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拖著疲憊的身軀上了巴士,
·
不知何時睡著了。
·
突然被急速的剎車聲吵醒,
·
巴士失控撞破防撞欄,直衝落山坡,
·
我像滾地葫蘆那樣被撞飛出車頭,迎面撞上山坡一塊巨石⋯⋯
·


當我醒來時,竟然在山坡中絲毫無損!?
·
我連忙爬上公路呼救,突然一輛巴士在我頭上衝落山坡。
·
尖叫聲不絕於耳,很多乘客被衝力撞飛出車廂,
·
有一個男人飛撞到我身後的巨石上奄奄一息,我趕緊上前察看。
·
我看著血流滿臉的他,竟然是我自己!
·


這時身邊突然出現一群古怪的人把我推開,爭先恐後在搶奪我的身體。
·
最後被一名滿是紋身的強壯男人奪得,他連忙躺在我身體上,竟然跟我合二為一了!
·
我驚呆地坐在地上,看著那男人奪走了我的身體揚長而去⋯⋯
·
那麼多大難不死的人康復後會患「失憶症」,是因為身體根本不是他吧?
·
這時才看清那群古怪的人,全部都面色慘白,有老有少、除了正常衣著外,還有些穿著清裝、有些穿著旗袍,還有很多身體殘缺不全的。
·


他們忽然哄動地衝向山坡下,原來在爭奪另一具屍體。
·
一些老弱病殘的人,一邊走內臟跟著跌落在地上,抱怨地說,等了幾十年都未能奪得身體⋯⋯
·
我忽爾明白死亡世界的遊戲規則是怎樣,原來還是要靠你爭我奪,弱肉強食。
·
看著山下過百個「人」已經在包圍著巴士的殘骸,我拿起撒落在地上的鐵支跑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