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景卿 天亮以後 [仙劍奇俠傳三 景×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1QV-3yBj2A&;list=PLEDBxDAEaeg57r3LXUdW_FOqKFz_SxnNv



哈囉~我是小景,很高興認識大家!
我的夢想就是要成為一個超級大俠,行俠仗義。其實我非常期待大家來參與、融入我的故事,開心嗎?讓我們一起開始吧!
 天亮以後─胡歌http://www.youtube.com/watch?v=d1QV-3yBj2A&list=PLEDBxDAEaeg57r3LXUdW_FOqKFz_SxnNv 
客棧前那一座橋 或許我們都到不了
沒有理由再苦笑 只是煎熬
反覆練習的擁抱 天亮以後就看不到
不能陪你到蒼老 陪你到老
我不知道 還有誰能像我讓你依靠
我只希望 你會牢記我的好
天亮以後就再也牽不到你的手


天亮以後我會慢慢離開你的夢
不敢說 再見就是無法說出口
天亮以後留住你該用什麼理由
天亮以後留下的就只剩下寂寞
別難過 所有的痛都由我默默承受

我以為我做得到 抱著你到天荒地老
愛你我感到驕傲 什麼都好
期待著你的擁抱 也許這機會太渺小
流著眼淚哭著笑 我怎麼逃


空蕩的夢 怎麼寫我們的從今以後
握緊著手 看不到再見的盡頭
天亮以後就再也牽不到你的手
天亮以後我會慢慢離開你的夢
不敢說 再見就是無法說出口
天亮以後留住你該用什麼理由
天亮以後留下的就只剩下寂寞
別難過 所有的痛都由我默默承受
----------------------------------------------------------------------------

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我一人獨步在外頭行走著,啊!月色可真美!微風可真涼啊!這一個靜謐的夜晚可真是好!
當我正在享受這美好的夜晚之時,我突然感覺到一陣不安寧的動靜,總覺得將會有一件事要發生……


「你們是誰?」他們一陣亂刀快砍,差點砍到我,我驚惶的喊道,雖然我夢想成為一個大俠,可我什麼功夫都不會啊!該怎麼對付可怕的壞人?而且還不只一個呢!而是很多個!我完了!完了!以我這三角貓的自創功夫,怎麼逃得了他們的手掌心呢?
正當我非常緊張之時,忽然有一個白色身影從天上飛來救我,讓我脫離了險境。脫險之後,過了一會兒我這才回過神來,原來那一個白色身影是一個白衣大俠。
「我是小景,很高興認識你!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我說道。
「我還有要事要辦,有機會會再告訴你,我們有緣會再相見的。」他微笑著說。
離開前他還不時回頭望的我,說:「小景,我記住你了。」於是他微笑著,揚長飛去……
從那時開始我就對那位白衣大俠印象深刻……
這時,我發現地上有一個閃亮亮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於是我帶著不解,走向未知的方向……

翌日,我依然到處閒晃,好死不死撞見那臭婆娘──唐紅兒。這唐紅兒可是唐家莊莊主的女兒,個性可刁蠻得很呢!我一見到她就要開始吵啦!
「哼!冤家路窄,又遇到你這臭婆娘!」我開罵。
「喂!你胡說!是你自己要出現在我眼前的!」她回吵。
這時突然有一個柔和的聲音響起:「小景兄弟,你們不要再吵了。」
我心想:這聲音怎這麼熟悉?好像在哪聽過?
我陷入在一種思考當中……
小景兄弟,小景兄弟。」聲音越來越真實……


