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線劇情無關,純屬了解主角性格背景)
 
經理的房間掛滿獎狀,那是酒店的驕傲。

我坐在房間裡,環視華麗的裝潢,深感佩服。

「所以話,你哋酒店可以Offer到咩價錢?」我問酒店經理。

「我哋向島酒店收費每人$650,我哋可以提供埋三個車位、兩小時任飲汽水、主題燈光效果、投影機同播放器材、鮮花擺設等等嘅配套。」經理微笑,彷彿許久沒有生意
一樣:「我哋重做緊Promotion,唔收加一。」



我叫利譽東,現在中六,正準備考公開試,我卻自告奮勇說要籌辦謝師宴。

謝師宴是麻煩的東西,又要尋找場地,又要設計環節,最可恨的是總有一群人嫌價錢、嫌質素、嫌距離。

作為搞手,真的「兩頭不到岸」。

然而,我卻不惜一切吞下這塊骨頭。

「利先生,你覺得點?」經理綻放意味深長的微笑。



「叫我Waylon得啦。」我也笑容以對:「我都係覺得貴左少少。」

「請問你哋謝師宴人數會有幾多?」經理力挽狂瀾:「或者可以再傾傾。」

「我哋全級大約150人左右,請埋校長老師就大約170人啦。」我清楚回答,同時看看手錶,假裝自己在趕時間。

可惡,垃圾手錶又自動慢了五分鐘。

我遲早一定把它換掉。



「我哋或者可以再安排一個九折優惠俾你哋。」酒店經理說。

九折。

倒也不錯。

我低頭沉思,腦袋裡滿是盤算。

「呢個係我哋頂盡可以Offer到嘅優惠。」我清楚知道,那是經理的底線了。

眼前的經理看上去四十多歲,可頭髮掉落不少,應該是日夜煎熬,為生意拼搏的後果。

那麼,正常人的下一步是什麼?



要麼繼續殺價,要麼欣然接受。

我的思維卻沒有那麼簡單。

我毛遂自薦,主動籌辦謝師宴,目的只有一個。

「九折的確唔錯。」我的嘴角逐漸上揚。

「係呀,其他學校冇呢種優惠,見你哋係名校,又第一次搵我哋,就決定破例。」經理回答。

「只不過……」我刻意放緩語氣:「始終有其他地方比你哋更平,我好難說服其他同學喔。除非咁樣……」

「你講啦。」經理開始感到不耐煩,弄著西裝。

「不如咁樣啦,你照開單收我嘅同學全價,而我抽翻一成咁多,咁樣唔錯嗎?」我提出。



聽此,那個經理立刻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你……」酒店經理訝異起來。

他也萬萬沒想到,我會收取佣金。

「唔駛咁緊張,唔係想搵你笨,大家互惠互利。」我撥弄頭髮,好讓我看起來更有自信。

「……」酒店經理低頭沉思。

我猜,他心中的說話是「我從未見過有學生會識呢套」。

然而,我的確是個特別的人。



「呢個世界好大,好多嘢大家都未見識過。」我說服道:「我就好老實,要我做義工搞活動真係完全冇可能,當然要袋翻少少啦。」

接著,我彈了彈手指,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全香港咁多酒店,點解我一定要揀你哋?我諗呢種道理你都會明。」我繼續遊說。

那個經理左右兩難,不知如何是好。

看來,他真的是缺乏經驗,缺乏認知。

「經理哥。你都想酒店生意好,係咪?」我靠前看著他,調低聲線:「其實咁樣,同你提出九折係冇分別,只係數字上轉轉手啫。」

的確,那不過是數字上的調整罷了,完全沒有損害酒店的利益。

至於那些學生,倒不能永遠視我為義工吧。



老實說,就是一堆所謂好心人,為班會、學校無條件付出時間和精力,久而久之,學生就視作必然,開始要求多多。

經理思考一會,四周張望,確保沒有耳目,便低聲答應。

「好,就咁決定。」酒店經理說。

「好。合作愉快。」我站起跟對方握手。

我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向島酒店。

下一步,便是搞定那些學生。

課室裡……

「喂!Waylon,你嗰邊點樣?」另一個搞手Simon問我。

「有冇好價錢?」Agnes也問。

「我搵到一間酒店,價錢每人$650,但我覺得唔錯。」我一邊說,一邊將「禮物」放到桌子上,笑容依舊掛著:「呀係,請你哋飲嘢先,大家辛苦。」

「黑糖珍珠鮮奶?百香益力多?嘩Waylon做咩突然咁好。」Simon驚嘆。

「我一向都咁好。」我淡然回答,自己喝著仙草拿鐵。

這些功夫,絕不能省去。

「間酒店有咩特別?個價錢唔係太好。」Agnes說。

「哎呀,Waylon做嘢點會信唔過。」Simon附和道,大口大口喝著黑糖珍珠鮮奶:「唔!好好飲!多謝Waylon!」

「唔係……問下知少少。」Agnes堅持著。

「哎呀,你琴日又唔嚟同Waylon一齊去。」Simon說。

「我琴日唔得閒呀,要去補習。」她無奈地說。

「唔緊要,都可以大約講下。」我假裝冷靜,慢條斯理:「個酒店幾新淨,又有車位、汽水任飲、主題燈光,我覺得唔錯。」

「間間酒店都有架啦,好基本。」Agnes憂慮起來。

真煩人,怪不得沒有男朋友。

「Agnes,你負責搞Game架。」Simon說。

幸好,有Simon幫忙。

「Simon你又唔好咁講,Agnes都係想知多少少,有咩問題。」我擔當領袖,主導討論:「不過我同嗰邊傾掂數,唔想反口。」

倘若Agnes繼續堅持,我就麻煩了,白白失去一筆大錢。

「唔……算啦,係我琴日冇去同你睇。我都信得過你嘅。」Agnes拿起百香益力多,而我則將飲管遞給她。

「Thanks。」她說。

「唔駛。」我幾乎按耐不住興奮的情緒。

我盯著自己的垃圾手錶,心想終於可以換一隻新的。

「喂!Waylon,隻手錶你邊度買架,條錶帶咁舊嘅?塊鏡片又開始花。」Simon說。

「就嚟換啦,不過都有啲感情,少少唔捨得,哈哈。」

我呸,我對垃圾才沒有感情。

我要的,是瑞士機芯,是藍寶石玻璃錶面,還有一條像樣的金屬錶帶。

好,最後一步了。

半個月後。

「係,唔該。」我經過櫃檯,再次來到經理的房間。

「人數172,每人$650,呢度係總數。」我交出信封。

那裡當然不是總額,只有九成。

經理數過金錢,知道我們之間的協議,便點頭示意:「齊數。」

好,非常好。

「麻煩張單。」我微笑。

經理列印單據,單據上的數字是原本的總額 $111,800。

那就是說,一萬元袋袋平安,狂喜的情緒直湧心頭。

「生意興隆,以後我一定多多介紹。」我站起,跟對方熱誠握手。

縱然經理還是有點不願意,他最後還是笑起來。

我走出酒店,心中想著如何獎勵自己。

不,不用想,先去鐘錶行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