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六節、

現在是2017年10月6日下午6時42分。
徐毅行在家中很納悶。自上次見到黎紫瑤,已是三天前的事。這三天內,黎紫瑤對他不聞不問。他也在生黎紫瑤的氣。
他看到新聞提及的屍體發現案。屍體正正在歷史博物館發現。
謎題四也公佈了,是「Birth is a gift」。
 
自那個歡迎來到地獄的人,連續殺了三個人。第一個是在尖沙咀海傍發現的屍體,第二個是方朗,第三個是張有財。這個殺人遊戲成為城中熱話,市民也人心惶惶,害怕他們成為下一名受害人。
 
而徐毅行並不太在意這些。他的心裡只有那個「成名夢」。徐毅行當然有把他這幾天的經歷,寫在他的專頁上。但當然,結果大家都有目共賭。他的專頁上還是只有那二百多人,其中有一半是他的朋友來。他發的文章,也甚少有人回應和讚好。


 
徐毅行今天還是老樣子,努力破解著謎題,想要名成利就。
「Birth is a gift…birth is a gift,出生是一份禮物。禮物…出生…求子?求子石?」徐毅行的腦袋忽然閃過這個詞語「求子石」。
 
當然,他也馬上找到茶果嶺的求子石,然後馬上飛奔去求子石那裡。此指的飛奔,是搭的士。他花了半小時就到達茶果嶺。他到達時,已是晚上8時。
 
晚上時份,求子石那裡都沒什麼人在。徐毅行發現求子石旁邊有個奇怪的人形,於是馬上跑上去察看。怎料他一跑上去,那個人形便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那個人在石旁留下了些東西。
 
徐毅行便立刻察看是什麼來。地上有被撕碎的紙張,在紙張旁邊有個盒子。徐毅行打開盒子來察看,是一束被整齊剪下來的頭髮,還有血淋淋的人皮…
他不敢碰盒子內的東西,唯有看看那些碎紙是什麼來。


 
他把碎紙重新砌拼出來,是一張出世紙,而他赫然發現出世紙上的名字是黎紫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