「是誰!」我大聲一喊。
「是我,小景兄弟。」柔和的聲音再度出現。
我回過神來,抬頭一望,望見唐兒姑娘身旁似乎有一個人面熟,但就是不記得他是誰。我仔仔細細看了他,好像有這麼一點印象,他是……?
「白衣大俠?」我問道。
小景兄弟,我們又見面了。」他回答道。
我很驚訝的問:「白衣大俠,你……怎麼會和那臭婆娘走在一起?」
「我跟你說啊,這種人最好要離她遠一點,要不然會被她整死!」我拉著他說道。
「我最好是這樣啦!別聽他瞎扯!」唐紅兒再補充一句:「還有別再叫他『白衣大俠』了,他可是有名字的,他叫做『小卿』。」
紅兒姑娘,沒關係,他怎麼叫我,我都無所謂。」他微笑著,然後對我說:「小景兄弟,別鬧啦!」我這才不甘心的停止和唐紅兒吵架。
「那……你還是離她遠一點的好。」我小聲的說。
「其實紅兒姑娘並不如你想的這麼壞。」小卿說道。
「小卿大俠,別理他,我們走!」唐紅兒拉住小卿的手說道。
「不了,我還有事要辦,我先走了。」小卿鬆開小卿的手。
「你別走啊!我捨不得你啊!」我拉著小卿,但小卿還是飛揚而去。我不禁說:「喂!你怎麼每次好像都很忙?」我心裡想:唉~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你呢?



一個夜晚,一個白衣大俠正想拿出通訊器之時,卻發現通訊器不見了!
「我的通訊器跑到哪去了?」這聲音傳到我耳裡。
「這可奇怪了,是哪發出來的聲音?」我說道。
小景小景兄弟,是你嗎?」聲音又再度出現。
我心想:該不會是小卿吧?
我百思不解,為何會突然冒出這聲音?我試圖尋找聲源,我左看看、右看看,這兒可沒看到任何的人和動物啊。於是我瞧瞧自己,搜搜自己的身上,我發現——一個金色的東西在發出聲音。
「喔~原來是這玩意兒啊!」我頓時恍然大悟。
小卿,是你啊?」我對著「金色小東西」問道。
小景兄弟,是我,這是我的通訊器。」白衣大俠透過「小東西」回應。
「你這玩意兒還真有意思啊!」我拿著通訊器說道。
「是啊,這是蜀山弟子的通訊器,以便和同門師兄弟聯絡。對了,小景兄弟,你在哪?」小卿說道。
我回答:「我啊,在一個未知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我只知道這兒黑漆漆的,這兒應該是個樹林吧。」說著說著,我一個不留神,就望見一個怪獸正虎視眈眈看著我,好像很想咬我,於是我拔腿就跑。
「我求求你別追著我跑!」我對怪獸說道,可這怪獸還是不聽,我直呼:「我怎麼這麼衰啊!不是被人追殺就是被怪獸追著跑!」
這句話傳入了通訊器裡,當然也傳到了小卿耳裡。
小景兄弟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小卿說道。


「我不管了!我一定要救你!」於是小卿不顧一切向前跑。
跑著跑著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誰咧?
小景兄弟,你還好嗎?」小卿問道。
「魂都快嚇破了呢!還好我跑得快,要不然啊……就會被怪獸給吃了!」我驚惶的說道。
「對不起,我來遲了。」小卿好像覺得自己沒保護好我。
「沒關係,我沒死就好。」我依然嘻皮笑臉。
「那怪獸現在在何方?」小卿問道。
「就在那啊!」我指出怪獸的方向。
「我去收拾那怪獸。」小卿說道。
只見小卿抽出劍來,展現他高超的武藝,我不禁讚嘆小卿:「原來你的武功真的這麼厲害啊!」
小卿三兩下就解決了那怪獸。
「你的皮膚可真白啊!跟豆腐一樣白嫩嫩的,應該要叫你『豆腐』才對。就這麼說定囉!就叫你『豆腐』。」我對小卿說道。
他還是依然不動聲色。

