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敵人基地嘅一刻,就已經有一股又一股嘅邪氣不斷向住我地咁湧過黎。呢一刻係我人生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咩叫做邪惡。面對住咁強嘅邪氣,我無能力再繼續向前行,如果有得比我揀我一定會係即刻調頭走。
 
「小心!」Ivan大叫。
 
前面有一隻好似四五個人加埋咁高嘅怪物,隻野全身唔同位置都有骷髏頭痴住係度。佢拎住一把好大把嘅彎刀,而佢把大刀嘅長度就已經相等於兩個人嘅高度,淨係把武器都已經大過我個人。
 
雖然隻怪物嘅身形係非常之龐大,但佢嘅速度亦都出奇地快,速度同體形可以話係完全唔合比例。
 
就係頭先果一刻,隻巨人就係天花板上面跳落黎諗住突襲我地。好彩Ivan係我地入去之前就已經準備左一個防護罩,如果無左Ivan,我地可能已經死左。
 


「竟然一入門口就已經有獨眼巨人守住,睇怕敵人嘅戰力都好強下...」歐陽sir面對住獨眼巨人嘅突擊都流左一額冷汗。
 
「我地要好好咁制定戰略先可以打贏佢。阿洛同我一齊上去做前鋒,海澄負責限制住佢嘅行動,阿詠就係後排睇準機會做輸出,Ivan就專注做防守。」歐陽sir指示我地。
 
大家都好快就拎出自己嘅法器準備好戰鬥,但偏偏就係呢個時候我召喚唔到我嘅靈裝。
 
「唔得呀!我用唔到靈裝呀!」我同大家講。
 
「好,阿洛你唔好急,慢慢黎,Ivan你專注幫阿洛防守,我自己應付得到!」歐陽sir一馬當先,拎住把大鐮刀獨力同獨眼巨人抗衡,而Ivan就消除左歐陽sir嘅防護罩,將靈力全力灌注係我身上嘅防護罩上面。
 


歐陽sir嘅強大之處就係佢嘅速度,但面對住巨人嘅大刀,歐陽sir嘅速度完全比敵人嘅力量壓制住,根本就無辦法發揮出應有嘅實力。
 
而海澄就用佢嘅雷電去限制巨人嘅行動,從而去減低獨眼巨人每一下砍擊嘅力量。就係靠海澄嘅輔助,歐陽sir先至可以招架得住獨眼巨人咁強大嘅力量。
 
「修羅、修羅、修羅!你做乜仲唔出黎呀!」我心入面好心急咁講。
望住大家都咁努力去戰鬥,但我就因為召喚唔到靈裝而企埋一邊,仲要分薄左大家嘅防禦,我真係覺得好對唔住咁多位。
 
「係時候啦!阿詠出招啦!」歐陽sir指揮阿詠。
 
「接招啦!」阿詠將八咫鏡對準獨眼巨人個頭,然後一束大光柱就向住獨眼巨人射埋去。


 
獨眼巨人一見到阿詠出招就即刻將把刀掉低再避開阿詠嘅炮擊。雖然阿詠呢一炮打唔中巨人個頭,但都打中左佢個膊頭,成功打斷左佢拎刀果隻手。
 
「係咪成功左啦?」見到獨眼巨人受到重創,睇黎之後都好容易就可以收拾佢。
 
「睇定D先,依加只係打斷左佢一隻手,唔知佢仲有冇收埋左咩秘密武器。」歐陽sir拉埋我一齊暫時向後退,係安全嘅位置觀察獨眼巨人嘅行動。
 
歐陽sir果然無講錯,係我地退後左之後,獨眼巨人嘅右手即刻就發生突變,手臂上嘅肌肉比起原本嘅形勢粗壯幾倍,而指尖亦都生出左成個人咁長嘅利爪。
 
獨眼巨人用手上嘅利爪將自己嘅肚皮撕開,收埋係佢肚入面嘅係一大堆骷髏骨,而佢身上一個個嘅骷髏頭就係佢體內嘅骷髏骨個頭。
獨眼巨人個肚皮入面嘅骷髏骨不出幾秒就已經一隻一隻咁爬出黎,每一隻都拎住一把刀向住我地衝埋黎,好快就包圍住我地。
 
