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劍國位於世界的盡頭,在一片翠綠色的草原上,巨大的圍城中間聳立著一座古色古香的城堡。

潔琳公主就是皇劍國國王最年幼的女兒。烏黑的秀髮下有一張傾國傾城的美貌,天真單純的性格更突顯她的可愛,因此鄰國的追求者可是多得由世界的盡頭排到另一個世界的盡頭。

而現在,潔琳公主卻伏在我的身後睡著了。

我們明明是在離地二百米的半空中飛行,這個丫頭為什麼可以睡得到?

對了,忘了自我介紹。



我是魔王,號稱這個世界中最邪惡的人。

與公主一樣,我也是住在一座美麗的城堡,而我的爪牙就有四天王﹑五旗將軍﹑黑暗武士﹑數以萬計的魔物等等。

「魔王居住在山洞」這不過是普通人一廂情願的想法,魔王也是可以住在美麗的城堡。

還有你們不要想歪,雖然我是邪惡的大魔王,可是現在絕不是我拐走公主,而是公主硬要跟我「私奔」,理由是她不想嫁給紅木國的肥豬王子。

於是,她就拜託……不,是強迫我帶她離開。



話說回來,雖然我是魔王,可是我和公主其實是一對青梅竹馬,但由於我的年齡比她大了四年,所以公主通常會把我稱為「大哥哥」,而我就稱她為「公主妹妹」,後來我成為魔王後,她就改稱我為「魔王哥哥」了。

國王在我們小時候就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所以後來他間中也會跟我做一些交易,例如要我去魔牙國搗蛋﹑尋找勇者之劍然後用來斬我之類。

表面上我和國王是敵對,但實際上我們也算是一對好朋友。

不過今次公主的舉動也許會令國王生氣吧?是一定會生氣吧?可是如今公主已經在我手上……不,是背上,所以只有先回去魔王城再作打算。 

黑夜之中,我們回到了我的城堡。



我把公主殿下輕輕地放在一張床上。我的手法十分溫柔,由於害怕把她弄醒,於是我用「暗之風」在她背上形成一道浮床,然後再慢慢驅散「暗之風」,把她平靜地安置在床上。

事實上「暗之風」是用來擾亂敵人用的掩眼術,如今卻被我用來「移動」公主,上一任魔王見到的話一定會氣炸。

公主現在是睡在我房間旁邊的客房裡,由於我們現在居住的城堡是上任魔王留下的,因為他是一個暴發戶,因此即使是客房也比國王的房間華麗。

好啦,人就帶回來了,接下來該怎麼辦?既然如此我也要找我的下屬商議一下接下來的行動,畢竟我還是「拐帶系新手」,完全不知拐完公主回來後要做甚麼。

我輕輕地打開門,出去後又慢慢地關上大門。

「魔王大人終於拐帶公主了﹗」

「嗚哇﹗」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大叫起來。

只見我頭上有一個全身火紅的男人正倒立地站在天花板上。他是四天王之一,名為『火焰』的男子。



火焰眼中有兩行小火焰從眼眶中噴出,這兩行小火焰…是他的眼淚。

「身為四天王而且又是一個大男人,你在哭三小?」我毛骨悚然地隨手拋出一個黑色火球把他轟了下來,然後衝上前大力地踢他。

「別踢臉﹗大人停手啊﹗」火焰抱著臉地大喊︰「我是因為見到大人你終於做了一件壞事所以感動得要噴淚﹗」

「我沒有做壞事。」我否認。

「剛才你不是拐帶潔琳公主了嗎?」火焰愕然地問。

「是她不想嫁給肥豬王子,於是就來這邊避難的。」我沒好氣地道。

「沒可能﹗世上那有這麼奇怪的公主?」火焰的表情就像受了甚麼重大的刺激。



「我身後的房間裡就有一個了。」我瞪著火焰說道。

說著說著,另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的藍髮少女笑逐顏開地向我們步來︰「再怪,也不夠我們家的魔王大人奇怪吧?我們家的魔王大人簡直就是吉娃娃。」

我不用回頭看也知道這傢伙是誰。在這裡除了四天王之一的冰雪之外,又有誰會如此毒舌﹗?

「之前竟然傻乎乎地替國王找出勇者之劍,那柄劍可是用來斬你哦﹗」

「那也要他斬得中我才有用啦好不好。」我反駁。

「嘿嘿,你似乎還未知自己大禍臨頭了。」一個小孩的身體撲上了我的背部。

「旋風,你這是甚麼意思?」

「剛剛國王已經向全國下令,要選拔勇者出來討伐魔王了﹗」



不愧為四天王中的情報員,來無形去無蹤的小孩子旋風﹗順帶一提,由於他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形態,所以他有時是一個小男孩,有時是一個小女孩,根據冰雪之言,那就是傳說中的「可攻可受」。

其實攻和受又是甚麼啊?我為什麼常常被稱為『賢妻受』?

我明白「賢妻」是甚麼意思,可是甚麼是『受』?

每次我問冰雪的時候,她也是用一個鄙視的樣子嘲笑我。

回到正題。

「我就知道這樣把公主帶回來會很麻煩,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如此,那就明天再算吧。」我說。

「為什麼明天再算啊?」三人驚訝地問。



我好奇地問︰「不然呢?」

火焰說道︰「當然是滅了那些勇者候選人咧﹗」

我反駁︰「活動才剛開始又怎會找到候選人啊?」

冰雪說道︰「那麼我出一出去,把國王滅了﹗」

我趕緊扯著冰雪︰「國王的另一身份是劍聖,你是要送死嗎?何況這座城堡還有你們上上下下的薪水都有一半是國王發的,他算是你們一半的老闆,你們殺了他就薪水減半,這樣好嗎﹗?」

旋風攤攤手說︰「好吧﹗我去睡覺。」

「喂喂﹗啊…睡覺?好吧,你們去睡吧。」我露出燦爛的笑容。

「等等。」三人瞪著我︰「你該不會又想做好事吧?」

我開始懷疑這三個不是我忠心的部下,而是迴蟲。我無視額前的冷汗,說道︰「當然不是咧﹗總之無論如何都等明天公主醒來再算,好不好?」

三人依然不放心地瞪一瞪我,然後這才乖乖離去。

哼哼,我是絕不會讓他們知道,我明天會帶公主去看勇者的候選人,讓她選擇她心目中的帥哥來當勇者的﹗

「我是為了公主的前途啊﹗國王﹗你就不要討伐我啦﹗我還未娶老婆呀﹗」

我不禁望向窗外,心裡卻在聲淚俱下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