「我說豆腐啊,原來你的武功這麼厲害啊!可不可以教我幾招啊?」我讚嘆道。


「不行的,我是蜀山大弟子,本派功夫不得外傳。」小卿回答道。
「這麼小器啊!連個一招半式都不教!」我埋怨道。
「拜託你教我嘛~教個一招也好啊!」我採取「撒嬌」策略。
「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教你吧!這一招叫作『制邪劍法』,請你要一定認真的看我示範。」小卿禁不起我的苦苦哀求,最後還是教我武功了。
小卿說完話便開始示範他的武功,他開始快速的舞劍,咻咻咻!舞得我完全跟不上啊!
「你太快了,我學不會啊!」其實我在心裡讚嘆:「好帥啊!」
「那我再慢一點。」小卿說道。
我回應:「好。」
於是小卿放慢他舞劍的速度,可是還是很快……
「我還是學不會啊!」我笑著說。
小卿想了一會兒,就說:「看來得用另一個讓方式教你。」
小卿彷彿知道我想要再一次看他舞劍。
於是小卿握住我手,一步一步、慢慢的引導我練這個功夫,我的心突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妙感覺,是感動嗎?不太像。是感謝嗎?也不太像。那麼是什麼呢?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小卿‧豆腐對我的好……
然而,我學武功可是非常快呢!經過小卿的指導我已經學得差不多了。
「我終於學會了武功!」我大聲的喊。
小景兄弟,我真高興你學會了這武功。」小卿說道。
這時我突然有一個心思意念,我心想:為什麼小卿每次總是那麼正經呢?他難道沒有不正經的一面嗎?嘻嘻!我真想看到他失態的另一面。
於是一個祕密計畫在我心中悄然而生。
「為了慶祝我學會武功,我們去喝酒吧!」我提議道。
「不行,我不能喝酒!」小卿反對。
「為什麼又不行了?」我反問道。
小卿還是老話一句:「我是蜀山大弟子,我不能喝酒。」
「那喝茶總行了吧!」我說道。
「走啦!我們去喝茶!」我硬拉他去店裡。
到了店裡,小卿還不忘要提醒我:「可別給我喝酒!」
「小二,我要兩壺茶。」我向店小二吩咐道,然後我偷偷的對小二講說:「記得把茶換成酒,可別讓坐在我旁邊爺兒知道。」
不久,店小二呼喊:「兩位公子,您要的茶來了。」然後把茶端上桌。
這「茶」可是酒呢!我心裡竊竊一笑。
「豆腐,來喝茶吧!」我說道。
於是小卿就不疑有他喝了。
我問小卿說:「好喝嗎?」他還回答:「這茶還真好喝,真香!」於是小卿又再繼續喝了。
喝著喝著,他覺得有些異樣,便問我說:「小景兄弟,這茶我怎麼越喝越暈?你確定給我喝的是茶嗎?」
我回答:「是啊,這是茶,你就好好的喝吧!」
過了不久,他就醉了,我這才看到小卿真正的樣子。
只見小卿一直喊:「我愛你!我愛你!」然後胡亂抱我,我真的是嚇到了!
「我愛你!紅兒姑娘,可是我不能喜歡你。」他哭著笑著,躺在我的懷裡。
「看來他把我當成是那臭婆娘了。」我嘀咕著。
我心想:原來真實的你這樣的。
我有點憐惜他,於是對小卿說:「乖乖乖~你別難過。」
我等他哭完了、哭累了,再把他送回房裡休息。

隔天早上,一起來,就發現──兩個大男人躺在同一張床上!
「啊!」「我們」都跳起來驚聲尖叫!
「你昨晚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事?」小卿驚慌的問道。
「昨夜……什麼都沒發生。」我笑著回答。
「真的嗎?」小卿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是真的啦!好啦!我來幫你擦擦臉,讓你醒醒。」於是我溫柔的幫小卿擦臉。
小卿就對我說:「小景兄弟,謝謝你。」
「你知道……你昨晚說了什麼嗎?」我戲謔的說。
「我說了什麼?」小卿好奇的問。
「你說……」我故意賣個關子。
「我到底說了什麼?」小卿問道。
「你該不會真的全都忘了?」我驚訝的看著小卿
小景兄弟,你快點告訴我我到底說了些什麼!」小卿被我逼急了,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著急的樣子呢!
「你說……你說……我愛你!我愛你!紅兒姑娘!」我有點開玩笑的回答。
小景兄弟,是我多言了,請別放在心上。」小卿解釋道。
「傻豆腐,你怎麼這麼說呢!正所謂『酒後吐真言』啊哈哈!~你倒是說了真話呢!」我覺得小卿很好笑。
小景兄弟,你怎麼這般戲弄我?」小卿有點動怒。
我無辜的說:「我只是想要看看……不一樣的你啊!」
小景兄弟,你也真是的!」小卿唸了我一下。
「好啦!等我們整理好衣冠,就去唐家莊──看看你『最心愛的紅兒姑娘』」我拍著小卿的背說道。
小卿看到此情此景,真不知道要做何反應。

