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發生有經驗的行山人士,在西頁行山時失蹤。
·
我作為義務搜救隊其中一員,竟然在搜救行動時跟同伴失散了。
·
當我驚覺時,身邊已被突然出現的濃霧包圍著。
·
手機沒有訊號、指南針不停轉動,我心知不妙。
·
我唯有憑著記憶的方向前進。
·


當走近一個山坡時,隱約看見前方有一群人在樹下嬉笑著。
·
我以為有救了連忙上前,但突然傳來女人的慘叫聲。
·
我躲在草叢中探頭察看,
·
竟然看見那群人穿著日本軍服,身上拿著刺刀刺向被綁在樹上的女人!
·
那女人穿著行山服裝,頭上戴著帽子,不就是失蹤了七日,我們正在搜救的那個人嗎!
·


「救命呀!呀!」她凄厲的慘叫聲令那群日本士兵更加興𡚒地大笑起來,
·
他們一邊用日文交談著,一邊用小刀把她活活地開腸破肚。
·
一名士兵把手插進她腹腔內,抽出白花花的腸子來嬉笑玩弄。
·
她不停痛苦地悲嗚著,直到另一個士兵用刀把她還在跳動的心臟割下來放進嘴中噬咬⋯⋯
·
我被嚇得想拔腿就跑,怎知道一轉身就撞到站在我身後的士兵!
·


他盯著我,露出牙齒淫笑地說,「花姑娘滴,花姑娘滴。」
·
我才明白,原來真是有結界存在的。
·
看著被綁在樹上虐殺而死的女人,下一個被失蹤的人將會是我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