我地依家所面對嘅唔止淨係得獨眼巨人,仲有數以百計嘅骷髏軍團。
 
我地依加係完全比敵人嘅骷髏軍團包圍住,而獨眼巨人又步步進逼。我地頭先靠住歐陽sir同海澄嘅實力都仲叫做勉強招架得住,可以用阿詠嘅炮擊去擊倒巨人,但依加仲有骷髏軍團嘅威脅,局勢可以話係完全扭轉。


 
「點算呀?我地係咪會就咁死係度架?」眼前所面對嘅形勢實在係太過險峻,我不禁將心入面嘅驚慌表露出黎。
 
「大家冷靜D! Ivan解除防禦,召喚妖精出黎幫手。我同阿詠繼續專注制衡獨眼巨人,海澄協助Ivan對付骷髏軍團。阿洛你唔好急,再試下運用你嘅靈力。」即使我地面對住咁大嘅威脅,歐陽Sir依然臉不改容,好冷靜咁指示大家去唔同崗位。
 
雖然Ivan好盡力咁召喚幫手,就算我地有Ivan嘅妖精作為同伴,但數量上面依舊仲係敵人方面佔優。海澄不斷咁用電擊去大範圍咁攻擊骼髏軍團,海澄咁啱有一下打歪炮,而Ivan嘅妖精又係另一邊作戰緊。有幾隻骼髏兵就趁住海澄失誤嘅空檔突入左我地嘅安全範圍,海澄亦都因為呢次失誤而身陷險境。有三隻骷髏兵拎起把刀向海澄砍埋去,有兩隻砍空左,有一隻就砍傷左海澄隻手。
 
「海澄!」我即刻狗衝過去海澄果邊。
「死啦你班仆街!」我一把火就燒到果三隻骷髏兵變成灰燼。
 
「阿洛,次次都要我幫你嘅?」係我心入面聽到修羅把聲同我講。
 
「修羅,乜你咁遲先出黎架!」我心中默念。
 
「阿洛,要怪就怪你自己唔夠能力,係你無能力去保護其他人。」修羅答我。


 
「咁有左你嘅力量我咪可以去戰鬥囉!」我同修羅爭論。
 
「我唔可以成世都係你身邊架,你要靠自己變強先可以保護到大家。」修羅向我解釋。
 
「阿洛,小心!」Ivan大叫。
 
因為海澄隻手比骷髏兵砍傷左,所以暫時都戰鬥唔到,靠Ivan一個人又頂唔住咁多嘅骷髏兵。就係呢個空缺時間令到骷髏兵又再次成功突入,而佢地就係衝住我而黎嘅。
 
憑住修羅嘅力量,要解決呢D卒仔就唔係問題,但眼前嘅骷髏軍團數量實在係太多,殺極都仲有,根本就沒完沒了。
我地呢邊係度對抗骷髏軍團,而歐陽sir果邊就招架住獨眼巨人嘅攻擊,依加嘅情況完全係一個膠著狀態,我地做緊嘅野只係削弱緊我地嘅體力,一D進展都無。
 
「咁落去就打極都唔完架啦,我地要諗辦法突破呀!」我對住大家大叫。
 
「我一個人頂住先!阿詠,你準備清曬D骷髏兵佢!」歐陽sir散發出更加強烈嘅靈力,有一股黑色嘅氣將歐陽sir同佢把鐮刀包圍住。


 
果一段黑色嘅氣變左做歐陽sir身上嘅鎧甲,而歐陽sir把鐮刀亦都變得更加大把,更加鋒利。
歐陽sir有左呢副鎧甲之後就好似爆左seed咁樣,一刀又一刀,毫不留情咁向住獨眼巨人砍埋去。局勢由頭先阿詠同歐陽sir兩個人合力先勉強招架到獨眼巨人嘅攻擊,扭轉成為歐陽sir獨自一人就已經可以輕鬆壓制住獨眼巨人。
 