我和小卿來到了唐家莊門口,我就大喊:「臭婆娘!」
一個聲音回應:「是誰啊?一大清早就在這鬼吼鬼叫?」隨後唐紅兒就從唐家莊走出來,看到我就喊:死小子!原來是你啊!」
似乎我和唐紅兒姑娘一碰到就想開罵,但奇妙的是唐紅兒按捺住性子問我:「找我什麼事啊?」
「我跟妳說啊,我今天帶小卿一起來,他有話想要對妳說。」我說道。
「什麼話啊?」唐紅兒問道。
於是我拉著小卿說:「快說啊!」他還是一言不發。
我急了,就對唐紅兒說:「小卿他喜歡妳呢!」
唐紅兒睜大眼睛興奮的問小卿:「小卿大俠,你真的喜歡我?願不願意和我一起打理唐家莊?」
紅兒姑娘,我想妳是誤會了。」小卿說道。
「可他明明昨夜還大聲嚷嚷妳的名字,然後說『我愛你!我愛你!』呢!」我理直氣壯的說道。
唐紅兒小卿說:「小卿大俠,我知道你是害羞不敢講自己的心裡話,喜歡我就大聲說吧!」
紅兒姑娘,我是不可能喜歡妳的,我也不會和妳一同管理唐家莊!」小卿堅決的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給我這個答案!讓我從充滿希望掉到無限深的谷底,為什麼!」唐兒哭喊著。
「你們走!我不想再看到你們!」唐紅兒趕我和小卿走。
於是我們就回到了客棧。
回到了客棧,小卿便生氣的質問我:「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我嘟著嘴說:「我只是想要撮合你們倆嘛!」
小景兄弟,搞不清楚就不要亂撮合!」小卿生氣的說道。
「豆腐,我可是為你好耶!沒想到好心反被當壞人,我不跟你吵了!我累了,我想睡了。」於是我回房睡覺去了。
我雖睡下了,卻還是聽到有人在唱歌的聲音,爾後我看到一個人身穿奇裝異服,一邊舞著劍一邊唱著:
客棧前那一座橋 或許我們都到不了
  沒有理由再苦笑 只是煎熬
  反覆練習的擁抱 天亮以後就看不到
  不能陪你到蒼老 陪你到老
  我不知道 還有誰能像我讓你依靠
  我只希望 你會牢記我的好
  天亮以後就再也牽不到你的手
  天亮以後我會慢慢離開你的夢
  不敢說 再見就是無法說出口
  天亮以後留住你該用什麼理由
  天亮以後留下的就只剩下寂寞
  別難過 所有的痛都由我默默承受。

我不禁上前問:「你是誰?為何身穿奇裝異服?」
那人回答:「我是舞劍艾祺,是一個現代人。」
「現代人?」我不解的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來是要告訴你:你的小卿在過不久就要離開你了。」舞劍 艾祺說道。
「你騙我!他不會離開我的!」我依然不相信。
「我沒騙你!」舞劍 艾祺說道。
「豆腐!你不要走!不要離開我!」睡夢中的我在床上呼喊。
小卿聽到了我的聲音,就立刻到我的床邊,握著我的手對我說:「小景兄弟,我在這,我一直都在。」
我漸漸的甦醒,於是我含著淚問小卿:「你不會離開我吧?」
小卿回答:「不會的,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永遠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我感受到小卿緊握著我的手,不放手……

