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是我第一次值夜班,
·
病人們都早早睡覺了。
·
令一直擔心做錯事的我放下心頭大石,
·
突然呼叫鐘響起。
·
我慌張地馬上趕到病床查看。
·


怎麼辦血壓愈跌愈低了,先生?先生醒醒⋯
·
護士長和其他人都去了哪裡?
·
呼,要鎮定,先幫他注射腎上腺素吧,再遲就趕不及了!
·
腎上腺素⋯腎上腺素在哪。
·
「嘟」⋯⋯
·


呀!我又弄錯了⋯又弄錯了⋯又弄錯了。
·
就在這時,醫生和兩個護士突然衝進來。
·
我正想解釋的時候,他們竟然穿過我的身體去到病床⋯
·
醫生在檢查完之後把被單蓋過他的頭。
·
年長護士對另一個護士說:「不用害怕,你第一晚值夜班所以未見過,她以前都是這裡的護士,因為一次嚴重醫療失誤後自殺死了,之後每逢有病人死亡,她都會出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