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鬧鐘竟然不響,
·
梳洗完,我匆忙地把電話、銀包,八達通掃進手袋裡。
·
我打開化妝包想把唇膏放進去,
·
一時手滑把它掉到地上。
·
我蹲在地上尋找,
·


看見它跌到櫃底裡,
·
我跪下將手伸進去摸索著。
·
忽然摸到一樣像皮膚質感的東西,
·
我想確認多次是什麼來的,所以多摸一下。
·
那物件突然用力握著我的手。
·


我嚇得大叫一聲,想把手抽出來。
·
好不容易把手拉出來之後,
·
手背上多了幾條像被指甲刮出的血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