就係我驚嘆緊歐陽sir嘅戰鬥力果陣,阿詠已經準備好出絕招。阿詠將塊八咫鏡掉到半空之中,然後用另一塊八咫鏡射向半空,上面果塊八咫鏡隨即就爆開做好多碎片。阿詠向住上面嘅碎鏡不斷咁射,炮擊就係碎鏡之間不斷反射,變成光雨咁樣從天而降,只係一剎那就將骷髏骨團全滅。
 
「好啦,我地依加全力攻擊獨眼巨人!」Ivan指揮我地。
 
面對住歐陽sir凌厲嘅攻勢,獨眼巨人可以話係無還擊之力。於是我地集中火力,打算一口氣攻破獨眼巨人。
Ivan嘅妖精全部都衝到獨眼巨人嘅腳下夾攻佢,阿詠同海澄就係後面輔助我同歐陽sir。
 
有鎧甲附身嘅歐陽sir可以話係速度同力量兼備,出手乾淨利落,每一刀砍落巨人嘅身上都留低重重嘅傷痕,甚至一刀就能夠割開巨人龐大嘅身驅。
歐陽sir不斷咁展現刀法,而我都唔執輸,有修羅嘅力量,我可以自由操縱呢一種來自地獄嘅火焰。我將火焰集中係雙拳上面,利用手上嘅火焰將獨眼巨人嘅焚毀。
經過大家齊心合力,終於都將獨眼巨人呢個咁難搞嘅守門人擊敗。
 


「睇下有咩人黎左?乜咁熱鬧呀?」有一把女人聲係上方傳落黎。
 
係廢棄工廠嘅上層,有幾隻鬼企左係上面,而其中一個就係我地嘅目標—死靈術士。佢係殺死Anson嘅仇人,即使佢化左灰我都認得佢...
 
死靈術士嘅身邊仲有兩隻鬼,其中一隻係女鬼,係佢嘅身邊有好多條蛇對住我地虎視眈眈,佢就係頭先講野果隻女鬼。
而另一隻係一個無頭嘅騎士,手上面拎住一把黑色嘅長槍,相比起身邊嘅女鬼,呢個無頭騎士就顯得非常沉默。
 
「我嘅實驗體1號竟然會比人打敗?哈,又係你地班人呀?呢兩個係我最強嘅作品,就等佢兩個黎招呼你地啦。同我上!殺左佢地!」死靈術士一聲令下,佢身邊嘅兩個鬼將軍就一躍而下,準備同我地決一死戰。
 
「大家...打低佢兩個,再打低埋上面果排骨,就係我地贏啦.....要堅持.......」歐陽sir連句野都未講完就暈左係地下上面,身上嘅鎧甲亦都消失左,得番我四個面對眼前更強嘅敵人。
 
「你地幾個竟然可以打低我地嘅1號,都幾好野呀。」蛇女發出幾下冷笑聲,無頭騎士就繼續保持沉默。
 
「你地要小人D…佢地兩個所散發嘅邪氣可以話同啱先嘅獨眼巨人無得比。」連Ivan都覺得非常之不安。
 
「唔洗怕wor,放馬過黎啦,最多我讓你地出手先啦,哈。」蛇女非常睇唔起我地,仍然係不斷咁冷笑,而佢身邊嘅蛇妖亦都表現出相當嘅敵意。
 
阿詠睇唔過眼蛇女嘅態度,所以好快就出手攻擊,阿詠將全身嘅靈力都集中係呢一擊上面,就連企係佢身邊嘅我地都企唔穩,比八咫鏡炮擊時候嘅衝擊波彈埋一邊。係阿詠憤怒嘅炮轟之下,成座工廠頃刻就變成頹垣敗瓦。
 
