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8年,香港。

這個地方,已不再是昔日的國際大都會。

往日高聳入雲的樓宇和密密麻麻的街道,全都變成了廢墟。街上的塵埃和垃圾隨風漂泊,地上滿佈着屬於人類的鮮血及殘肢,死狀恐怖,像是死前受到極大刺激似的,死後也無法安息。整個城巿已被摧毀得體無完膚。

此時,一隊裝備精良的軍隊在街道上不停探索。

他們頭戴防毒面具,身穿防彈衣,並手持金屬探測器在地面搜索可用資源。



「前…前輩。」一個貌似剛從軍的小伙子喊道。

「咩事啊,後生仔年紀輕輕就體力不支?」一名滄桑的老兵反問。

「唔係…只係想問下仲有幾耐任務先完結啫。」小伙子戰戰兢兢地說。

「咁快就想返去,所以話而家既後生仔真係挨唔得苦」他有點感慨地說 : 「如果唔係發生左嗰件事,就唔會變成咁。」

「嗰件事? 你講兩年前政府既避難警報? 而且級別更是最高級的紅色! 其實到底發生左咩事?」他不明所以 : 「當時所有人類只係聽到政府既指示避難,然後就一直係地下避難所苟且生存左一年左右,但最奇怪既係,當時係天朗氣清、陽光普照喎,完全感覺唔到會有咩危險,但而家竟然變成咁。」



「呢啲叫未雨綢繆」他帶點無奈地說 : 「如果係等到死嗰一刻先至叫人去避難咁就死得啦,呢樣嘢只有信得過既高層同資深士兵先會知道,軍方高層已經將呢件事列作高度機密,任何人都唔可以再透露。」

「咁點解唔透露得呀?」他聽得一頭霧水。

「總之一句到尾,完成任務再講啦。」他話中有所隱瞞。
.
.
老兵刻意隱瞞了人類文明衰落的真相、
.
.


那見不得光、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

X

這一隊探險隊為數二十人,已在地面上探索超過三個多小時,毫無收穫,而氧氣瓶內的氧氣也差不多耗盡了。

但能源不足的問題已迫在眉睫,他們今天必須有所收穫。

突然,一名探索隊隊員手上的金屬探測器發出了「咇-」的聲音。

「有發現了!」那名隊員大喊。

話畢,所有探險隊隊員已聚集起來,開始拿出挖掘工具進行探索工序。

而大概挖掘了超過一個多小時後,終於得到收穫。



眼前的是一大片豐富的礦物及石油資源,可用作轉換成電力 。

「嘩...」「呢種數量簡直可以用十年以上啊!!」「今次一定立大功啦」

所有人都難掩心中的驚訝及興奮,畢竟他們搜索了大半天也毫無收獲。

但很可惜這批資源成為了他們必須被滅口的原因,因為某種智慧生命體違反了他們與人類軍方定立的某種約定。


「快啲叫人採集嚟啦」 剛才那個新兵興奮地說。

「等陣,好似不太對勁?」老兵回答。

在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下來,同樣地感受着老兵說的「不對勁」。



「啊啊啊呀!!!!!!!」突然,右邊一個隊員大叫。

所有人驚恐地看著他,嚇得屁滾尿流!

原因沒有別的,人類看見不知名的生物也會產生莫名的恐懼。

剛才吶喊的隊員已被撕下右手,下一秒,全身手腳被撕開,頭顱與身體分家。

沒有別人,兇手正是一種兇殘的生命體。
.
.
.
.
從外星而來的生命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