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四節、

「『Nothing But Memory』這是什麼意思?」徐毅行看著「殺人猜謎遊戲」的帖文,並問著黎紫瑤。
 
「經過上次,你不怕嗎?」黎紫瑤問。
「不怕。為了我的理想…」徐堅定的說著。「行咯行咯。我知道了。」黎打斷了他的話。
「寫作,從來都需要衝擊啊。這樣的衝擊,來得正好!我有很多新的想法!」徐興奮的說著。
 
此刻是2017年10月2日下午2點,黎紫瑤跟徐毅行正坐在咖啡廳中閒聊著。自從前兩天(9月30日),他倆在姻緣石附近發現了男性殘肢後,黎就變得鬱鬱寡歡,而徐則變得越發興奮。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會怎樣?」黎紫瑤忽然問說。
「你看到那個帖文,所以害怕被殺?不會啦,別擔心太多。香港有七百萬人,怎樣也輪不到你吧。」徐毅行笑著說。
「我是認真的,你答我吧。」黎紫瑤凝重的說著。
「嗯…這個…我會去找個更漂亮的女朋友咯。」徐嘻皮笑臉的說著。
黎紫瑤沒有附和徐毅行,只是輕輕的嘆氣。
 
「真的…別再深究這個殺人遊戲了,好嗎?我隱約覺得,事情不是你我想得那麼簡單。」黎語重心長的說道。
「不會有事啦!你少擔心,我自有分寸。為了我最新的推理故事,一定要調查下去。」徐沒有把黎的說話聽進耳內。
黎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寫了幾個字給徐。
 


「答案:歷史博物館。」
 
「你是最好的!」徐高興的說著,便拉著黎的手往外跑。
 
到了歷史博物館,什麼都沒有。
徐跟黎在外面走了一圈,便回家去。
 
「對了,上次的Stony Love,答案還是挺容易找到。就是在望夫石跟姻緣石中,二選其一。我是看這兩地方的英文名字,覺得姻緣石比較接近。姻緣石,英文名叫:Lover’s Stone,而望夫石英文名叫:Amah Rock。所以還是姻緣石比較接近。」徐滔滔不絕的說著。而黎沒精打彩似的,完全沒聽徐在說什麼屁話。
「你有聽我說嗎?」徐說。
「啊?你剛剛說什麼?」黎回過神來,並問說。


「嗯…沒事了。」徐也被黎弄得沒了興致。
「我先走了,遲點再見吧。」黎說,並緊緊擁抱了徐一下 。
「再見。」徐冷漠的說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