一嘆。
 
軼聞往事此刻湧上心頭,在旁三個士兵無一不潸然淚下,痛心欲絕,黯然俯首。
 
「就請老先生幫蝶生手刃仇人,大恩大德,裴家永世難忘。」看著三個家兵,蝶生自責無能,同時又無可奈何。
 
「但我唔打算幫你殺死仇人…」袁飛搖頭。蝶生聞言一愕,大驚得雙瞳放大。
 
袁飛從衣袖間取出一把精鋼所鑄的黑匕首。見匕首與一般小刀無異,只是匕首並無刀鞘,刀口與刀柄用上同一黑物料,看起來更重更穩,刀身沒有接縫,稍稍長細,外形極為簡單普通。
 
袁飛將黑匕首交給蝶生。
 
「袁先生,我以為魂,又點會扐得到呢?」蝶生一愕。
 
只見袁飛笑著,自信滿滿。
 
蝶生深自躊躇,戰戰兢兢的提起左手相接,手指穿透袁飛手背,卻竟然在匕首處停住。
 
「此黑刀乃惟一可穿梭陰陽兩界之物,若要報上殺父之仇,就唔可以再軟弱。」
 
蝶生倐然間瞪目結舌,三個家兵更是驚喜萬分,因為這是他重生以來首次再觸及陽間之物。
 
「雖然稱唔上神兵利器,老夫只希望你可以好好善用,從今以後,佢就係你既配刀。」
 
「多謝前輩賜刀!」家兵跪下感謝。
 
「仇怨一報,蝶生定必將黑刀歸還!」寒氣透骨,隱隱發散,蝶生手提黑匕首,自知不可再軟弱…
 
《第四話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