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隱藏在黑暗之中的,不止邪惡,還有希望。在一個忘記了俠的年代,英雄現身! 不公、不義、不仁,不會隨時間消失,只有將一齊通通打破!



       各大家族、團體將於十月十一日晚上舉行慈善晚會,不少當紅明星、歌星亦獲邀出席進行籌款表演。而當下最受人熱愛的女子組合「StarNight」亦有份出席......」一名少年停在電器店的櫥窗前,看着當中虛擬投影電視播放的新聞。這投影闊近六十吋,但畫面依然細膩,一看就知是最新產品。不是普羅大眾能負擔的價錢,其投射大小更不是一般家居能容納的。店舖當然也知道來這裏的人買不起,買得起的人不會來這裏,也只不過是一個宣傳手法。 少年看了一會後,便彷彿再也提不起興趣般離去了。
**                                                                          * *                                                                    * *                                                                            
       台上勁歌熱舞,「StarNight」正在台上表現其出道作。這個女子組合,由四人組成,僅僅出道一年,已成為城中最受歡迎的明星組合。四名成均二十出頭,年輕可愛、充滿活力,歌舞並行,每次看畢其表演後也能感到充滿活力。這就是她們大受歡迎的原因,除了外貌吸引,其歌舞才華亦深受肯定,加上其形象健康,成攻攻佔各層面的觀眾。
**                                                                          * *                                                                    * *                                                                      
        台下城中名人、富豪紛紛舉杯暢飲、叫好,然後紛紛叫出捐款銀碼、比拼銀碼的高低。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此舉只是面子上的比拼,這群富得離地的人當然不會在意那些僅僅在地面「生存」的人們。畢竟即使捐款再多,也不會動搖這群富人的家產;加上羊毛出在羊身上,這裡捐出的,明天就在別處賺回,還賺了一個善長人翁的名份,在社會上辦事也好辦一些,何樂而不為?
**                                                                          * *                                                                    * *                                                                          
       黑暗總隱藏着未知。就在這燈火通明的大堂外,一個身影靜靜在站一街之隔的,矮樓天台。這一連數座矮樓對比一街之鬧隔的華麗建築,實屬歷史古蹟。國正堂,於2037年,亦即今年初建成,由香港政府出資興建、為記念回歸四十週年的記念物之一。樓高五層,佔地超過二百二十五萬平方米,第一層為其辦事處、接待室、室內運動場、餐廳、咖啡室等半公共空間,當然,以其消費水平能進來的人都是非富則貴。二至四樓設立不同大小的演講廳、會議廳和展覽廳等等多用途空間,用於舉辦各種電影首影會、演唱會、研討會以及各種宴會等大型聚會。同時作為政府建築物,亦會用於接待外國官員等政治用途。至於第五層,對外宣佈只限政府高層使用,工作人員亦有別於底下四層,完全由政府直接管理,非常神秘。其名字雖然非常中式,但建築風格不缺乏西式風格,銀白色外牆、落地玻璃,但是棱角分明、率直簡單,頗具中國人死板的特色。
**                                                                          * *                                                                    * 
*                                                                         
       此次晚會正正於第三層舉行,落地玻璃透出其明亮的燈光,場中的身影正是對街黑影的目標。站在矮樓上的人正是疾雨,疾雨倒沒有刻意隱匿自己的身影,一來這個貧民窟缺乏照亮他的光線,二來他很暸解隱藏的方法,不論身體上還是心理上,活在光明中的人根本不會留意黑暗中的事物。黑影一個模糊便離開了原地,數個起落便已越過了分隔兩邊的高速公路,儘管那是一條總共有六條行車線的高速公路,對疾雨而言彷彿也不過是小菜一碟。輕易穿過行車量不多的馬路,突然疾雨目光一異,雙眼一撇,發現兩個人影正在不遠處追逐。
