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那天清晨》後試作 當同人吧



「達達噗。」

Jean 放下手中托盤,拿起盤上的濕毛巾,仔細並輕輕地清潔床上的女士,她一動不動的就像死了一樣,然而她身旁的機器正顯示着她各種生命指數,呼吸心跳血壓等等一切正常。

但據說治療實驗失敗,她可能除時都會死去。

這流言一直讓她很害怕,每天她都需要為這病人清潔數遍,每次進房前害怕她已經死了,又或者清潔時她斷了氣,雖然有各種設備,若她死去的話一定有警報的,但...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這房間的冷氣好像又比昨天凍一點點。Jean 再次催促自己快一點。好不容易終於清潔完,可以離去了。



Jean趕緊幫她整理好衣服和用具,就在她把被蓋好的同時,突然有一隻漆黑的小手捉緊她的右手!

好痛!她立即掙扎退後,心跳得像要把胸口甚至把衫撞破一樣,這是那來的手?由背部開始起雞皮至全身,如置身冰窖一般。

但那床上那有甚麼小手?那大小不是那病人的,而且那種黑色根本不會是人類的膚色...

Jean 連忙打斷自己的思緒,慌慌張張地半走半跌地衝出房。

「Jean 咩事啊?」



「啊!!!!」

「冇事啊嘛,唔好嚇我啊。」

「冇事。啊,唔係啊!Maggie,有鬼啊!」

「有鬼?」

Maggie原本想安慰她,但一聽到有鬼立即被嚇窒了。



醫院,學校,遊樂園,廢棄村莊都是很猛的地方。而其實這個實驗所都是一樣是聖地的一種,只是這些地方一般人並沒甚麼接觸,所以沒引起太大的共鳴而減低了恐怖程度。

但對在這裏工作的人來說那些傳說卻是極恐怖的。

有Maggie 陪着,Jean 終於有回望入房間的勇氣。房內只有機器微弱的聲音,完全不見甚麼小手與黑手。

Maggie:「係咪太攰啊,不如妳休息一陣先啦。」

Jean想可能真的太累,昨天去了劈酒,但沒有飲很多啊。但她仍然這樣說服自己。襯着Maggie在這裏,要趕緊把那些清潔用具收拾好,極速把東西收拾好,對於床上的病人,她連一眼也不敢看。

頭也不回趕緊離去。

Maggie雖然害怕,但亦懷疑Jean是否真的撞鬼,始終她沒有親眼所見,而且那些傳說也不見得是真的。那些床頭有男人探頭出來;走廊有黑色人影等;女廁那些隱藏的紅鞋與謎樣的沖水聲;辦公室沒人的角落位置處有打字聲,但現在根本沒有人會打字啊。上次食飯時開了她玩笑,她會否懷恨在心想報復她,以鬼故嚇她?但她神色慌張又不似大話。

Jean已經執拾好走出了房門,躲到牆壁後等她關門,她的面色青得像新界種植的有機菜心,嘴唇白得像紙一樣,還有那正在抖震着的牙關。難度真的有鬼?



於是她趕緊把門關上,不敢偷看房內的情況。但若她只是做戲報復她?房門正快速上,沒時間思考,Maggie以眼角偷望一下房內的情況。

而這亦是她最後悔的事,比起中學時拒絕了當時家貧的Peter更後悔。

床尾有個黑影,因為時間太短她看得不太清楚,那黑影像小狗又像是細小的人趴在床上,而它暗紅的眼睛正望着她。一股冰寒的恐怖感籠罩着她,它正望着這邊,有發現她偷望嗎?

「咔嚓。」

門關上,而Maggie的手不由自主地抖震着,她應該裝作沒看到嗎?但被它發現她見到它後會否鎖定她為目標?會否在無人在附近時於那些陰暗的轉角位突然出現?

她不敢再想,開始說服自己一切都是幻覺,昨夜看小說至深夜所產生的幻覺,不是真的。

不會是真的。



她伸手入衣服的領口,拿出那銀色閃令令的十字架。

不斷默念着。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

然而她留意到Jean正看着右手臂上的瘀青,而形狀有點似...

………………

偉終於來到那見鬼的地點,如此偏僻的地方他根本就不應該來,這是他第三次來,若非利益極其龐大他也不願冒身敗名裂之險,他好歹也是一方權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