有一天,小卿突然問我說:「要不要陪我回蜀山?」
我心想:他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有點反常。
於是我問小卿:「怎麼突然要我和你一起回蜀山?怎麼啦?」
「沒事。」小卿的眼神怪怪的。
我笑著問小卿:「你要帶我回蜀山,成為真正的蜀山弟子?」
「好啊!這樣我就可以成為蜀山大俠啦!」我欣喜雀躍。
「恩。」小卿的回應聲顯得特別的沉重。
一直以來,小卿身上總有說不出的憂愁,但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天他的神情格外的凝重……
後來我們踏上前往蜀山的路途,我們一步一步前往蜀山。正當我們邊走邊聊正開心時,我們卻遭受了突如其來的攻擊……
我好想保護好小卿小卿卻受傷了,而我自己也傷得不輕。
那些人依然鍥而不捨的追殺著我們,逼得我們無路可走──前方正是一個斷崖。我看到後頭盡是追殺我們的那些壞人,當下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知道我怎麼樣都打不過他們。
於是我閉上眼睛、摒住氣,說:「不管了!死就死,不死就是幸運!」然後我向懸崖一躍而下。
小景兄弟!」小卿急忙拉住我的手,但我們還是落入山崖。
後來我們墜到了地面,昏睡了好久好久。過了好久,小卿終於醒了,他醒了,心一驚:我怎麼趴在他身上?
但他的心還存有一絲的憐惜……
小卿什麼都不說,只在身旁看顧著我,然後揹著我到一個客棧照顧我。
過了一段時間,我隱隱約約醒了。我看到小卿在一旁照顧我,心裡有些感動。
「謝謝你,豆腐……你總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保護著我。」我向小卿道謝。
小景兄弟,你是我心中很重要的人,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傷害……」小卿說道。

幾天過後,我們的傷勢漸漸好轉。
這一天的夜裡,是美麗的月夜,小卿獨步走到客棧前的小橋上吹笛。然而他吹的曲子,讓我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今晚月色好美啊!」我走到小卿身旁說道。
「是啊!」小卿回應道。
「你剛剛吹的是什麼曲子啊?」我向小卿問道。
小卿回答:「我不知道……只知道它是一首絕美的曲子。」他眉頭一鎖,彷彿有些哀愁……
小景……」小卿的眼神和言語顯得特別溫柔。
小卿繼續說下去:「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見了你會怎麼辦?……」
這個問題彷彿很熟悉,但又想不起來在哪聽過……我只覺得,在這美麗的月夜裡,總有不祥的預感……
「噗通」的一聲,我不小心掉到了橋下的湖泊裡。我不禁碎碎唸:「唉~為什麼我總是這麼衰啊!」
小卿趕緊拉我上岸,然後他輕柔的問:「你可以回答我這個問題嗎?」
我想了又想,就回答:「我無法想像你不在的時候,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天亮以後,我就要離你而去了。」小卿帶著憂傷。
我一聽到這話,心一驚,又再度落水了。
小卿再度拉起我,然後接著對我說:「但我的心永遠不會離開你!」
「豆腐!你不要走!」我死命的抱住小卿,不放手。
就這樣,我們就一直擁抱到天明。

「天即將亮,我要走了。」小卿說道。
我看到他慢慢的飛到天上,但我還是死不放手。
「豆腐!你不要走!不要拋下我啊!」我死命的哭喊著。
這時,有一個人突然的出現了,那人拿著劍,我好像在哪看過他。
「你不是那個什麼什麼艾祺嗎?為什麼你要帶走他?」我激動的問道。
「我沒有要帶走你的小卿。」舞劍 艾祺說道。
「你騙人!那為什麼豆腐會飛到天上?」我大聲駁斥舞劍 艾祺
小景,你別難過。不論你們是否分離,我都祝福你們。」舞劍 艾祺舞著劍彷彿在祝福我們……
小卿‧豆腐!就算你離我而去,我也不會絕望,因為我深信……我們一定會有機會再相見的!」我望著飛到天上的小卿,滿足的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