即使阿詠將所有靈力都集中係呢一擊上面,但係兩個鬼將軍依然毫髮無損。蛇女利用身邊嘅蛇妖將擊向佢地嘅魔力全部都吞噬,所以唔單利傷害唔到佢,仲令敵人嘅魔力更加飽滿。
 
「竟然有吸收魔力嘅能力?呢隻蛇女唔簡單,好難應付...」Ivan喃喃自語。
 
「咁我地要點樣對付佢呀?」我問。
 
「因為佢可以將攻擊佢嘅魔力都吸收曬,所以我地要靠體術先可以傷害到佢。不過最擅長體術嘅歐陽sir已經暈低左,依加唯有靠阿洛你...」阿詠解釋。
 
「但似乎佢身邊嘅無頭騎士都係擅長體術...」海澄發現左最大嘅問題。因為當我上身突擊蛇女嘅時候,佢身邊嘅無頭騎士亦都會上前掩護蛇女,所以我地可以話係無從入手。
 
「點呀?係咪無曬辦法啦?咁就到我地出手啦wor?上啦無點騎士!」蛇女又再一次挑釁我地,無頭騎士一言不發就拎起長槍向住我地突進。佢嘅速度比起歐陽sir更快,力量亦比歐陽sir更強,相信連歐陽sir都無辦法抵擋得住無頭騎士嘅攻勢,憑住Ivan嘅防護罩我地先好勉強咁擋到呢一下攻擊。
 
「無辦法啦...我地打唔贏架...」Ivan放完防護罩之後嘅靈力亦都所淨無幾,佢召喚出黎嘅小妖精亦都全部消失曬。
 
我再一次拎起火劍,同無頭騎士決一高下。我打算先發制人,用電光石火嘅速度向前突進再做一下假動作先至砍落無頭騎士身上,但無頭騎士輕而易舉就避開左。我食住個勢補多一劍,然後再用火拳諗住燒佢老母。
 
當然唔洗講都知,無頭騎士就好似唔洗用腦咁樣都避得開我嘅combo,仲一手就捉住左我嘅火拳,徒手就壓制住我嘅修羅之火。
 
就係呢個過招嘅途中,我發現自己忽然間訓左係地下,然後我個肚就感覺到劇痛,而口中亦都嘔左一啖血出黎。無頭騎士用疾風迅雷嘅速度向我出拳,快到係我訓左地先load到頭先嘅事。
 
無啦...佢兩個咁勁,我地真係無可能打得贏...
正當我差唔多暈低,有一把聲同我講。
「比D爭扎!」修羅係我心入面大叫一聲。
然後就有一股非常溫暖嘅感覺由心而發,個身就好似比一團火包住咁樣。
 
「阿洛...點解你...」Ivan目定口呆咁望住我講。
 
「做咩呀?」我望下自己個身,發現自己竟然同歐陽sir一樣,成身都係鎧甲,而且我嘅火亦都由血紅色變做藍色。
 
「點解阿洛可以好似歐陽sir咁嘅?」海澄見到都好驚訝。
 
「唔同...歐陽sir果種係靈力鎧化,而阿洛呢種係神格。簡單D講,就係阿洛變左做神,姐係修羅。」聽住Ivan講野,我發現Ivan嘅體力都所淨無幾。
 
「阿洛,借你個身比我一陣。」修羅同我講完之後,我個身就好似唔再係屬於自己嘅咁樣,個身會自己陏。
 
「阿洛,我將自己嘅位置同你調轉左,你依加所感受嘅,就係我平日所感受嘅野。」修羅解釋。
 
「夠啦八婆,係時候都我地啦wor?」修羅挑釁番蛇女,而我地亦都開始反擊。
 
「點解...修羅竟然會係呢度?」蛇女見到修羅就即刻淆曬底,連一直沉著嘅無頭騎士都退後幾步。
 
「點呀?你地邊個出招先呀?兩個一齊上都得架wor。」修羅將把劍掉埋一邊,打算徒手應戰。
面對住修羅接二接三嘅挑釁,蛇女終於都沉唔住氣,向住修羅衝埋去。
 
「白痴。」修羅一手就捉住蛇女身邊嘅蛇妖,一隻、一隻咁扯出黎,再一把火將佢地燒乾燒淨。無頭騎士眼見局勢不利,即刻上前掩護蛇女,無頭騎士利用長槍向住修羅步步進擊。對於無頭騎士嘅突擊,修羅顯得非常警覺而同佢保持距離。
 
自古以黎唔知點解蛇女嘅絕招都係可以石化人地,當然呢隻都唔例外啦。蛇女就趁住修羅閃避無頭騎士攻擊嘅一刻使出看家本領,佢身邊嘅蛇妖亦都有幫手施法,蛇女嘅口中、眼中都發出耀眼嘅光芒,正面面對住蛇女嘅法術,當然一定中招啦。我感覺到對腳開始慢慢咁痺,然到成隻腳都陏唔到,慢慢咁樣連個身都唔陏得,最後就連睇同聽都做唔到。
 
