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蟬鳴使人思緒混亂,若然你是那隻蟬你還會繼續執著下去鳴叫訴說著自己的愛意嗎?還是只會讓那雋永的回憶永遠收在自己的心中,讓秋風吹過執著,重新把那愛意收回土壤中?我便選擇了後者。



盛夏炎炎,蟬鳴聲聲,描繪著夏日的悶熱,傾訴著心中的苦。蟬——它等了十七年,而在這個夏天它從泥土中走出來,爬上樹上竭力的鳴叫求偶。可惜蟬它並不明白,就算它以生命作代價,它的執著在旁人的眼中亦只是煩人的嘈音,使人的思緒混亂得很。這一份的執著真的值得嗎?

愛情本身就是一份執著,是對對方的一份執著。渴望希望對方能夠永遠的伴自己的左右,所以當真正愛上一個人是十分簡單,就是簡單的失去自我。你有否於某一個寂寞的晚上,開啟著手機螢幕,滑到你與那個女孩曾經的合照?在那個晚上,你又有否想過投入她那懷抱中深深入睡?但那幻想又有否真正成真?因為就算你多麼的喜歡她,她還是與你無緣,而這時你又有多麼的執著?也許平常的你是多麽的理性,但是那一天當你愛上那個人,平常你斥責的行為你亦會一一做齊。最後只留下雙方的苦痛,雙方的遺憾。

某一個暑假,少年遇上一個女孩,那位女孩其實平平無奇,亦稱不上是個尤物。少年一開始亦別無留神,只是把她當作一個朋友。但也許是天意弄人,少年在一次交談中發現女孩的獨特處——一份不存在人間的純潔,懂得以心來交談,這是少年在十七年間的人生中的首次動心。她的外表未必出眾,然而那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卻在無形中俘虜了少年的心。即使少年在這些年間被世間的寒意冷凍了內心,不再打開心窗與人交談,女孩的笑容亦溫暖了男孩的內心,使他首次正式學懂愛上一個人。未來的日子,少年每天亦期望著女孩在社交網站的上線,然後絞盡腦汁來找出兩人的共同話題。就算少年明白他與女孩存在於兩個圈子,少年亦想突破那界限,超越朋友的層面,在未來的日子中看著女孩的笑容,守護著女孩的笑容。

一天,青澀的少年鼓起勇氣表白,本以為失敗告終,卻得女孩的答應。那一天少年興奮得徹夜未眠,對於將來的牽手、擁抱、接吻以及一直看著女孩那使人平靜的笑容感到萬般期待。可惜感情無法勉強,原來女孩一開始的答應只是感動下的產物,那些情人的好感其實由一開始就並無出現過。但是儘管少年平日是多麼的冷靜理性,這次少年在不自不覺間下了一個會令兩者亦辛苦的決定——欺騙自己。其實少年一直在不為意間已經察覺女孩對他的冷淡無感,只是少年不想面對這殘酷的事實,因為他明白也許一旦女孩離開了他,他的人生便會只剩下黑與白,當初女孩帶給他的色彩將會收回。所以愚笨的少年選擇了執著,即使自己一早明白這份執著毫無結果。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就算女孩多次叫到少年不要再找她,少年亦難以控制自己,就算自己明白這死纏爛打只會讓感情降溫,少年亦控制不了自己。少年開始讓步,由要求復合到成為知己,到最後只是一個簡單的朋友。可惜,女孩知道少年對她有好感後,她恐懼了,只是不想再與他接觸,更加對於自己的無情感到自責。少年的執著開始成為一把雙面刃,不是有利有弊的雙面刃,而是單純傷害雙方的雙面刃。少年在接下來的日子慢慢冷靜下來,開始明白自己執著的後果,他後悔了。責怪自己執著帶來的後果,明白自己的自私。同時,當少年明白這一切都必須要畫下句號才是最好的結局,所以少年下定決心做下了一個選擇。

那一天,少年明白只有使她不再記念自己才可以真正的使她釋懷,於是少年利用這些年來他自己辯論學來的經驗,隨意拿一件事,用盡自己的能力瘋狂的怒罵她,只是女孩從不會明白少年在當時的心酸。少年甚至為了讓事情看似完美,也做上他平日絕不能做上的事-怒罵她的朋友,希望藉此讓她的朋友也多添油醋,讓女孩明白那位男孩不是這樣的好,讓她正式忘記少年。少年其實仍然執著,只是他明白他的執著源於他對女孩的愛,若然他對女孩的這份愛會使女孩傷心,他願意放下來成就對方。



樹蔭有一隻蟬跌落你身邊
驚慌到失足向前然後撲入我一雙肩
令你靦腆一臉像櫻花萬千
懷念美好高中兩年
期望你的青春不變

去到今天」

蟬鳴使人思緒混亂,若然你是那隻蟬你還會繼續執著下去鳴叫訴說著自己的愛意嗎?還是只會讓那雋永的回憶永遠收在自己的心中,讓秋風吹過執著,重新把那愛意收回土壤中?我便選擇了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