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開學第二個星期,無去ocamp嘅我繼續一個人食飯,去到琴日,我已經孤獨到有啲精神錯亂,所以我決定當我再一個人食飯嘅時候,我就要寫一篇隨筆紀念下。



我左手挽着一部厚重的Fujisu電腦,右手在自助點餐機上指指畫畫,我按了按三明治茶餐,太乾了,薯條餐,太油膩了,還有燒味飯,我怕便祕,最終我在通粉餐上按了確認。嘟,後面已經有一個西面的男士等着我離開。

一個人吃飯的其中一個壞處便是要獨自拿着所有行裝再拿托盤,對於平日疏於健身又不是天生三頭六臂的我頗有些難度。每走一步,托盤上的鴛鴦便瀉出十幾毫升,讓我心痛不已。

一個人吃飯的精髓所在便是要找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下,增加孤獨的感覺和自憐的傷感。坐下以後,除了進食,便是開展我那精神錯亂引起的幻想。一開始我還坐得住,專心捲起一注又一注米線放進口裏,咀嚼,吞下。唯有專注在食物中,我才可以感覺自己在別人看來是自在的。吃到一半,我感覺到有人走近,我坐在六人桌的左下角,他坐了在右下角,根據我瞟到的深藍牛仔褲和Vans,他應該是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男生。有人與我坐在同一桌,儘管我眼前有另一張空的六人桌,他還是坐了在我旁邊,這一刻的感覺非常難形容,我在期待着一些事情發生,也許他會再移近我一點, 又或許會看我一眼,他會和我說話,問我借一張紙巾,那怕只是問這個位置是否有人,我也肯定會好好地把握着這個機會。我在期待着,卻不敢有過多的幻想,相信我,這真的只是一個長期孤獨的人的合理幻想。
數分鐘過去,我的心一直砰砰在跳,他站起來了!我早說了他會的,他慢慢地拿起了餐盤,身體開始向我挪過來,來吧!準備多時的台詞已懸在口邊,正要傾出的時候,鄰桌卡位的人也站起來了,他拿起餐盤,繞過桌角,走了。那人移過去,施施然坐下,仿佛我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不!他只是沒有勇氣去把那些話說出口。他是害羞了, 也許還有些尷尬和不知所措, 才促使他把說話都藏於心底。 你知道的,香港人就是有些不懂與人交流的壞毛病。 他不開口, 我也沒有開口的必要了。 畢竟我想了想,交朋友就是件麻煩事,又要了解對方,又要磨合,這些時間已經足夠我一個人吃多許多頓飯了。

我再次沉醉於一條又一條的米線中,又彈牙,又滑不溜口......
已有 0 人追稿