我嘅眼前就只有一片漆黑,無聲、無色、無味,係一個乜野都感覺唔到嘅世界,但係我心入面嘅靈魂就可以隨意係我嘅內心世界周圍走。
「阿洛、阿洛、阿洛!」有一把聲不斷咁叫我,但係我周圍都見唔到有其他人係度。
 
「我係修羅呀,阿洛,依加得你先可以救到大家。」修羅同我講。
 
「吓?點幫呀?唔係連你都比蛇女石化左咩?」我問。
 
「所以就要靠你啦,聽住啦,你要附身落蛇女度。」修羅提出一個可以打救大家嘅方法。
 
「點上佢身呀?我邊度做到架?」雖然呢個方法係有效,但我對自己完全無信心。
 
「阿洛,你得架,因為你依加係控制緊你嘅靈魂呀,走出呢個身體,再走入蛇女個身啦!」修羅一講完之後,我就突然間番番出去現實世界。明明我地比人石化左架,點解會陏到嘅?
 
我再望下周圍,想睇下大家有冇事。咦...我明明見到自己比人石化左企左係度,但點解我又會陏到...唔通我走出左自己個身體?
 
為左大家可以打贏,我決定一於少理,心口掛個勇字就即刻撲埋去蛇女個身體入面,進入左蛇女嘅內心世界。
「等我黎對付你啦,八婆!」我對住蛇女嘅靈魂大叫。
 
「點解會咁架...你係點做到架...你快D走呀!走呀!」蛇女一邊跑一邊叫。
我就一於食住個勢,窮追不捨,捉到佢我就打佢老母!
好快,蛇女嘅靈魂就比我捉到,而我亦都狠狠咁打左佢一身。呢個時候,蛇女靈魂嘅力量比我弱,所以蛇女嘅身體控制權就落左係我度。
 
上一刻,蛇女仲同Ivan係度交手緊,而我就一野回馬槍對住無頭騎士整左一野石化光比佢嘆下。
「大家,上呀!打爆舊石佢!」我對住Ivan,海澄,阿詠講。而大家亦都好似明白曬所有事咁樣上前攻擊已經石化左嘅無頭騎士。
 
當無頭騎士被打敗嘅一刻,我就同大家講:「黎啦,隊我啦,殺左我啦,我走得切架!」
雖然我口講出黎係無乜野,但心入面就好明白,如果我走遲一步,我好大機會會死係呢度...
 
係蛇女死前嘅一刻,我就啱啱好係佢個身入面走番出黎,而我自己身體嘅石化亦都解除左,我可以番番入自己嘅身體入面。
 
一番到自己個身我成個人都覺得勁攰,而大家亦都圍埋黎睇下我有冇事。
「阿洛,你有冇事呀?你振作D呀,唔好死呀!」海澄好緊張咁推我個身。
 
我慢慢咁打開眼望住海澄:「我無事呀,只係覺得好攰姐...你地快D去打低埋個死靈術士先啦。」
 
「嗯...阿洛你要等我地呀,我地好快番黎架啦!你忍多陣呀。」海澄係我耳邊講,之後大家就上前追擊死靈術士。
 
當下,死靈術士嘅手下全部都死曬,得番佢自己一副白骨,點睇都係我地有大優勢。無曬手下嘅死靈術士,就好似一隻無牙嘅獅子咁樣,對我地完全無威脅。大家亦都只係好似平時捉鬼咁樣就輕鬆收服左佢,而呢一帶有機會比鬼王侵襲嘅威脅亦都消失,我地嘅任務總算係完成左。
 
一切過後,歐陽sir慢慢爬起身問大家:「依加情況點樣呀?仲有幾多敵人呀?」
 
「無啦,所有敵人都比我地打低曬啦,我地番去休息啦,聽日大家都可以齊齊整整咁上堂啦。」Ivan同歐陽sir講,亦都同大家講。
 
最後,大家嘅身影亦都係瓦礫之中慢慢消失,番番去各自嘅地方好好休息,係日頭嘅時候做番一個學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