**                                                                          * *                                                                    * *                                                                          


趙震雷和李恩妍兩人自小相識,原因是兩人都出身於大富大貴之家上流社會。至於兩人自小關係便特別密切,則是因為兩人跟其他只會花天酒地、生活無所事事的富二代不同,他們覺得自己需要努力才能生存,這世界沒有別人想像的那麼美好。兩人都討厭身傍大部份的紈絝子弟,覺得他們只懂靠父蔭享受,甚至比不上那些窮人,至少他們會努力阿!而這些富二代一旦失去家族護庇則一事無成,毫無作為。所以這樣的富人聚會對這兩人只是一種折磨,一人穿上全黑西裝,燙得畢直,各個細節充分表現出其價值不菲。另一人則身穿一襲淡紫色長裙,襯托出其主人自小培養的優雅氣質,簡約而不失莊重。雖則兩人打扮的成熟程度超出兩人本身的年紀,但兩人沒有因此而顯出不自在的感覺,反倒是一臉駕輕就熟的樣子,或許是這些場合還不足以令兩人覺得緊張。「震雷,這幾位世伯你都認識的,來打個招呼吧!恩研你也過來吧!」說話的人並不是震雷的父親,而是其父的一位弟弟,趙天威。其人性格與其名相反,低調溫和;反倒是與他的辦事能力相近,辦事能力極強,果斷而不失仔細,作為趙家主的左右手管理家族和其事業。「威叔叔,大家好,很久不見了。」趙震雷臉帶笑容向各人打招呼,這樣的例行公事當然難不到他。「乖!」「真是年少有為呢!」「比起我那個不成才的小子真是了不起!」「好一對金童玉女!」面對各種稱讚趙震雷和李恩妍均一一自謙回禮,如何滿足這群所謂「大人」的虛榮感兩人都非常熟悉,只需一番無謂的抬高就足以打發他們。
**                                                                          * *                                                                    * 
*                                                                     
        疾雨本能地望向兩道黑影,然後注意力快速回轉原本的目標,微微屈膝,然而一聲尖叫聲再次將疾雨的注意力拉向兩道黑影。只看見一道黑影繞過轉角,另外一人想必是先轉入了去。大概是轉入之後,才發現是死路,極度恐懼下發出了一聲尖叫。略略皺眉後,疾雨立即躍向兩人身處巷子。一絲突如其來的心悸,這是從小以來也不曾試過的感覺,信從直覺,這是父親自幼便教導疾雨的規條。近百米的距離,只需幾秒鐘便跨了過去,那一名堵在巷子的身影突然回頭,像是感覺到了甚麼的樣子,不斷扭頭回望。然而,疾雨已在他回頭時輕輕落在兩人中間,感到對方落地後,那黑衣人反覺輕鬆,未知比一切更可怕。那人帶着奸笑慢慢回頭,此時疾雨慢慢打量前方那人,全黑沒有反光面的打扮,藉住夜色遮掩容貌,動作緩慢但平穩,明顯是內行人。「現在離開還‧‧‧」話說到一半,那人左拳一出從疾雨右方襲來,疾雨抬手迎擊,然而一股更快更猛烈的勁風從下來而來。撩陰腿。疾雨默默思量對方的攻勢,然後沉身紮馬,以左前臂迎向對方的右腳。左拳只是佯攻,用作分散注意,跟一開頭只說一半的話一樣。右腳才是主攻,不過佯攻的左拳亦分散了黑衣人的力度, 疾雨紮穩馬步,右手搭着左手全力一撃向下轟出。只靠單腳支撐身體的黑衣人根本無力抵擋,「阿!」身勢崩潰,直接倒下。「放過我吧!我錯了!我錯了!」由威脅到一招過後的求饒,反差之大倒是挺令人驚奇。 疾雨慢慢走近,突然想起到底要拿他怎樣。剛剛只是一股衝動追來,也不清楚到底想做甚麼,有人有危險,出手救下,其實也是完全不知就裏就介入了,更重要的是弄不清那一絲心悸的感覺。不知不覺間,疾雨因為心裏的猶豫而停下了腳步,黑衣人沒有放過這一個機會,將兩把貼身收藏的飛刀向疾雨擲出,然後頭也不回向後走。雖然右腳劇痛,但始終是經過鍛鍊的人,黑衣人強忍劇痛奔跑逃走。面對突如其來的兩柄飛刀,疾雨心神收歛,一手「遮月手」使出,手指間各夾緊一柄飛刀。黑衣人已經走出窄巷,鑽進花叢,翻過圍牆。當然要追上他對疾雨而言毫無難度,只是比起追上黑衣人,疾雨覺得更重要的是想清楚自己為何未經思考就作出的行動。
**                                                                          * *                                                                    * 
*                                                                      
      不遠處的一道天橋上,正有兩人目瞪口呆地見證了整件事的發生,兩人正是趙震雷和李恩妍,兩人從沉悶的聚會走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一直走着,看見三個身影分別進了一條死巷。雖然居高臨下能看見下方的情況,卻因無法從天橋下去而只能乾着急,然後卻見第三個身影落在原先兩人中間。說時遲那時快,一名黑衣人已經自巷中逃去,趙震雷心急得大叫:「他跑了!」因抓緊欄杆而發白的手指向了逃跑的方向。還留在原地的黑衣人抬頭看向了這邊,然後向另一個方向離開了。跟第一個黑衣人一樣,都是不走尋常路,不過卻以靈巧的身手無視地形障礙,飛快地離開了。「這邊!」李恩妍向趙震雷大喊,原來她找到了一條緊急用梯子,可由橋上直通地面。趙震雷放下梯子,垂直下望的高度讓他出現了一絲猶豫,不過趙震雷也不是意志軟弱的人,一把脫下外套遞給身旁的李恩妍,就爬了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